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七十七章,由简到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耶鲁的神降并不仅仅只是在地下坑道,而是在整个巴黎上空也有响应。无论是巴黎大主教,又或者是圣枪骑士团队长塞拉斯都能看见这一切,感应到这一切。即便是在城堡中刚刚入睡的腓力二世,此时也披衣而起,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贯彻天地的光芒。

    “这是第二个吗?”

    腓力二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低声问。

    没有人回答,作为腓力二世的妻子,来自埃诺的伊莎贝拉,此时也站在法兰西国王的身后。她正在双手握在额前,低声祈祷。听见腓力二世的问题后,法兰西王后结束了祈祷,抬头看着教堂的方向。过了一会儿,这位女性低声说:“哦,上一次是在施佩耶尔,这一次是在巴黎?”

    腓力二世同样也没有回答自己妻子的问题,当巨大的光芒之后,耶鲁的声音响起时,这位国王已经顾不上听闻耶鲁究竟在说些什么。他猛然回身,命令说:“准备好我的马匹,骑士们,现在可能是最重要的时刻。”

    十几分钟后,顾不上将仪容整理妥帖的腓力二世已经驾驭着奔马,带着几名骑士向着巴黎大教堂的方向冲去。他要成为第一个见证神迹的国王,而他的声望也将会因为这次见证而大涨,之前所有的屈辱也都会因为这次神迹一扫而空。

    巴黎的街头到处都是出门跪拜的人群,他们在辉煌的光芒中茫然失措,只能用一声声的祈祷来应和“主”在天空的声音。那个威严的,公正的,同时也是慈悲的声音,让这些教徒们即使在10月的巴黎,也感到温暖如春。而主在天上所说的一切,同样让这些教徒们牢记在心,他们大声赞颂这自己听到的每一句话,直到整个天空的光芒猛然收缩了一下。这个变化就像是某个人突然被击中软肋以后的反应,这种反应让人群有些混乱。不过很快,漫天的光芒重新开始扩散,只是主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点的改变。当然,这种改变就算是那些熟读经文的神父们也未必能够感应到,倒是世俗的国王,诸如腓力二世反而有种莫名的体会。

    “赞美我的主,当你显灵时,我必会到来,见证着一切。”

    腓力二世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滚鞍落马,急急忙忙向着巴黎大教堂的正门走去。在那里,苏立大主教已经等候多时,他伸出手,任凭腓力二世虚吻自己的戒指。在神迹下,神圣大于一切,即使是君权此时也要屈从与神权之下。随后,两人一起向着教堂的深处走去,那些随同腓力二世前来的骑士们此时早已单膝跪在地面,大声祈祷着。

    天空的声音已经渐渐消散,除了之前所说的一切,后面最多加上了几句惯有的承诺。不过这些承诺和当初主在施佩耶尔承诺弗莱曼的一模一样,通过这样的许诺,那位异国国王的身份得到了新的确认。

    “国王在哪里?”

    腓力二世紧张的问着。

    苏立大主教的右手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直到天空中所有震耳欲聋的声音消失,那些铺天盖地的光芒跟着熄灭,整个教堂归于一片黑暗之中后。这位巴黎大主教才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说:“赞美我的主,你使我见到了正义,赞美。”

    说完这些,苏立大主教这才拍了拍手,很快,教堂中的烛光亮起,如同白化病人一样的圣枪骑士团队长塞拉斯安静的站在祈祷大厅的圣像前,低声说着什么。听见主教和国王的脚步声,塞拉斯转过身来,他手中的重剑还没有放下,另一只手中抱着的头盔在烛光下闪闪发亮。

    “国王在地下,我原本准备前往石匠协会,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无需如此。”

    塞拉斯平静的说着,他看着法兰西国王,接着说:“国王陛下,你差点万劫不复。”

    腓力二世虽然不明白塞拉斯的意思,但是他也知道,也许主教会危言耸听,但是作为圣枪骑士团的队长,塞拉斯绝对不会随意说出这样的话。换句话说,塞拉斯说的,就是真的。

    腓力二世急忙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回应了一声:“哦,我的主。”

    随后,他看着塞拉斯问:“帕林国王一直没有上来?”

    “巴黎的地下,有一个可怕的深渊,国王陛下,你可知道你正站在一个不知道有多么深的深渊之上吗?”

    塞拉斯的话让腓力二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