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大反攻之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本书接近尾声,最近一两周的更新会加速,感谢一直以来支持、鼓励我的朋友们。新书《抗战惊雷》已上传,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在此致以最诚恳的感谢。

    *********************************************************************

    由于日军采取的是攻击姿态,根本也没有想到要防御,工事修得十分简单。这下子可是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自己的狂妄就要用鲜血的代价来补偿了。

    “帝国怎么会在这方面输给支那人?”佐藤平也望着空中飞来飞去,播撒着死亡的飞机,喃喃的说道:“如此力度的轰炸,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步兵的冲锋——”

    佐藤平也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冲着周围的军官和参谋怒吼起来,“支那军队的冲击近在眼前,你们这些蠢货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去组织部队,准备抵抗。”

    话音还未落,几声近在咫尺的爆炸声便淹没了他的话音。由于日军指挥部的位置比较别扭,第一波的轰炸效果不佳,轰炸机重新调整了方位和姿态,再次向目标发起了攻击。一架战斗机也来凑热闹,俯冲下来,子弹象雨点般扫了过来……

    青岛战事越打越激烈,华军从外围发动了一次反攻,潍河的日军损失惨重,被迫后退固守,并请求增兵。

    而此时,欧洲战场的形势越来越不利于英法两国,他们对日本人的怨气也是与日俱增,甚至希望中国狠狠教训一下自私自利的小日本。

    1914年8月2日,德军出兵中立国卢森堡,以取得卢森堡的铁路网。8月3日,德军对比利时不宣而战。右翼德军迅速侵入比利时,至8月9日,德军成功攻占比利时全境,并且驱逐了在比利时境内的法军回法国境内。

    此时,法军的几个主力集团军机械地按照预定的“第17号计划”发起对德军左翼的进攻。然而,初期的战斗表明,“第17号计划”糟糕得很,更不适合战场的形势。

    在格林,法国第1集团军和第2集团军在进攻萨尔堡和莫朗日两地德军的防线中,被打得焦头烂额。右翼德军在占领了比利时后,于八月二十一日,兵分五路攻向法国北部,其五个集团军的近百万人马,像一把挥舞的镰刀,从比利时斜插入法国。

    为了达到尽快击败法国的目的,德国军队使用了新的战术。装甲部队,三个装甲师,几百辆坦克、装甲车组成的钢铁洪流所向披靡。空中,几百架飞机狂轰滥炸,英法联军溃不成军,仓惶撤退。

    八月二十三日,德军攻占那慕尔,八月三十日,德军克卢克集团军的先头部队已挺进到距巴黎仅有十五英里的地方了,霞飞指挥的法军主力为阻遏德军右翼所作的努力已告失败。巴黎人心惶惶,法国政府也迁往波尔多。

    八月二十九日,日军第二波陆军部队在崂山湾抢滩登陆,皮靴终于落地,中国军队立刻开始了目的明确的调动和集结,决定性的战役即将打响。

    指挥部内,参谋们来来往往,电话响个不停,最新的侦察情报不断送到蒋作宾的面前。

    “让炮兵进行最后校准,确认轰击目标。”

    “给轰炸机部队打电话,命令第一大队马上起飞。”

    “再与秋师长进行电报联系,命令他们准时出动。”

    “反攻部队全部进入了出发阵地?很好,告诉他们要打得猛,冲得凶。”

    ………………

    一道道命令被传达下去,大战前的紧张让每个人都脸色严峻,走路如风。

    蒋作宾看了看手表,轻轻点了点头。

    猛狮搏兔,必尽全力,飞机、飞艇、坦克、潜艇在这次战斗中将全部使用,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这股日军消灭干净。这是北京方面的要求,希望能借此打醒小日本,使战争进入政治解决的轨道。

    战争的拖延,对日本来说是不能承受的负担,对中国来说,又何尝不是发展的阻力。

    潜艇确实是制敌利器,但要靠它取得绝对的胜利,就有些痴心妄想了。在飞机得到进一步发展,对军舰构成致命威胁前,中国政府并不想与日本彻底摊牌。

    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同样不是中国政府希望得到的。一个相对安定的发展环境,现在才是中国最最需要的。

    后撤固守、得到增援的佐藤平也并不知道,中国军队的机动兵团已经出动,从他的右翼斜插过来,已经突破了日军单薄的防线,在轰炸机第二大队的掩护下,正向日军的后方前进,一个装甲师,两个步兵师,形成一股不可阻挡的洪流,行将切断这三万多日军的退路。

    秋JX将头探向坦克车,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这坦克看起来威风凛凛,可在里面真是个遭罪的事情。空间狭小,空气污浊,顛簸颤动,坦克初期就是这个样子,哪能一下子改变。

    作为装甲师的师长,秋JX对胜利充满着信心,她是少数见识过空坦步协同作战演习的高级军官之一,而且是国防军中唯一的女将军。

    她认为,在这种威力的冲击下,除非有完备而坚固的工事,深挖的壕沟,否则是无法阻挡的。日军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更没有相应的物资准备,丧失了制空权,又等于没了眼睛和耳朵。知己而不知彼,这样的战争不打也罢。

    日本人凭什么这么穷凶极恶,还把新中国当成甲午战争时的清国,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是的,中国军队的整体素质还不如日本军队,战斗力也有差距,最主要的是缺乏实战经验。但新战术,新装备的使用,精神意志的重新铸炼,完全弥补了这些缺陷。而且经过这几年的训练,中国军队的战力也有很大提升,再有人数上的优势,日本人还想轻易击败中国军队,谈何容易。

    就在日本为了财政问题而局势动荡时,中国可没闲着,尽管背了数额巨大的外债,但绝对是值得的。

    一辆指挥军停在了坦克旁边,参谋在车上使劲向她招手。

    “伙计们,停一下,我要下去了。”秋JX象个男人似的,转头冲着坦克里面喊道。

    “长官,您慢走啊!”车长早已习惯了车内的生活和长官的态度,哈哈笑着和秋JX告别。

    “我慢走,你们可得快点。”秋JX笑着拍了拍坦克坚硬的外壳,说道:“打到海边去,将小鬼子都压成肉泥。”

    “是,长官。压成肉泥,这才过瘾。”车长大声回答道。

    ……………

    对于兵员和物资大部分都要靠海上运输的日军来说,一旦生命的脐带被剪断,那么陆军的命运就注定是凶多吉少了。

    为了维持战局,保证供给;为了对付中国的水下杀手——潜艇神出鬼没的袭击。面对不断损失的己方舰船,日军指挥部只能增加军舰加强护航力量,以将青岛战事进行下去。

    1914年九月三日,渤海海面波涛汹湧,海风呼啸,从日本本土驶来的护航运输队正顶着狂风恶浪向着西南方向航行。

    日本海军上校佐藤祥水站在“春日”号装甲巡洋舰的舰桥上,布满血丝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海面,心里就象压上了千斤重担,似乎感到越来越严重的危机正在迫近。

    为船队护航,实在是一件责任重大而又险象环生的差事。运输队的惨重损失总在他的眼前闪动,他的耳边仿佛回荡着“狼群”的嚎叫。

    佐藤祥水指挥着“春日”号,一会儿前去督促各护舰占好在警戒幕中的位置,一会儿又驶近运输队队长所在的船只,交换航向的意见。他知道,护航运输队越是向东航行,遭受袭击的可能性就越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