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萝卜青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卧银岛北部。

    “萝卜青菜帮”的总部,芥蓝山庄。

    芥蓝山庄的大厅,苹果大厅。

    “萝卜青菜帮”的帮主白萝卜正在和四位堂主开会。白萝卜早年是卖蔬菜水果的小贩,后来生意进入佳境,就办了个大档口,经营蔬菜、水果、鸡鸭鹅鱼等等食物,积累大量财富后,发展了这样一个帮会。

    今天,白萝卜把几位堂主召到总部商谈事情。

    这位帮主坐在大方桌首座,分坐两边的是“葡萄堂”堂主张葡萄,“猪肉堂”堂主乐屠猪,“油条堂”堂主徐油条,“莲藕堂”堂主唐莲藕。

    帮主白萝卜坐在红木大椅上,不停地抽着烟,他的烟斗是十足十黄金金打制,烟草来自韩国汉城,绝对上品。

    大桌左边的是张葡萄和乐屠猪,他们也是紧持烟斗,吞云吐雾。

    老烟虫。

    坐在右边的是徐油条和唐莲藕,他们没有抽烟,不过,每人旁边都摆着一大坛上等白酒,一杯接一杯地喝。杯子是景德镇陶瓷精品,容量颇大,能装半碗酒。

    老酒鬼。

    烟雾漫天,酒味冲鼻!

    大厅里,烟酒交响曲高度进行时!

    只听白萝卜开口道:“今天,我叫大家来,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徐油条态度轻佻,满脸不屑之色,道:“不知道!只知道帮主召唤,就要马上跑来,官大一级压死人!嘿嘿!”发了两声冷笑后,提起酒杯,仰起头,把一大杯就一口喝下。

    张葡萄轻轻吐出一口烟,悠然说道:“有话就快点说吧,我还要去跟女孩子约会呢。”

    乐屠猪道:“帮主,你有什么事?请讲!我在家里洗干净耳朵才来的。”

    徐油条道:“哦,耳粪很多吧?”

    乐屠猪笑道:“一两斤,呵呵……”

    突然,帮主白萝卜大力拍打一下桌子,高声道:“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收到消息,有人要暗杀我!”说这句话时,他冷冷地、一个接一个地逼视四大堂主。

    张葡萄道:“帮主,你不会是怀疑我们几个吧,以为是我们之中哪一个?”

    白萝卜淡淡道:“最高权力总在诱惑人!即使是你们,也不出奇。”

    乐屠猪道:“”帮主,我可以发誓,绝对不是我!”

    徐油条漫不经心地道:“即使是帮中自己兄弟也正常。大家一起打拼,分配胜利果实的时候,帮主分得最多。大家出的力一样大,若是分得比别人少,心里肯定有怨恨,正常!”

    乐屠猪转头看他,道:“这么说,幕后主使人是你!”

    徐油条道:“嘿!我没这么说!就是讲讲自己的看法,供大家参考而已。”

    白萝卜眼神一凝,突然道:“我叫六大堂主全部一起来,为什么只来了四位?这是怎么回事?长时间不见,他们连我这个老大也忘了?叫也不来!‘荔枝堂’堂主吕老大呢?”

    一直沉默着、只是拼命灌酒的唐莲藕这时开口道:“他啊,你们不知道吗?昨晚病死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霍然变色,白萝卜连忙追道:“什么?病死的?得了什么病?”

    唐莲藕一口饮下杯中烈酒,道:“肺癌。”

    乐屠猪吸了一口烟,轻轻吹出来,问道:“怎么会这样?”

    唐莲藕深深叹息一下,沉声道:“唉,还不是因为抽烟过多。你也知道,吕老大那个人,爱烟如命!每天一起床,就不停抽烟,整个肺早就变黑了,老早就生癌了!抽烟危害健康,唉……”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

    白萝卜低头一看,突然脸色大变,吓得右手发抖,整根烟斗掉落在地。

    张葡萄和乐屠猪也连忙弄灭自己手里的烟草。

    白萝卜跳起来,叫道:“”快开窗!快开窗!快通风!”

