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六大保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一个陈设朴素的小房间里。

    有几个人坐着。

    左边那个人喝下一口茶,问道:“现在年轻弟子中,好的种子有哪些?”

    右边那人想了一下,小心地回答道:“有一些不错的孩子。林云城,李草根,朱欣冰,铁三飞,乔小丰,孙小强。这几个都很好。”

    左边那人沉思着,过了好一会儿,他试探性地问:“冷湖,他现在怎样了?”

    听到这个名字,房子里的几个人脸上都有了一丝奇异的表情。

    过了半盏茶工夫,第三个人道:“他已经呆在南楼五年了,做各种杂活,很久没跟人动手,估计那种残酷特性已经受到很好的压制。”

    左边那人陷入了沉默,然后,他轻轻啜了口茶,道:“他是禀赋特异的人,派个人去查看一下,如果还是野性未除,就继续放在底层。若是情况好转,可以适当使用。现在规模越来越大,急需特殊人才。”

    右边的人默默点头,又道:“宋茗杉跟‘金护镖局’要一名保镖,派谁去?”

    其他人还未开口,他已经接着说道:“我推荐李草根,让这个小伙子去锻炼一下。”

    有人问道:“宋茗杉出什么事了?”

    右边人道:“深圳那边暗流涌动,宋茗杉这次回来,想雇用几个手脚过硬的人一起上去,出价挺高的。他联系了几家镖局,要了好几个。”

    他接着说道:“李草根这年轻人,值得培养,你们怎么说?”

    众人沉默了。

    随后,左边那人拍板道:“这件事你做主吧。”

    ……

    在志平街一家小饭店里,方冬正在热炒粿条,一个中年文士走近,叫道:“方师傅!”

    方冬瞧了他一眼,道:“咦,你怎么来了?”

    他抓起几块肉片,扔入炒鼎里面!

    那人笑道:“有客人指定你做保镖,老板叫我跟你说一声,下午去总部。”

    方冬没有回答,紧紧盯着炒鼎,用钢勺翻动着里面的粿条,蔬菜,瘦肉。

    中年文士笑了笑,不等对方回答,转身离去。

    ……

    寨头悦来五星客栈。

    李草根走入大门,一个秀丽的女服务员带着他来到一个大房间,道:“请先到里面等一下。你是第二个到的,姜先生已经来了。”

    李草根微笑道:“谢谢。”

    那个女的向他点点头,转身离去。

    李草根走了进去。

    房间里,四十岁的姜薯禾正在吃着葡萄,撕开薄皮,送入嘴里,咬嚼。

    他生来一副凶相,满脸横肉,虽然只是在吃葡萄,却像在吃人肉一样,狠相毕露!

    李草根看着他,微笑道:“您好!”

    姜薯禾快速瞟他了一眼,立即转开头,没理。

    李草根又微微一笑,道:“您好!”

    姜薯禾脸上露出不愉之色,对这个毛头小子的啰嗦有些厌恶。

    李草根讪讪坐下,又微笑道:“我叫李草根,韩逸学派的弟子,第一次做保镖,请多关照!”

    姜薯禾干脆把身子转到另一边,面对墙壁,只是手上还是不停地剥着葡萄皮,口中没闲着。

    过了一刻钟,有第三个人进来,那是一个年近三十的青年人,叫陈训岛。

    李草根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时,忍不住浑身一震。一袭蓝衣,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刀削的长眉,漆黑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外表颇为出类拔萃。

    陈训岛进来后,谁也不说话,直接坐到一张椅子上。

    李草根对着他笑道:“您好!我叫李草根!韩逸学派的弟子,请多关照!”

    陈训岛瞧了他一眼,神色冷漠,没理睬。

    李草根搔搔头发,尴尬笑了笑。

    随后,方冬走了进来,坐在姜薯禾身边。

    李草根对着他微笑道:“您好!我叫李草根!韩逸学派的弟子。”

    方冬没反应,转头看着姜薯禾道:“最近怎样?”

    姜薯禾脸上挤出笑容,道:“老样子。”

    方冬道:“很久没去那边吃炒粿条了?”

