关灯
护眼
字体:

290碰到了克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母子两正绞着劲儿,忽然身后一道清润的声音。

    “嘿,小馒头,来叔叔这里。”

    “谁喊我?”小馒头是个性格外向张扬的孩子,忽然被人喊很乐,急忙转头找:“哇!金叔叔,金叔叔,是你哎。”

    看见是金入正,蹭蹭几下穿过去,扑倒金入正怀里。

    “金叔叔,你那天在幼儿园开会好棒哦我们老师可喜欢你了呢。”

    小馒头胖手捏咕金入正的脸说。

    胭脂捂脸,这宝贝还没忘急保媒拉纤这事儿。

    金入正也笑了:“小馒头这么关心叔叔,叔叔更爱你喽,来玩什么,叔叔给你做。”

    小馒头正缺父爱呢,一听金入正愿意陪他甚是高兴:“好啊好啊。哎,金叔叔你身后的阿姨是谁啊。一直在看你哎。我老师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小馒头这样一问,胭脂也转头看见离金入正不远的距离,有个女人神态紧张,瑟缩的往这边看,眼光一直紧紧追随着金入正,好像初次出来见世面的小孩生怕被大人扔下。

    胭脂暗暗吃惊,这女人正是沈曦啊。

    金入正果然对沈曦是很重要的人,竟然肯和他出来。儿金入正也确实是重情义的。能带她出来散心。

    金入正抱着小馒头走到胭脂身边。

    “医生说多带她寻找记忆中的点。小时候我们来过一次这里,那是我们最美好的一次游乐。”

    胭脂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金入正,那今后你就一直照顾着,沈曦?”

    虽然觉得问这话有点八卦,但是,胭脂还真是好奇。

    金入正未置可否,清越的面庞显得纠结,沉吟一下:“我只是不希望童年唯一美好的记忆,变得这样支离破碎。希望努力让她康复吧。”

    “哦,是啊,希望她快点健康起来。”胭脂附和着。

    胭脂和金入正说话时,沈曦一直笑嘻嘻的往这边望着,像小孩子对新鲜的人和事情充满好奇。

    金入正走到沈曦身边:“沈曦,我们一起玩怎么样?”

    小馒头喜欢表现,立刻之处小虎牙对沈曦咧嘴笑:“阿姨,我妈咪也在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沈曦眼光和胭脂碰上,不觉的一抖,似曾相识。几步走到金入正身后,拉着金入正的衣角和胭脂说话。

    “姐姐,是不是那天来看过我?”

    “恩,是我啊。沈曦,你今天开心的玩哦,大家对你都没有恶意。”

    “嘻嘻。我听小龙的。”沈曦吐吐舌头笑了,天真的像个小孩子。在金入正面前,她是那么安心放心。

    胭脂眸光又茫然的看着金入正,这样就把他和沈曦联系在一起,对金入正来说是不是不公平?

    或者,金入正只是想帮她治好病吧。

    小馒头自来熟,一路上霸占着金入正说东说西的,沈曦也没有意见,跟在身边慢慢走,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笑,她也笑,两个男人叫唤,她也跟着吃惊。

    胭脂心里百感交集,如果这样能慢慢唤醒沈曦的意识,让她再回到从前的活泼伶俐,其实,她也愿意金入正和她多呆一些时间的。

    人和人的缘分,有时候就是没办法预知,但是,或者缘分两个字是自己瞎想。

    沈曦和金入正,金入正抱着小馒头完了几圈过山车,天色就渐渐黑下来。

    小馒头开始找妈妈,扑倒胭脂腿上。

    “金入正,我们回去了,你和沈曦是不是还要多玩一会儿?”

    胭脂抱起小馒头,今晚,他要早睡,明天她还要飞巴黎,而小馒头或者还要送到b市。

    心事重重的和金入正告别。

    金入正也显得心事重重,趁着沈曦在用手机拍照,和胭脂说:“我有个想法,把沈曦带到巴黎去治疗。”

    “啊——”胭脂不自禁的轻叹一下。怎么也是啊巴黎。

    “你想好了?巴黎你的亲属,你养母,和金婉秋的态度?”

    提到巴黎金家的人,金入正掀唇嗤笑:“我带回一个弱智傻子,金家人不是更高兴吗,尤其金婉秋,呵呵。”

    至于小馒头的归处,这一个多小时坐着看孩子欢快的玩,她也想明白了,孩子还是在b市会得到有质量的教育和生活,自己再捂也是捂不住的,终究是殷家的骨血。

    是自己还没有适应殷家的大家族,而不是小馒头。

    想到此也长出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胭脂和王阿姨带着小馒头开车出发,五个小时到了B市。

    刚下高速,便看见两辆豪华轿车一前一后过来。

    胭脂心下一慌。

    她自己是什么也不怕的,但是只要有小馒头在的场合,她什么都怕,唯一原因就是怕孩子受到什么意外。

    正狐疑着,后面的车追下来,车窗摇下,露出一张风华不减的脸。

    “兰姨?”胭脂瞬间惊喜的喊出来。

    兰姨也咯咯笑着:“是我啊,老头子不放心非要我带着家里的司机来接你们。我心里知道,他是想着急看孙子,哈哈。”