    张葡萄和乐屠猪也是惊惶无比,迅速跃起来,去手忙脚乱地把周围的窗户推开撞开。

    白葡萄一边动手开窗推门,一边催促道:“快点啊!烟雾中有毒物质太多,一早就该开窗开门通风了!你们有没有医学常识?连这都不懂!抽烟有害健康!二手烟更加伤害身体!”

    几个人慌乱一阵后,总算把窗户和厅门宽宽敞开!

    这时,他们才舒了一口气,一颗心也安定一些。

    白萝卜坐回原位,道:“一早就劝过你们了,抽烟浪费金钱、浪费精力;伤害健康,还害得老婆儿子天天吸你们的含有强毒的二手烟,搞得全家人的肺都像黑炭一样!就是不听我的劝!”

    乐屠猪道:“帮主说得对!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吸烟!不但反对吸烟,还要禁止全帮弟子抽烟!”

    张葡萄道:“说得对!我举双脚双手完成!”

    白萝卜点头道:“嗯!那就好!等会就把它加到帮规里!所有帮众禁止抽烟!抽一次烟,切一肢!三次以上,切头!”

    张葡萄和乐屠猪激烈鼓掌道:“好啊好啊!英明英明!”

    白萝卜有点了点头,他想了想,问道:“吕老大的事清楚了,那第六堂堂主韦老六呢?”

    乐屠猪道:“韦老六的事我知道,早上我去找他,本来想要跟他一起来的,但是,他突然死了。早上才去世的。”

    在场的人大感意外,白萝卜道:“怎么死的?”

    乐屠猪叹息道:“肝脏糜烂,胃部大出血,死了。”

    徐油条霍地站起来,高声问道:“怎么会这样?”

    乐屠猪道:“还不是因为长期喝酒!韦老六是天生的酒鬼,小时候在天桥底下听那些说书的,说那些大侠喝酒多么厉害,一碗接一碗干,这样才像男人,才是好汉,才是英雄豪杰,受这些英雄人物影响,他从小就是酒不离身的!无论去到哪里都是一杯接一杯地、一碗接一碗地喝酒,觉得这样才威风,才够酷。你也知道,酒,最伤肝脏了,他的肝脏,早就开始腐烂,胃部经常出血。今天早上,他喝了一碗烈酒,突然胃部大出血,当场死亡!唉,喝酒,危害健康啊!唉——!”

    大厅里,迎来一阵沉默。

    突然,徐油条脸色大变,吓得全身发抖,手中酒杯当啷一声下掉,身体摇晃一下,惊慌中摔倒在地。

    砰!

    而,唐莲藕惊叫一声,把面前的酒坛子和酒杯大力推撞开,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仓惶高高跃起,落在远处,嘴唇不断发抖。

    徐油条双手不停地摸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一边向外面走去,口中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现在要去大夫那里做检查,看看自己的肝脏烂成什么样了?”

    唐莲藕也匆忙往外走,说道:“我也要去医疗馆做个全身体检,怪不得最近肝部胃部隐隐发痛,估计快要玩完了。”

    ……

    几位堂主匆匆走了,有的看肺部医生,有的看肝脏大夫,有的去洗胃,有的去买中草药煲凉茶。

    白萝卜看到一个会议弄成一出闹剧,郁闷地不得了。这时,他那个矮胖的原配老婆牛冬瓜走进来,没好声气地道:“老不死的,喝汤吧!虎鞭海马人参汤!”

    白萝卜一听就火:“补补补!你就只知道叫我补

    牛冬瓜大怒:“还不是因为你天天去找狐狸精,去找**,去玩脏女人,否则我怎么需要你吃补!没良心的家伙!”

    白萝卜重重哼了一声!

    其实,白萝卜非常讨厌自己的老婆,当年是看上她家有钱,才跟她结婚。

    牛冬瓜也很讨厌白萝卜,因为她知道对方是为了钱才跟她结婚,只不过,她知道自己长得实在难看,又喜欢帅哥,而帅哥们接近她,除了看上她的钱,没有其他理由。被相貌丑陋的男子抱着很恶心,被大帅哥身体糟蹋就很爽!衡量局势之后,牛冬瓜接受了这段“你爱我的钱,我爱你的肉”婚姻?