    姜薯禾笑道:“六十五天。”

    方冬淡淡一笑,道:“嗯。”

    这时,有两个中年人同时走了进来,汪儒和吕肃。

    他们进来后跟方冬点点头,随后坐下。

    李草根向他们微笑说道:“两位好!我叫李草根,韩逸学派弟子!请多关照!”

    他们看向李草根,直直盯着他,却一声不发。

    李草根被看得有些心底发毛,只是尴尬笑着。

    之后,房间陷入深深的沉默。

    过了一刻钟,一个粗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道:“他妈的!三个六!就是三个六!”

    话声中,一个五十岁的青衫男子走了进来,他看了众人一眼,叫道:“三个六!就是这么巧,输了一百两!”

    房子里六人看着他,直直看着他,但是谁也没说话。

    青衫男子又道:“昨晚我赢了五十两,今天,一下子就输光,还倒贴了五十!”

    方冬六人还是没开口,只是盯着他。

    青布男子哈哈一笑,想了想,道:“走吧!”转身向外面走去。

    房子里的人站起来,跟在他后面。

    经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客房,客房里有一个长须人坐着,一米六八高度,结实较胖。

    青衫男子道:“掌门,他们来了。”

    这长须人便是深圳“益声会”的掌门宋茗杉,那个青衣人是他的助手韩瑟。

    “益声会”是深圳武林的有名帮派,由唐前过、宋茗杉、钱板三人创办,现在宋茗杉是掌门人,唐前过和钱板是副掌门。

    方冬等人走入后,相继叫道:“宋先生!”

    宋茗杉站起,微笑着走近,一一握手。

    助手韩瑟介绍着:“方冬,姜薯禾,‘兴顺保局’的汪儒和吕肃,河浦的陈训岛,韩逸学派的李草根。这李兄弟年纪虽小,近年来做的事挺抢眼的。”

    宋茗杉亲切地跟几人打招呼,道:“多谢,辛苦了!谢谢帮忙……”

    随后几人坐下来。

    宋茗杉道:“收到消息,有人出钱买我的命。哪帮人做的还在查?大家小心点!”

    方冬几人静静听着。

    宋茗杉道:“方冬经验最丰富,接下来这段时间,大家配合一下,听他的,没意见吧?”

    没人开口。

    宋茗杉缓缓环视众人,笑道:“那就好。”

    又谈了一会,方冬几人离开。

    一出了门,方冬道:“李草根,姜薯禾,今晚你们两个守夜!”

    李草根点了点头,道:“是!”

    姜薯禾嘴里还是咀嚼着葡萄,没有出声。

    那天晚上,姜薯禾与李草根就守在宋茗杉的房间外。

    李草根偶尔跟姜薯禾搭讪,对方没理。

    李草根只是笑着。

    这一夜,无事而过。

    第二天早上,李草根和姜薯禾吃了早餐后,睡了两个时辰。

    午餐后,方冬叫醒他们,道:“宋先生要出街。”

    李草根和姜薯禾穿好衣服跑下楼。

    宋茗杉去了一趟澄海,沿途上方冬等人紧紧跟在他后面,眼睛不停扫动,寻找可疑人物。

    这一天,顺利过去。

    跟着,一个星期过去了。

    那天黄昏,宋茗杉参加了一个集会,然后一伙走回歇停在大榕树下的马车。

    这一日天气不是很好,空中乌云颇多。

    宋茗杉道:“还好,没下雨。”

    方冬笑道:“很难说,看这样子,随时会大雨倾盆。”

    宋茗杉哈哈一笑,道:“说得也是,那快点——啊——”突然飞起,重重摔在地上!

    他是被方冬一掌打飞的。

    宋茗杉一落在地,方冬,姜薯禾,陈训岛立即抽出兵器,围在他身边,满怀戒备,张望着。

    李草根、汪儒、吕肃三人站在外围,四周快速扫望。

    地上斜斜插着一支银色的利箭!

    刚才利箭突然射来,闪电般暴刺宋茗杉!

