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肆佰贰拾陆回 重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二十六回2000

    与此同时,长安城内。梅三娘乘车去李淳风的宅子,提着一包礼物拜访簪花娘子。

    簪花娘子和李淳风新婚燕尔,小日子过得蜜里调油无比和谐,只是裴寂的身子拖沓着不见好,让两者心里都蒙了一层尘埃。如今袁老道也在李宅暂住,然而他无须别人照料,成日到东西市逛游,甚是懂得自得其乐。

    梅三娘亲手做了些点心送给簪花娘子。她晓得对方最喜欢样式新颖精致的吃食,记得秦英在翰林院时,多受李氏夫妇的照拂。梅三娘就夫唱妇随一般,时常往他们的宅子走动了。

    适逢李淳风在宫中办差,簪花娘子一个人看着家中的各种账册,忙的头都有点大,见有客人拜访喜上眉梢,连忙设了席位茶具相迎。

    坐在一处说了会儿闲话,梅三娘便笑问起来,他们准备何时要个孩子。

    簪花娘子红了下脸颊,沉吟半晌才低声喃喃着道:“阿耶的身子如今这么不好,我哪里有心思同房?”

    梅三娘捧起茶杯,疑惑地眨了眨杏圆眼眸:“……不会吧。上回我还听秦英道,有个高僧来此登门化缘,给裴大人开的方子卓有成效。”

    只见簪花娘子黯然叹息:“那位高僧在一月前出京云游。于是阿耶用的方子,再没能更改剂量,难免是不太对症的。这两天病状反复起来,叫人揪心不已。”

    “高僧如今云游去了何处?”梅三娘是个热忱心肠的,话里话外比簪花娘子这当事人还要急切几分。

    “不晓得。我曾问过普光寺的应门小沙弥,单单得知他们首座,换了个临时顶缸的。至于如七师的踪迹,他们也语焉不详。”簪花娘子提起此事,莫名觉得时间赶得有点蹊跷。

    记得秦英离开长安月余,紧接着就是如七师出城行脚……难道如七师和秦英一样,也要赶赴河东吗?簪花娘子想了想,又默默搁下此番心绪。他们俩已是绝交,即使撞面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吧。

    余光扫过梅三娘紧锁的眉,簪花娘子强撑起一抹笑,安抚道:“阿耶有我和郎君日夜看护,病状再如何反复都是能应付的。倒是你家的秦英,此次出了这么久远门儿,可有给你捎什么书信?”

    梅三娘似乎被这声问句难住了,低垂眼帘绞着手中帕子道:“没有,就算她写书信,也是打几句言不副实的官腔而已。还不如只字不写。”

    若说自己不期待书信,那都是骗人的。她本来以为,秦英入了河东境内,便遣驿者捎个平安信。但看秦英石沉大海一般的光景,梅三娘便开始担心,河东的情形不好,水患并未完全平复,秦英自身都难以保全,别提写信这回事了。

    河东水患因受陛下重视,如今东西市的几大茶馆里,也有些尚未入庙堂的白衣议论,太行山脉以东,时疫横行流民离乱。

    秦英平常便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一旦遇到时疫密集的郡县,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想来秦英不是被水患纠缠,就是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