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27章 【变质大章】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品芳泽后,萧然不觉得师尊是什么真龙之子筛选器,就算是,他也肯定不是那个乘龙快婿。

    但依靠天马行空的脏战术,还是大逆不道拿下了师尊。

    对萧然来说,第一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反而痛不欲生。

    食髓知味的时间只有三秒,其余都承受了浩瀚的剑气。

    都说背上的伤痕,是男人的勋章。

    萧然不愧是诛冥勋牌获得者,背上的勋章大概是救世主级别的,从背部穿到前胸,森森骸骨沾连着零碎的血肉。

    看上去蛮惨烈的。

    但修真者看的不是血肉、骨骼或是五脏六腑之类的身外之物,只要丹田完整,灵压稳定,就算头没了也无大碍。

    萧然起码头还在。

    俩头都在。

    丹壁被冲的跟蜂窝一样,但大冥冥核的气旋只是被冲翻了而已,淡薄的灵气依旧围绕着冥核环绕,保持了气海的完整性和灵压的稳定。

    虚假的分神修为,没了。

    炼气的修为还在。

    这,就是冲师的代价,疼也好,爽也罢,不过过眼云烟。

    都不如师尊的一(亿)句(孝)夫(心)君(值)贴心。

    一想到平时飒然如剑、颐指气使的师尊能叫他一声夫君,萧然忽然感觉骨傲天也没什么不好的。

    萧然试图吞些丹药恢复肉身,可惜从喉咙到胃袋全没了。

    只好给毫无遮盖、内卷成核的无垠气海,硬塞了些丹药。

    药力被气海完全吸收,迅速驱动骨骼灵脉生出新的血肉。

    待肉身完全重塑后,萧然反手握紧满是汗水的师尊的手。

    “现在可以叫了。”

    伶舟月一波未平,被萧然突然长出的血肉之手一捏,还以为他又要欺师灭祖了,吓得一愣神,语气却豪横的很。

    “叫什么?”

    新生的萧然踌躇满志,有种连师尊都能征服,征服宇宙又有何难的霸气。

    “叫老公。”

    想占为师便宜?你还早了一万年!

    伶舟月抽手起身,盘膝坐下,俯瞰着眼前这个破了她的身子不但没死,居然还能分分钟恢复的男人。

    掏出酒竹筒,仰首抿了口事后酒。

    早知道做女人这般通透而愉悦,充满了爬山的乐趣,她不该听信母上的谣言,早些想办法找点乐子。

    恍惚间,她又莫名想起少女时代来自母亲的训诫。

    【潮汐体质是绝不能与男人在一起的……除非你遇到能让你洞窥天道的男人,你便可与他厮守终生……这个世界只有神才有资格驾驭你,切莫轻贱了自己!】

    母上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可问题是……神又是什么呢?

    这个男人是神吗?

    她盯着萧然里里外外瞅了半天。

    帅也蛮帅的,气质也蛮好,是个大器之人。

    但神?

    差的太远了。

    刚开始感觉某些手艺境界很高,接近仙神之境,但越是相处,越发现并非如此。

    神又怎么会用这种奇银巧技转移剑气呢?

    又怎么会狼狈到连血肉之躯都被冲没了?

    这不是神……

    只是个有趣的男人。

    但正因为他不是神,才显出超越生死的孝心与勇气,这种男人,不比高高在上的神香一万倍吗?

    喜欢女人太久,以致伶舟月对自己坠入爱河之事浑然不觉,还以为只是对徒弟的特殊疼爱罢了。

    “为师不是说只叫一次吗?刚才已经叫过了。”

    刚才那也算是叫了?

    这么小声还想开船?

    萧然不服,爬起身掐着腰,指着师尊的鼻子,重振夫纲道:

    “刚才叫的没有精神,重来!”

    结果被伶舟月一脚踹进池子里,扑一声通溅起了滔天水花。

    “没大没小的。”

    伶舟月红着脸嗔怒道,长饮一壶清酒,又随手捉一枚樱红的桃瓣,放在嘴里嚼了嚼,品尝着不伦爱情的味道。

    萧然趴在池子里好好休养一番,对比刚才趴在别的地方初期的美妙感觉,忽然觉得泡澡不香了。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我刚才死了呢?”

    “那只能叫你死鬼了。”

    伶舟月抿了口酒,如画的清颜上泛起晕红,又剑光凛冽。

    萧然心想,死鬼就死鬼吧,师尊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何况他一战封神,真的找到了师尊身上的孝心激点,打开了孝心值的水龙头,找到财富密码。

    一亿孝心值……几个亿换一个亿也不算太亏。

    而天阶功法也只要几个亿而已!

    一次就薅了一个亿,这要是一夜七次郎,真灵大陆岂不是要变成萧然大陆了?

    我掉肉了,也变强了。

    萧然心情激荡,但他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忘记黑琴的功劳。

    想要继续按亿薅孝心值,少不了黑琴的神龙摆尾,甘为僚机。

    共鸣神识覆盖气海,找到了藏身在气旋深处休养的受伤玉蟒。

    “你还好吗?”

    “不太好。”

    气旋里传来黑琴音色娇柔、语气冰冷而疲惫的声音。

    虽然被伶舟月的剑气所伤,但她总有种被萧然凌辱的屈辱感。

    万幸除了苍蟒、玉蟒,其余十六头巨蟒分身,全都活了下来。

    受伤最重的,是深渊里的血蟒。

    血蟒隐藏在茫茫血雾中,本就是准备伏击道盟猎船的,突然被伶舟月剑气所伤,被迫带着剑气冲向了猎船,结果又被雷霆舰炮轰断了身子。

    好在把剑气留在船身后,带兽丹的那半截蟒身,裂空逃走了。

    见黑琴并无大碍,语气中压抑着某种愉悦,萧然恬不知耻道:

    “如果状态可以的话,我想尽快多几次,希望你能助我修行。”

    “你——”

    你这个鸠占鹊巢的色狗,别得寸进尺了!

    直至此刻,黑琴依然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真有人在明知伶舟月体质的情况下坚持欺师灭祖,最后还真靠旁门左道完成了征服伶舟月的壮举。

    她总感觉,萧然冒着生命危险与伶舟月结合,除了好色以外,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秘密她必须找出来。

    同时也要减少自己的痛楚,毕竟她的十八天蟒分身都有任务的。

    “想要彻底征服伶舟月,你这样的体质还差的远,如果天赋方面难以提升的话,或许你可以通过幻术来麻痹伶舟月的神魂,减少剑气的释放。”

    妙啊!

    还能这样操作?

    萧然佩服这女人的求生欲。

    问题是,师尊最讨厌的就是幻术,更何况这样做他总感觉头顶绿绿的……

    “那可不行,要是战至半酣师尊忽然叫出别人名字,我不得绿破苍穹?”

    叫出一个女人的名字?

    黑琴虽然不擅长幻术,但她认识擅长幻术的人,或许可以挖掘出萧然更深层的秘密。

    “幸亏伶舟月足够中意你,你这次才能躲过一劫,如果有幻术辅助,她会更爱你,也许以后你们就能过正常道侣的生活了。”

    “我不要。”

    萧然斩钉截铁的拒绝。

    一来是幻术存在安全隐患(对师尊而非对他),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