    方冬无法及时截住,只得发出一掌,把宋茗杉推倒在地!

    宋茗杉也因此逃过一劫。

    方冬看着爬起来的宋茗杉,道:“宋先生,你先上马车。”

    宋茗杉道:“好。”在方冬三人的环绕下,缓慢向马车挪动。跟着,打开车门,宋茗杉钻了进去。

    方冬六人围着马车,冷静地站着。

    有刀,有剑,有枪,有斧头。

    突然,无数飞箭犹如蝗虫般爆射而来!

    快!急!狠!凶!

    方冬六人神色不变,迅捷舞动手中兵器!

    他们全力施展,挥舞疾速,组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兵器网。

    铮铮铮铮!

    当当当当!

    那些飞箭一批一批射来,又一批一批被挡住,被击飞!

    整整持续了一刻钟,飞箭转少,随后消停。

    空中恢复平静。

    四个方向都有埋伏,东边的桃林射出的箭最密集,估计敌人最多。

    方冬大喊道:“李草根,姜薯禾,你们两个去桃林,把敌人赶出来!”

    桃林是最危险的!

    听到这个指令,李草根和姜薯禾脸色一变,有些发白。

    他们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手持钢刀,缓缓地,谨慎地向桃林迈去。

    一步,两步,三步。

    一米,两米,三米。

    与桃林的距离在缩短。

    突然!

    飕飕……

    凶狠的飞箭爆射!

    李草根和姜薯禾忽地向左右闪开,绕了个半圆,飞插入林。

    林中立即响起激烈的金铁交鸣声!

    吆喝声,惨呼声,怒喝声……

    方冬道:“陈训岛,你去帮忙!”

    又叫道:“汪儒,吕肃,你们两个和我留在这里,无论什么情况下不准离开马车!”

    陈训岛手持紫色铜枪,闪电冲前,窜入林里加入战斗。

    方冬叫道:“汪儒,你赶马车,回去!”

    他钻入车厢内,道:“吕肃,进来!”

    吕肃钻进车里。

    汪儒问道:“他们呢?”

    方冬没回答,喊道:“回去!走啊!”

    汪儒吆喝一声,挥拍长鞭,马车快速奔驰起来,瞬息之间绝尘而去!

    李草根三人在林里浴血奋战,四周的敌人越集越多,向他们围拢。

    血肉横飞!

    整整打杀了半个时辰,敌人才被完全解决。

    李草根、陈训岛、姜薯禾三个人走出来,全身都是血,血水溅满上下。

    看到马车不在,三个人静静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姜薯禾道:“有人带钱吗?”

    没有。大家都只带着兵器,其他累赘的东西一分也没有。

    何况,附近也没有车辆。

    姜薯禾道:“走回去吧。”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只有星光陪着。

    三人在夜里,拖着疲惫的身躯,艰难回到了客栈。

    客栈里,方冬、汪儒、吕肃正在吃火锅。

    红木大桌上摆满新鲜的蔬菜和干净的禽肉。

    三人进来后,汪儒和吕肃还是低着头吃东西。

    方冬飞快瞧了他们一眼,道:“这么晚才回,快去洗个澡,换套衣服吧,然后下来吃饭。”

    他提高声音道:“伙计!”

    客栈伙计很快就来。

    方冬道:“再摆三副碗筷。”

    伙计道:“是!”转身要出门。

    方冬喊道:“还有——”

    伙计返身道:“是。”

    方冬道:“再要三斤牛肉,三斤羊肉,两大盘青菜!”

    伙计道:“是!”出门打理。

    陈训岛三人没说什么,上楼洗了澡,换了衣服,重新下来,各自找个位置坐下,夹起大锅里的肉片吃起来。

    方冬对门外的服务员喊道:“喂!再来两碟沙茶酱和两碟辣椒酱!”

    门外服务员应道:“是!”很快送上。

    方冬夹起一大块牛肉,重重蘸了沙茶酱,又再塞入辣椒酱里,跟着,塞入嘴里,大咬大嚼。

    陈训岛吞下青菜,看向旁边的李草根,道:“背上那一刀怎样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