    “哦,让伯父费心了。”胭脂跟着说,心里立时有了一种酸涩,说不出来的滋味。

    孩子被殷家认和不认真是天地之差。

    之前自己在B市那么久,甚至到无家可归无房可住的时候,也没见殷孝正出面关照点什么。

    现在——

    呵呵。

    “少奶奶,董事长问您要不要上我们这辆车。”兰姨前排的司机刚才拿着电话讲着什么,此刻按下电话笑米米的问。

    胭脂吓一跳,少卿才明白这句少奶奶是在喊自己。

    兰姨的车是奥迪7,自己的是甲壳虫。

    胭脂笑笑摇头:“谢谢,就这样吧。”

    “好。”司机殷勤也好奇的趁机打量了胭脂和小馒头。

    在殷家,这个女人和这个男孩原本还是禁忌一样的存在,现在可有曝光了,模样确实不俗,难怪斐少不顾全世界反对的要和她在一起。

    两辆车并排开着,都开的很慢。

    胭脂心有点乱,佯装在认真开车,其实是不知道如何说话找话题。

    “小馒头,你还认识奶奶吗?”兰姨打破了尴尬,透过车窗冲着小馒头说话。

    小馒头哪里会记得只见过一次的兰姨,又不是超人。

    眨着大眼睛,鼓着包子脸,小胖手一逗一逗的不说话。

    但是爱新鲜的本性又让他一直用大眼睛看着兰姨,真是萌萌哒超级可爱。

    兰姨眼珠都不错的盯着小馒头:“胭脂,你把孩子带的越来越可爱了,老头子见了,肯定美得睡不着觉。”

    “好啊。就怕小馒头调皮,他爷爷会不喜欢呢。”胭脂道。

    “这么好的孩子不喜欢?我都要不答应,胭脂,你放心吧,孩子放在我们这不会让你担心的。你就安心在巴黎陪殷斐。”

    兰姨何等聪明,一下子想到了胭脂担心的。

    凭良心说,殷家之前对胭脂对小馒头的态度也确实不对,胭脂心里一点阶梯都没有合适不可能的。但是那时候她也没办法,幸好尽了她的力给殷家和胭脂之间找了点平衡。

    胭脂对她还是尊敬的。

    有一搭无一句的聊着,不觉的就到了东城。

    殷孝正住的还是殷老爷子留下的军区的房子,虽然老,但是低调奢华,位置也好。

    并且胭脂心酸的发现,这座宅子离之前殷斐给胭脂安排的东城的单栋别墅,并不太远。

    车子驶进单行道,一看见爬满了绿色藤蔓的院墙的大门,胭脂的心就打起小鼓。

    但是克制着,随着前面兰姨的车子慢慢往里面车库开。

    胡大笑米米的早站在了车库边上等着。

    兰姨的车先停,车里走出来,胭脂也停车,关上车门,下车。

    忐忑的对着别墅大门。

    小馒头看见胡大还认识,小鸟一样冲着胡大飞奔过去。

    “胡爷爷,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吗?”

    小馒头就是自恋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全世界都喜欢他的状态。

    胡大抱起小馒头对兰姨和胭脂点头然后对小馒头说:“馒头你还说对了,胡爷爷本来是在公司做事的,今天是特意在这等你们呢。”

    其实这话是给胭脂听的。想让胭脂知道殷孝正这次很重视胭脂和殷昊的回归。

    胭脂听见了,勾勾嘴角,无奈的笑笑。

    兰姨敏感的发现了她的闷闷不乐,脚步很轻,但是很上来,轻轻拍着胭脂的肩:“孩子,一切不愉快都过去了,兰姨知道你和孩子之前受了很多委屈,尤其是你,但是好事多磨,一切都开始好了不是吗。”

    “恩。”胭脂转脸看着兰姨笑笑,捏捏她的手:“兰姨,我没事。小馒头在你们这,我有设么不放心的呢,你们只会爱他。”

    “我们也爱你,胭脂。”兰姨反手握住胭脂的手:“老头子顾虑多,之前太顽固,但是他这个人一旦思想转过弯来了,就会好的跟什么似的。昨晚你同意送小馒头来之后,就向我打听你的喜好呢。一会不知道火送你什么雷人的礼物。只要比别吓着就好。”

    “噗——”胭脂笑了。

    之前的阴霾,她并不是有多计较,她只是担心自己和孩子不被接受,若是真像兰姨说的,殷孝正转变了心态,那岂不是皆大欢喜吗,他是殷斐的父亲,自己对他能有什么意见呢。

    就这样满腹忐忑的随着兰姨走出车库小径,走上正对着客厅的甬道,胭脂吓一跳。

    这是啥意思?建国七十周年大庆余波未完?

    甬道两边列队十几人,对称的站在两边,有保安服的,有穿白厨师服的,有系围裙的,有不穿制服的,有年纪大的,有中年的,为首一个竟是个皮肤很白的混血儿一样的老者,非常绅士的对胭脂的兰姨躬身行九十度礼,然后对周围的两派人说:“还不问候少奶奶。”

    “欢迎少奶奶回家,少奶奶好,小少爷好。”十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高低粗细的嗓子。

    胭脂身后的王姨猛然一哆嗦,真是吓到了,这场面,没见过。

    老脸煞白,难怪人家说豪门规矩多,看看,还真是的。

    这样的环境,我哪里能适应,这不完全是没我立脚之地嘛,再说就算人家看在小馒头的份上留下我,我哪里能懂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