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0碰到了克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懂这么多规矩的。

    心里慌慌。

    胭脂也不由得停住了脚,后脖颈子上的白毛汗有点出来。

    殷孝正这是搞什么?资本主义那一套。少奶奶小少爷的。

    社会主义社会人人平等,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知不知道。

    真不适应,完全不适应,殷斐感情就在这样的环境这么长大的?

    艾玛,难怪脾气那么臭。一时间有点后悔把小馒头送回来,这种环境,十几个人捧着一个男孩儿,当成主子一样的恭谨,什么孩子而已惯坏了。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一个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弟。

    兰姨余光瞧见了胭脂的神情,拉起胭脂的手,笑了,对领头的混血老管家说:“凯文,谢谢你用心了,不过,董事长可能不喜欢这套的,少奶奶也不一定喜欢,大家轻松点,以后找个时间自我介绍下就好了。”

    “是,太太。我记住了。”凯文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听见兰姨的态度,把手一挥:“大家已经见过少奶奶和小少爷了,各忙各的去吧。”

    呼啦啦,一群人调头纷纷都走了。

    “哈哈哈,好玩好玩。”人还没走完,小馒头胖手拍起来,他还在胡大怀里被胡大抱着,扭头问胡大:“胡爷爷,小少爷手是说我吗?什么叫小少爷?小少爷都做什么呀?”

    “噗噗——”胡大先是止不住的乐,然后意识到此刻需要自己正色,板起脸道:“小少爷啊,那个——”

    他还真不会说,当年他带殷斐的时候也是这样叫少爷,但是那是在很轻松的环境下自然的说的,相处起来也没感觉怎么别扭,都是以叔侄的模式相处的。

    但是今天这出儿,他也尴尬。

    这要是当年的他,也不好意思如此分明的区分这种主仆身份。

    “小馒头,奶奶和你说啊,小少爷,就是大家对被宠爱的小孩儿的一种客气的说法,其实弄可以比用去理会的。”

    兰姨到底蕙质兰心,一分钟之内发现了这三人的神色尴尬,给小馒头恰当的解释了。

    胭脂这才喘了口气。

    没几步进来客厅。

    大厅里面并不豪华,到那时却十分有情调,那种说不出的质感。

    家装和装饰品都是以灰色调居多。各种灰色调,有层次的拉开,非常的高雅。

    豪华沙发前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各种待客的瓜果饮料。

    除了零星听见几声厨房的忙乎声,没有一个人。

    兰姨把胭脂和小馒头让到沙发上坐好,说:“老头子这时候可能在午睡,我让阿姨去上楼喊他。”

    “恩。”胭脂点头:“伯父要是没睡醒的话,就不打扰他了。”

    兰姨笑而不语,其实这些细节她是知道的,殷孝正激动还激动不过来怎么会睡觉?

    说午睡都是客气话。

    实际上是殷孝正在矜持,表面摆摆大家长的架子。

    这时候只需要保姆阿姨上去知会他一声,走个面就好了。

    “清清阿姨,你去看看董事长醒了没,和他说他儿媳妇带着大孙子来了。”

    “哎——”厨房那边清脆的一声答应。

    少顷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阿姨出来冲这边点点头,快步往楼上走。

    胭脂的视线有意不在意,但还是往楼上看去。

    小馒头则毫无顾忌的哒哒哒跑到楼梯口:“胡爷爷,是不是我自己的亲爷爷就从这里下来看我?”

    “额,是,是。”胡大被小馒头雷到了。

    兰姨却眼睛笑成一条缝儿:“哈哈哈,小馒头真孝顺呢,现在就知道等爷爷。”

    “当然了,我们幼儿园小朋友的爷爷都带着他们去动物园看猴,钓鱼,捉蜻蜓,我就愁我怎么就没一个爷爷带我去看猴呢。”

    小馒头理直气壮歪着脖颈说。

    包子脸鼓起腮帮子,往上瞅。

    “哈哈哈,是爷爷太忙,没时间带你去,以后爷爷带你去看,猴,好不好。”楼梯上忽然转出一个身影。

    中等身材,保持的匀称健壮丝毫没有中年发福的征兆。

    没有穿家居服而是正规的衬衫领带。

    脸看向楼梯口等着的小馒头便转不过来,就像着了吸心大法一样。

    小馒头也看着他,大眼睛睁成斗鸡眼。鼓起腮帮子想说又没说。

    殷孝正走下楼梯,直接就向小馒头走过去伸出大手准备抱他。

    小馒头往后躲了躲,终于鼓起勇气胖手插在腰上:“我在等我自己的爷爷,你是谁还没有介绍一下。”

    “哄——”沙发边坐着的一群人都笑了。

    尤其兰姨笑出眼泪直冲小馒头伸大拇指,附在胭脂耳边说:“老头子骄横一世,这下终于碰到克星了。”

    殷孝正伸出的手僵住,闹了个大红脸,但是却笑了。

    眼前虎头虎脑的男孩子,说是三岁,但是足足有一米的个头,比同龄孩子长的高,眉目五官比殷斐白净却像极了殷斐儿时。

    尤其这孩子,气度不凡,换了一般的孩子看见陌生的大人要么缩在熟悉的大人身后,要么蒙楞的不敢说话,完全听人家的,还有不上路看见生人就吓哭的。

    他这孙子可好,上来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好,有种,有殷家的风范,尤其有当年殷老爷子横刀立马一般的风范。

    “那,我们都自我介绍下,你先来,怎么样?”