    结婚后,两人经常闹分离,后来孩子出世了,便成了忍婚,大家得过且过。

    同床异梦,貌合神离。

    偶尔一点小事,就闹得天翻地覆。

    这个时候,看到白萝卜不说话不回口,牛冬瓜火气更加旺盛,嘴巴犹如炮仗一样,噼里啪啦喷个不停!

    白萝卜只是紧紧闭着嘴巴,独自生闷气,由她骂个够!

    牛冬瓜整整骂了一刻钟,感到满足了,便大脚狠狠一跺,道:“喝不喝由得你!呸!狗屎!”转身离开大厅。

    白萝卜只是抿着嘴,神色怏然郁闷。

    噔噔噔……

    有两个男性走进来,那是他的左右手,一个叫雷猛,一个叫司马衣。

    雷猛人如其名,豹头虎身,刚猛异常,发怒之时,两个眼睛挺挺凸出,特别吓人!他练有一身过硬的外功,特别霸道。

    至于司马衣,他是属于军师型的人物,外表斯文,书生模样,但也是身怀不俗武艺。

    见到他们两个匆匆进来,满怀闷气的白萝卜语气不善地喝道:“干什么?”

    司马衣走近道:“帮主,携带公款逃走的车溪壳已经找到,他躲在郊外的一间无人居住的红砖旧房里,准备今晚坐船逃走。我已经派兄弟在附近守着,以防他逃掉。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处置?”

    白萝卜抿起嘴,露出不悦之色,跟着没好声气地道:“妈的!这点小事还要我来教你们吗?奶奶的!依照帮规处理叛徒的最毒辣处罚法:凶狠**令!”他心情郁闷,讲完之后立即催促道:“还不快去!走走走!让我静一静!”

    雷猛和司马衣连忙应声道:“好好好!”赶紧转身出去。

    一出门口,司马衣突然停下来,道:“不对啊,帮主是否在气头上说错了?对付女的,才出:凶狠奸杀令。对付男的,应该是:凶狠锄奸令,把他大卸八块啊!”

    雷猛想了想,道:“他刚才说得很快,好像是**令,又好像是锄奸令。一般这种情况,应该是锄奸令。”

    司马衣摸着下巴,道:“要不,我们进去再问一次,问清楚。”

    雷猛道:“神经!他现在火气那么大,正想找人发泄,这个时候进去,肯定遭殃!”

    司马衣骚扰头,沉吟一会,道:“好吧!他是帮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说错,我们也只能跟着做错!只能这样了。”

    雷猛点头道:“是的,有道理。”

    大厅里,帮主白萝卜还在气呼呼地说:“他妈的!没一个办得了事的!对付这种吃里爬外的家伙,自然用‘锄奸令’,把他大卸八块,肉和骨头煲汤,拿来喂狗吃!这点小事还要问我!直接发‘锄奸令’就是了!”

    ……

    郊外。

    红砖旧房子。

    车溪壳正在大口咬着馒头,只要今晚天黑,他就能带着巨款上船,逃离卧银岛,现在,离上船时间还有两个时辰。

    车溪壳打开那个黑色袋子,里面的银票是他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如果想拥有,只能盗公款,巧合的是,他是负责财务方面的香主,所以,偷的问题不是问题,只要能逃得掉就好。车溪壳逃跑的目的地是日本东京银座,那里有日式风味小吃,还有日式风味美女,一想到这,他就笑得合不拢嘴。只要到了东京他就能大摇大摆地炫耀钱财,那些美女会像蜜蜂粘糖一样缠着他,开心极了!

    忽地!

    砰!

    铜门被人一脚踢开!

    司马衣和雷猛慢慢走进来,他们后面还跟着五个黑人。

    那五个黑人大汉,身高都在一米九以上。个个肌肉劲霸,粗壮刚猛。

    车溪壳大惊失色,高高跃起,叫道:“猛哥,师爷!”

    雷猛大步向他冲来,车溪壳无路可退,只是颤抖。

    雷猛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胸前衣襟,把他整个人高高举起,用力一甩!

    砰!

    车溪壳砸在地上。

    两个黑人大汉立即按住他,跟着,把他抓起来,按到大桌上!

