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3章】 最后一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龙是乾阳之体,虽然擅长阴阳调和,但其性仁,与阴寒衰亡之力有着天然的斥性,并不能圆转如意。

    敖擎和烛九宸遁入北极天柜,他一度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想汲取烛九阴的力量,以壮大自身的实力。却万万没想到,烛九阴的力量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武器,他们想要掌握这把武器,掌握所有生灵的生死。

    烛九阴的力量,源自创世之时,恐怕和万龙之祖源龙也在伯仲之间。怪不得以陆铮纯正的源龙血脉,却仍受到北极天柜的压制。

    原因不言而喻,他历练的时间太短了,和源龙积累了亿万年的力量,相距甚远。

    不过这并不没有他感到灰心,以敖擎和烛九宸自身的修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们未必能顺利的驾驭烛九阴的力量。

    即便最终可以达到,但也旷日持久。

    而这段时间里,陆铮肯定也不会闲着。

    陆铮在凝眉思索,没有人敢开口打断。倒是华阳子一直面含微笑,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

    片刻之后,陆铮也缓缓的看向华阳子,嘴角微微一笑。

    两人似乎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默契的点点头。

    唐绯鲤和雁小天看的一头雾水,雁小天没胆子询问。但是唐绯鲤不一样,那可是正儿八经的两公婆,实在按捺不住心中好奇,问道:“亲爱的,你们在笑什么啊?”

    陆铮忍俊不禁道:“我是高兴的笑啊,而华阳子是满意的笑。”

    一边的纪彩鳞也想明白了其中关窍,跟着涌上了然的笑容:“陛下圣明。”

    这一下就剩唐绯鲤和雁小天,雁小天装糊涂也不丢人。可唐绯鲤不一样,一向自诩聪明伶俐,面面俱到,这种大家都明白,就我不明白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圣明什么呀!哼!”唐绯鲤斜睨着陆铮,恨的牙痒痒,传音道:“不给我说清楚,回去不许上我的床。”

    陆铮立马就怂了,干咳一声道:“华阳子,事涉幽冥,你既是玄冥正神,自然责无旁贷。”

    “老臣明白。”华阳子颔首微笑道:“非是老臣夸口,此地的幽冥血海,衰亡之力,正是老臣求之不得的力量。玄武镇北方,主掌玄冥,未必要比那半路出家的烛九宸差了。”

    “那是当然。”陆铮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欣慰道:“既然烛九宸他们掀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开始逐步释放幽冥。咱们自然要拿出玄冥正神的实力来,让他们好生瞧瞧。”

    “陛下所言极是。”华阳子欣然微笑:“老臣定不负重托,亲自坐镇北极天柜。这幽冥血海,嘿嘿,正是大补之物!”

    唐绯鲤恍然大悟,不是她不够聪明,而是她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离不开自己的爱人。

    想通之后,很快就思索起来,提出了关键的问题。

    此地距离北极天柜很近,衰亡之气对水族有巨大影响,肯定无法长期驻军防守。敖擎和烛九宸暂且不论,黑鳍争流下落不明,手中控制着黑鳍叛军的多数高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席卷而来。

    而且,还有一个心腹大患,那就是一直不太引人注意的六天大魔。

    六天大魔本就是鬼帅,连张道陵都无法根除它,只能封印。如今幽冥血海正是他最渴望,也可以增强他的幽冥之力。

    那么问题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若是六天大魔和黑鳍争流联合反扑,华阳子的安全又如何保障?

    他可是龙宫的博学士,虽不是鲛人,却在鲛人族威望隆重,堪称中流砥柱。

    这个损失,陆铮承受不起。

    唐绯鲤道出心中的忧虑,华阳子先是拱拱手道:“王后娘娘,体恤老臣,老臣不胜感激。老臣既然留下,却也自有自保之道。”

    玄武原本就是长寿的象征,在众鳞渊中以龟息神术隐匿气息,甚至连陆铮都不太容易察觉。除此之外,一身天玄龟甲,可是防御神器,只是没机会施展罢了。

    最重要的是玄武的本命神通,阴阳交感,可以兆吉凶,定休咎,十分玄妙灵验。世人多以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