    殷孝正蹲下身子,一向注重仪表,裤子出一点褶皱都不穿的世家老公子,此时蹲下,笑脸,和三岁的小孩说话。

    小馒头挠挠后脑勺:“我王好婆说做事要有先来后到,这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是我先问你的哎,你要先介绍自己。”

    “哦,好好。”殷孝正那点储备的傲气直接被小馒头拍在沙滩上。

    顿顿嗓音:“我是这个家的主人,是你爸爸的爸爸,就是你的爷爷,以后,你就是这个家的小主人,现在你该怎么称呼我?”

    “哦。”小馒头点点头,大眼睛十分睿智的迎视殷孝正:“我有好几个名字,妈咪叫我胭昊,可是爸比非要我叫殷浩,可是我最喜欢的名字是小馒头,你以后可以叫我小馒头。还有,你说是我的爷爷,可是我对做我爷爷的人,还有要求呢,你能做到吗?”

    “哄——”沙发那边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殷孝正的眼睛闪出星星,是忍住的笑,干脆坐在楼梯台阶上:“我还第一次听说当爷爷还要考试的,那你说要求把。”

    “恩。”小馒头本来脑海里没有考试这个词儿,一听殷孝正这样说,立时也觉得神圣起来,严肃了包子脸:“第一,你做我爷爷的话,会去幼儿园接我吗?”

    “会,肯定会。”殷孝正殷勤的点头。

    “那,第二,你想做我的爷爷就要宠着我,我妈咪和爸比骂我的时候,你要帮着我。”

    殷孝正捂头,咬咬牙:“这个可以有。”

    “恩,第三,你每个周末都要带我去动物圆看猴。”

    说完这个憋屈在心里多日的问题,小馒头也长出了一口气。大眼睛期待的等着殷孝正的答案。

    “那可以啊,这太容易了,以后爷爷减少工作量,不等周末也带你去看猴。”

    殷孝正也长出一口气,还以为这第三个问题有多难呢,竟然是看猴。

    脸笑出了核桃纹。

    “爷爷——爷爷——呜呜呜呜,我可找到你了,我的亲爷爷——”小馒头听见殷孝三个肯定的回答,立刻扑倒殷孝正怀里,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

    看的一众人都懵了。

    原来在小孩子的心里,这样的渴望亲情。是啊,整天生活古在幼儿园小朋友中间,每天都被小朋友夸爷爷的各种洗脑熏陶,小馒头那颗争强好胜的心里早就因为自己没爷爷急的火烧火燎的。

    这下终于圆满了。小馒头的举动把殷孝正惊了数秒然后殷孝正一把把孩子搂住抱起来,爷孙俩都掉了泪。

    胭脂紧紧抿着嘴唇,也红了眼圈,之前真的太委屈儿子了。

    兰姨轻轻拍着胭脂的脊背,嘴角笑着。

    殷孝正抱着小馒头走到胭脂跟前,极为严肃的,说:“谢谢你,为殷家养了这么好的孩子。这几年,你辛苦了。”

    胭脂虽然觉得这样的话怪怪的,好像自己母凭子贵一样,好像自己因为有儿子才赖着殷斐一样。

    自己养儿子并不是为殷家,是为自己的母爱,是不忍心拒绝一个生命,但她本来就是一个随和的人,不想弗人的面子,还是十分领情的站起来。

    说:“伯父,您客气了。”

    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吧。

    接下来的一顿午饭吃的相当欢乐。

    小馒头就像久别重逢,终于找到宝了一样粘着殷孝正。

    到底是骨血关系,骨柔情深。

    之前小馒头和胡大在一起,也管胡大叫爷爷,胡大待他也是百般疼爱溺宠,但是没见现在和殷孝正这样的亲昵。

    整顿饭,都是爷爷一口一口喂的。

    小馒头早就自己吃饭了,胭脂的教育理念就是不惯毛病不宠毛病。

    十二个月会坐着上饭桌开始就是交给小馒头一把勺子自己吃饭,哪怕顿顿饭下来,小馒头都把餐厅吃成战场,胭脂光打扫残局就要半小时,但是她一直让小馒头自立。

    今天可好,小馒头整顿饭只负责一件事,那就是:“啊——”

    殷孝正每每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小馒头嘴边:“乖,张开大老虎嘴。”

    小馒头就张嘴:“啊——”一口饭加上一口菜,进去,开嚼。

    看的兰姨不时的捂嘴笑。

    看的胭脂目瞪口呆。

    心里一紧一紧的。

    这啥呀,自己怕啥来啥,就怕殷家的教育理念和自己不一样,小馒头被殷家排斥,或者宠溺。

    现在看来是后者。

    可是这样灌下去,不行啊。

    小馒头就像终于找到自己喜欢的吃饭发方式一样,不停的‘啊’,殷孝正也像终于有了换个大玩具一样,不停的喂。

    一顿饭,胭脂不单是食不知味,还吃出胃疼了。

    -本章完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