    第三个黑人大汉行前,左手撕,右手扯很快把车溪壳的上衣撕扯掉!跟着,把他的裤子也撕烂!

    全身赤裸,光着屁股。

    车溪壳大骇,叫道:“喂,你们干嘛?”

    司马衣道:“车溪壳,算你不走运,帮主下达了‘凶狠**令’!本来只用在女叛徒身上,现在第一次用来惩罚男的!这五个大汉,就是行刑者!”

    他冲着五个大汉道:“开始轮吧!”

    五个黑人巨汉立即围过去。

    车溪壳力竭声嘶地叫喊:“不要啊!不要啊!不要轮我!”

    由于惨不忍睹,司马衣和雷猛都跑出去呕吐……

    ……

    第二天清晨。

    白萝卜走出大门,司马衣和雷猛跑过来。

    司马衣道:“帮主,问题解决了,五个黑人执刑者已经按照你的吩咐,严格完成‘凶狠**令’的任务!”

    白萝卜有一瞬间的时间感到眩晕,然后,他才开口问道:“什么令?”

    司马衣道:“**令,你亲口说的。”

    白萝卜看向雷猛,问道:“大块头,我说了吗?”

    雷猛点头道:“是的,大哥!你的确这样说。”

    白萝卜闭上了嘴,眼光凝住,来回摸着下巴,过了一刻钟,他叫道:“车夫吕可品呢?”

    雷猛抬头望去,道:“这家伙,天天想着玩,估计赌钱赌疯了?”

    话刚说完车夫吕可品就匆匆跑来,一边挥手道:“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

    他跑到跟前,道歉道:“帮主,猛哥,衣哥,久等了。我没赌钱,刚才半路上看到一家新开的饮食小店,就要了两个包子试试。一个包子一文钱,两个包子,一文钱加上一文钱,等于两文钱。然后,我就坐下吃。第一个包子,我咬了五口把它吃完。第二个包子,我咬了四口,吃完。五口加上四口,总共等于九口,吃完了两个包子。然后,我觉得肚子还饿,又买了两个包子,一个还是一文钱……”

    司马衣截住道:“好了!不用说了,你说话总是这样啰嗦!”

    吕可品道:“是是是。原来,你不喜欢我说详细,原来你不喜欢听。如果你不喜欢,你要跟我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喜欢。如果你一早跟我说你不喜欢,我一定不会跟你多说。但是你没有……”

    司马衣截住道:“好了,别说了。帮主现在要出去,把马车拉过来!”

    吕可品道:“是是是。不过,帮主有五辆豪华大马车。你是要汗血宝马那个,还是大宛雄马的,或者是其他的。你要跟我说清楚,这样我就不会弄错。你不跟我说清楚,我就可能弄错。不可能你说清楚了,我还弄错,而你不说清楚,我却不会弄错的。大家讲讲道理吧。”

    司马衣道:“好!汗血宝马吧。”

    吕可品道:“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拉过来。我现在去拉,因为我现在才听清楚。如果我刚才就听清楚了,我就刚才去拉来。不可能我刚才听清楚却不去拉,而在没有听清楚的情况下却去乱拉,是吧?我说得有道理吧?”

    他跑去车棚,很快把汗血宝马大车拉来。

    上了马车后,司马衣问白萝卜道:“帮主,我们现在去哪?”

    白萝卜略一沉吟,道:“先去吃个早餐吧。”

    司马衣问道:“吃什么?”

    白萝卜想了想,道:“嗯,就去吃‘骆记’的早餐吧!”

    司马衣颔首,伸出头来,对着车夫道:“去骆记吃早餐。”

    车夫吕可品道:“衣哥,骆记有两家店,一家在清华街,一家在北大街,你要去哪一家?你要跟我说清楚,我才能去,否则就会弄错。不可能你叫我去清华街,我却带你去北大街,而你叫我去北大街,我却带你去清华街,这是道理的事吗?我说得对吧?”

    司马衣道:“好吧,去清华街的骆记。”

    吕可品道:“了解!”

