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0章 天壤之别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壤之别』。

    这话实在太重,让宋初慈整个人踉跄地后跌了一步。

    身子轻轻地颤抖着,宋初慈瞳孔震颤,惊怔地呆站着。他用无法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年,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这样伤人的话是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的。

    宋初慈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在他的面前,洛城隐隐地总会落于下风。而今天,就在这个时刻,这个少年却用一句话将他彻底地从天空上拉下,用力地踩在了脚心。

    洛城的话彻彻底底地戳在了宋初慈的心口上,这是他最大的弱点,这是他不容任何人去触碰的逆鳞。

    时尚界是一个奢侈光鲜的地方,这里是上层社会的后花园,世界五大顶级杂志,从未出现过一个平民主编。

    宋初慈是第一个。

    在他刚刚成为《缪斯》主编的时候,在他的背后,多少人偷偷摸摸地议论着,戳他的脊梁骨,嫌弃他没有背景,甚至有些人还直言了当地嘲讽过他的出身。

    这些年里,宋初慈用强硬的手腕让这些人闭了嘴。

    多少年过去了,已经再也没有人敢在宋初慈的身前身后议论他的是非。如果说席择是时尚界的时尚教父,那么除席择以外,他就是华夏时尚圈独一无二的实权家。

    三年了,宋初慈在这个位子上三年了,什么样的讽刺辱骂他没有听过,但是那些话却通通不能让他进了心,唯有这一次,这个少年明明说得比那些人轻很多,却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人剖开了皮囊,扔在天空下,赤|裸裸地忍受着烈日的炙烤。

    脸色瞬间惨白下去,宋初慈却忍住心中的疼痛,冷静地问道:“谁和你说了什么话?”

    宋初慈不傻,洛城很明显是哭过,而现在他又跑到自己面前说了这么诛心的话,这说明在他消失的这几个小时里,有人在洛城的面前搬弄自己的是非,让他误会了自己。

    但是回答宋初慈的,却是洛城更加冰冷的目光。

    他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看着宋初慈,那眼神里有的是失望,有的是愤怒,有的是悲痛到极致的厌恶。这种厌恶的眼神让宋初慈如坐针毡,他浑身僵硬着,他尽量告诉自己,这是他喜欢的人,这个人并不是真的厌恶他。

    但是接下来洛城的话,却让宋初慈的自我催眠变得更加可笑。

    “我知道他们是想离间我们,他们是想让我们分开。但是宋初慈,我不傻,我只是不想去计较,你们也别当我是傻子,那些事是真实的,那些事是真的发生在你身上的。就以你的身份,你凭什么在这么短时间内爬到如今的地位?宋初慈,有些事情是瞒不了一辈子的。我以为我对你的喜欢能让我忽视这些事情,但是当我真的知道你那些恶心龌龊的事情后,宋初慈,我对你只有厌弃……”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宋初慈平静的声音响起。

    洛城的眼底泛起一丝水光,但是他却咬了牙,笑道:“我知道,我在告诉你,我很恶心你。”

    宋初用慈安宁祥和的目光,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年。他看了许久,最后才低低地笑了起来:“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洛城。我宋初慈从来都不干净,但是从始至终,我喜欢过的人就你一个,这样够吗?”

    “不够。”

    简单的两个字让宋初慈眼睛一红,他的手指紧紧地掐进了掌心,良久,才道:“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和你在一起后,我只有你,这样够吗?”

    “不够。”

    掌心已经被掐出了五个深深的月牙形印记,宋初慈用复杂深邃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少年,他似乎在挣扎,但是一切到了最后,又变成了一句话。

    这句话,说得很平静,但是在宋初慈的心里,却已经是他最后的一根稻草。

    他说:“无论我以前是怎么走到现在的地位的,现在、以后,我只有你。你爱我,我也爱你,你也知道别人的话都是出于拆散我们的目的,那么洛城,忘记那些话,和我好好地过日子,够不够?”

    说到最后,他已经说得非常卑微,尽管目光依旧坚定,但是脊背已经微微曲折。他伸了手想要去碰少年的脸庞,但是刚刚碰到少年那一脸的泪水,便被洛城“啪——”的打开。

    洛城满脸都是泪水,宋初慈知道,这个小孩哭泣的时候总是会不停地打嗝,但是现在他却忍住了,只是不停地流眼泪,一边用冷漠厌恶的目光望着自己,仿佛高高在上地坐在天空中,俯视着一颗最低微卑鄙的尘土。

    “宋初慈!到现在了,你还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吗?你说你爱我,我爱你,我们就要在一起?我告诉你,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即使曾经喜欢过,从此以后,只要听到你的名字,我只会觉得,我怎么会爱过你这么一个恶心的人!”

    “洛城!”

    “宋初慈,你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东西,只要我们还在呼吸,我洛城和你,就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

    “洛城!”

    “宋初慈,你真让我恶心。”

    这句话结束,洛城转身便离开了。

    那扇门“砰——”的一下,狠狠地撞在了想要追出去的宋初慈身上。他整个人被打得向后跌倒,本就被掐出印记的手掌更是直接撞出了血,斑驳刺目地遍布在掌心。

    宋初慈整个人呆愣地坐在玄关的地上,痴傻地看着黑漆漆的房门。

    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房子里传来时钟报时的声音。

    12点到了,那个人的生日已经过了,他精心准备的礼物没送出去,反正尝到了钻心剜骨的滋味。

    这种感觉宋初慈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尝过了。

    仿佛在那个人的眼里,他就是个最卑微下贱的小人,即使爬到了如今的地位,也不过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永远没有资格与对方站在一起说话。

    他学习了十年的礼仪,在这个时候成为了笑料。他学习了五年的上层社会的规矩,在这个时候也成为了对方嘲笑自己的把柄。

    他再怎么去努力,在一些人的眼里,也只是个茶余饭后的笑料。

    他是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