    司马衣道:“不用驾得太快,安全第一。”

    吕可品道:“当然了!帮主的安全最重要!难道我不知道吗?三年前,那个家伙一刀向帮主劈过来,我立即奋不顾身跳出去,挡在帮主面前,那一刀差点把我砍死!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我救了帮主的命!帮主待我恩重如山,替他死,我心甘情愿!三年前这件舍命救帮主的事,我跟你说过,不要老是提起!说过不提的,你们还老是提!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说起来,当时真是凶险,那一刀……”

    白萝卜三人侧躺在车内,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任由车夫吕可品一边驾驶,一边讲个不停。

    两刻钟后,马车到了清华街的骆记。

    吕可品下车,拉开车帘道:“帮主,衣哥,猛哥,到了。这就是清华街的骆记,不是北大街的。你既然跟我说了,肯定不会弄错。如果这样都弄错,那我不是连阿斗都不如!是吧?话说回来,阿斗真的很笨吗?史学家这么写,实际上未必是真的,说不定是人家添油加醋的。文人都是那副德行,语不惊人死不休,为了赚人眼球,总是夸张胡吹……”

    白萝卜三人也不理会,径自走进饭店。

    吕可品就把车停在附近大树下,随后来到骆记饭店门口站着等。

    在门口,有两个迎宾,左边是男的,右边是女的。

    吕可品笑嘻嘻地走到男迎宾身旁,道:“你好。我叫吕可品,是个车夫,每月收入二两白银,虽然不算小康,但是基本能解决温饱问题。你呢?”

    男迎宾道:“叫我小明就行了。”

    吕可品道:“小明,好通俗易懂的名字。以前我在学堂,经常用‘小明’造句。小明上学了,小明热爱劳动,小明是个听话的孩子。哈哈哈哈,甜美的回忆。啊,对了,小明。你一个月赚多少钱?”

    男迎宾道:“一千五百文。”

    吕可品点点头,道:“嗯嗯嗯。租房子是吧?房租多少?”

    男迎宾道:“是的,在漯河小道租房子。”

    吕可品道:“嗯嗯嗯。漯河小道的房子一般都是三百文钱。骆记老板小气,员工不包吃住。你一个月的伙食费应该是五百文左右。一个星期去一次黄色场所按摩放松什么的,每次一百,一个月需要用去四百。偶尔去剧院看场大戏什么的,每月花掉两三百,紧巴巴的。”

    男迎宾尴尬笑了笑。

    吕可品继续说道:“如果有什么发烧感冒的,需要买药,哎呀,那就会超支。对了,你每次去黄色场所,需不需要买持久坚挺类的,现在男人生活压力大,许多都是性无能,你瘦成这样,估计……”

    却说白萝卜三人进入骆记后,在贵宾室一张大桌子坐下,点了些东西,吃起来。贵宾室费用较高,由饭店副店长服侍。

    隔着一面大屏风的,是普通座位,由店小二负责。

    普通座的六号桌就在屏风旁边,它有两个客人。

    甲客人叫道:“伙计!”

    二十三岁的店小二老猫脸色阴沉地走近,冷冷道:“吃什么?”

    甲客人问道:“你们这里有些什么好吃的,介绍一下吧!”

    老猫一听就有火气,道:“自己去墙壁上的菜谱看!”

    甲客人一怔,道:“咦,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乙客人脾气比较好,笑道:“小哥,你帮我们做主吧,弄点好吃的来。”

    老猫大声道:“我怎么能为你们做主?鬼知道你们想吃什么?”

    甲客人正要发火,乙客人连忙道:“那么有瘦肉粥吧,来两碗瘦肉粥,大碗的。”

    老猫语气不善地道:“等一下!”他转身离开,很快手持两碗瘦肉粥过来,砰地一声扔在桌上。

    乙客人笑道:“谢谢。”他看着店小二道:“小二哥,我看你好像无论对哪一个人都是冷冰冰的,怎么不笑一笑?”

    老猫没好声气地道:“做人这么辛苦,有什么好笑的!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多,柴米油盐这么贵,不够用!烦死了!唉,没本事,赚不到大钱,烦!”

    那边掌柜在叫人,店小二抿着嘴,不情愿地走过去。

    甲客人道:“这种没素质的家伙,生活不好,发泄到我们身上。”

    乙客人笑道:“算了,一分钱一分货,普通座的服务是这样啦。”

    闲聊一会儿后,甲客人道:“听说有人要从欧洲国买下这个卧银岛。”

    乙客人点头道:“嗯,风青良。”

    甲客人道:“欧美人把这个卧银岛搞成这样,四不管的,有风青良接手,应该会变好。”

    乙客人道:“价格方面还没谈妥,未必能做成生意。”

    甲客人道:“欧美人估计是知道老风手里钱多,漫天要价,才导致生意一拖再拖。”

    乙客人道:“嗯,不过,即使谈成了,接管了,老风也不可能亲自来管理,就是选派一员大将来吧。”

    甲客人道:“是是是。韩逸学派是一个跨洲跨国的大帮派,风青良这个掌门人自然不可能凡事亲力亲为,总之,等着看好戏吧。”

    乙客人道:“吃粥吧,快冷了。”

    甲客人道:“吃吃吃!”

    ……

    过了一会,有个二十岁的少年走入饭店,他右手还握着一把长约四尺的新式铜剑。

    司马衣见到他,马上抬手招动,那个少年连忙走过来。

    司马衣站起来笑道:“帮主,这是我的侄子石忠宇,刚从‘卧银剑术学堂’毕业。”他转头看向石忠宇道:“这位是帮主,还不叫人!”

    石忠宇连忙道:“白帮主,您好!”

    白萝卜打量着他,道:“嗯,卧银剑术学堂的,通过剑术几级了?”

    石忠宇道:“上个月通过‘剑术专业四级考试’了,顺利毕业,现在想找份工作。”

    白萝卜看着他的剑,道:“四级铜剑,六级银剑,通过最高级专业八级,可以获得金剑。”

    石忠宇点头哈腰,笑道:“是是是,帮主真是见识广博。”

    白萝卜瞧着他的剑,道:“你的剑上还贴着一张纸片,那是什么?”

    石忠宇连忙把剑递上,道:“帮主,请看!”

    白萝卜接过长剑,举起一看,看到纸片上面的四个字:新手上路。

    石忠宇解释道:“我刚出学堂,初入江湖,为了避免别人误解,我自己贴上了‘新手上路’四个字。这样一来,人家一看就知道,我是新入江湖的,菜鸟一个。”

    白萝卜点头道:“不错!想得周到!”他转头对司马衣道:“你看着办吧,安排到一些岗位锻炼锻炼。”

    司马衣笑道:“明白了,帮主

    石忠宇连忙道谢:“多谢帮主!多谢帮主!”

    白萝卜道:“嗯,好好做事,争取早日做出成绩。”

    ……

    门口。

    吕可品走近女迎宾,笑嘻嘻问道:“怎样称呼?你今年几岁了?”

    女迎宾道:“叫我小美就行了。今年十九岁。”

    吕可品微笑道:“你有多高?”

    女迎宾道:“一米六七。”

    吕可品道:“嗯嗯嗯。不错。迎宾都是比较高的。你妈妈,还是你娘,还是你妈咪,不知道你叫什么,应该也很高吧?母亲高的,孩子一般也高。当然了,如果母亲矮,父亲高也行。我认识一个女的,身高才一米五,他的丈夫却是长竹竿,一米八八,生的女儿有一米六六,远远高出自己的母亲。”

    他看着女迎宾道:“看你的样子母亲应该也是挺高的,长得若是像你,就有几分姿色。她以前是做什么的?像她的身材,有太多选择了。如果她是在妓院上班的,应该收入不错。现在妓院也是与时俱进啦,对于表现好,受欢迎的,还有退休金,努力工作到三十岁,就能开始靠退休金过日子了。不过你千万不要走这条路。在这里工作,小妹妹你可以遇到许多有钱人,勾搭上一个,做家庭主妇多好。最主要是选择有良心的。如果他说只是要**你,也可以考虑,想办法怀上孕,生了孩子,他就跑不了了。虎毒不食子!有了孩子,你就有跟他讨价还价的本钱。”

    女迎宾脸色涨得通红。

    吕可品道:“话说回来,你有正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