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二章 飞机、潜艇,初战告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本书接近尾声,最近一两周的更新会加速,感谢一直以来支持、鼓励我的朋友们。新书《抗战惊雷》已上传,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在此致以最诚恳的感谢。

    *********************************************************************

    1914年八月二十三日,随着大隈发布了对华宣言的公告,已经抵达胶州湾外的日本第二舰队立即开始了航道清扫工作。

    而接手了德军的海防炮台的中国军队的炮兵,也立即用克虏伯要塞重炮向日本派出的扫雷舰船开火射击。两国之间的战事,就在双方都没有宣战的情况下开始了。

    中国军队拥有了德国人遗留下来的130门岸防炮(威力很强大),有坚固的要塞,胶州湾又布了数百颗水雷,面对气势汹汹的日本舰队,并不示弱,打得虎虎生风。

    “狂妄!”站在萨摩号战列舰的舰桥上面,日军第二舰队司令官加藤定吉中将轻篾地将电报抄纸团成一团,扔在甲板上,举起望远镜向着海岸了望。

    中国大总统刚刚在国会发表了抵抗侵略、战斗到底的演讲,并且公布了中国的战时措施,主要包括:将青岛沿海地区划成作战区域,日军如作出超越此作战区域的军事举动,则被视为对中国的全面侵略,中国必将作出最严厉的军事报复,甚至向日本本土进行袭击;全面中止和日本的商业往来,禁止所有物资出港赴日,对日侨进行管制……

    在加藤看来,中国做出上述举动是狂妄和愚蠢的,完全是在激怒日本。作战区域,哼,日本根本就不以夺取青岛为单纯目的,而是在得到青岛后,继续向山东腹地推进,占领胶济铁路和济南,才能让他们得到满足。中断商业往来,中断矿产资源供给,哼,日本战胜后,会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

    是的,一切以战胜为目的,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公理和道义不过是块遮羞布,必要时,遮羞布也可以撕去。

    尽管现在与日俄战争时不同,英法并不能给予日本金钱和物资上的支持,甚至连外交上也表现得很谨慎,美国更对日本不满。但这些都不重要,等到日本取得了胜利,这些家伙一样会扑上来,从中分一杯羹。正视现实,永远是合格的政治家们要遵循的准则。

    嗡嗡,伴着异样的响声,天边飞来了几个黑点,越来越大。

    中国的侦察飞机?而且是三架,加藤举起望远镜盯着机身上涂的国旗标志,皱起了眉头。才逼近青岛,就有中国军队的飞机前来侦察,而自己舰队也带着两艘水上飞机母舰(若宫号水上飞机母舰),共有四架纽波特式的水上飞机!其中两架已经起飞侦察,到现在应该回来汇报情况了。

    几百年以来,骑兵一直把自己视为陆军的眼睛,因为它可以搜索敌情,并报告给指挥部。

    但是,当飞机发展起来之后,骑兵的作用便大大降低了。因为一架飞机可以在几百英尺的高空可以很快地完成侦察任务,并将情报迅速送交指挥中心。

    飞机被发明后,很快就被用于军事,并且主要用来进行侦察。可是,当时的飞机上并没有装备武器。那时候,飞机飞得又慢又稳,飞行员和观察员可以很“惬意”地从机上观察地面情况,并可用相机拍摄照片。机上不需要装甲和武器。敌对双方的飞行员在空中相遇时,还常常互相敬礼或亲切地挥手致意。

    小林敬山驾驶着一架水上飞机正在返回,旁边是另一架水上飞机。

    天空很蓝,视野很开阔,但小林却无心欣赏,他的心中一直存着一个疑问,或许应该是隐忧。在青岛战事开始时,两架水上飞机的失踪让他总觉得不象指挥部猜测的失事那么简单。但他也想不出别的什么理由。

    此时,三架中国空军的飞机正在执行校射和警戒任务,小林敬山和另一架日本飞机离得是越来越近了。

    陈忠感觉挺郁闷,因为他驾驶的是战斗机,可战斗,可又没有日本飞机供他射击。回去写申请,还是调到轰炸机大队比较过瘾。他略有些兴奋地想象着投下炸弹,将敌人炸得血肉横飞的情景。

    一架友机突然左右摇摆,作出了发现情况的表示。陈忠不禁精神一振,难道天遂人愿,有实战的机会了。

    小林敬山发现了三架中国飞机迎头飞了过来,并不十分害怕,因为他不知道中国飞机已经具备了击落他的能力。

    尽管飞机运用于军事用途已经很久了,但在飞机上装备武器却是还未被各国军方重视的事情,而且也存在着技术上的困难。

    当然,也一些有胆识和富有“挑衅性”的飞行员感到,让敌方飞行员驾驶飞机在己方上空“潇洒”地进行侦察,是对自己的“羞辱”。于是,一些敌对的行动和五花八门的“空战武器”已经开始出现。

    在墨西哥内战中,一位被农民军雇用的美国飞行员,曾和墨西哥政府军唯一的一架侦察机的飞行员在空中用手枪互相射击。除了用手枪射击以外,有时飞行员还带上几块砖头和投箭作“武器”,用来砸对方飞机的螺旋桨。

    俄国的飞行员聂斯塔洛夫更有“创造性”,他竟然在机身后部装了一把刀子,准备用它把对方机身的蒙皮割开,这真可以称之为“开膛破肚”的战术了。俄国另一位飞行员卡扎科夫的做法也别具一格。他在飞机下部安装了一根钢索和一个抓钩,抓钩上连着一个****。他企图用抓钩抓住敌机,用****来消灭敌机。

    然而,这些不过是看起来很胡闹的空战,与中国飞机上的机关枪不可同日而语。小林敬山也绝不会想到,他将成为首批在空战中被击落的飞机,并将以战俘的方式在中国被囚禁好几年。

    陈忠很高兴,终于有了一显身手的机会,他以长机的身份发出信号,这架归我了,那架归你们。然后他操纵飞机,向敌机的后面绕去。

    飞机上装备机关枪后,如何在空战中占据有利射击位置就成为中国空军研究的至关重要的问题了。通过实战体验,飞行员们发现,在敌机后方进行攻击效果最好,迎头攻击次之,而在敌机的正侧方实施攻击效果最差。于是飞行员都力图占据最利于攻击的位置,即绕到对方尾后进行射击。

    很显然,陈忠的目的是稳妥为主,千万不能让这来之不易的猎物溜掉。但他的同伴显然比他更为性急,接到他的信号后,迎头向一架日机恶狠狠地逼了上去,到达合适的距离后,猛烈开火,一道火舌斜着向日机飞去。

    日机猝不及防,被机关枪打得凌空开花,冒着浓烟烈火向下栽去。

    小林敬山大吃一惊,急忙兜转机头,准备逃窜。陈忠猛拉机头,紧追不舍,另一架中国战机也前来堵截。

    尽管此时的飞机飞行性能不高,只能进行平飞和坡度不大的转弯,但中国飞机的性能要大大优于笨重的带浮筒的水上飞机。

    小林敬山虽然也做出了规避动作,但依然没有逃脱两架飞机的猛烈追击。飞机被击中,开始冒烟,然后火苗也腾了起来,小林敬久努力操纵着即将失控的飞机,向着不远处的水塘栽去……

    加藤目瞪口呆,日本人目瞪口呆,目睹了世界上第一场空战,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

    中国飞机又开始在日本舰队上空盘旋,飞行员的样子在望远镜中都被加藤看得清清楚楚。过了一会儿,其中一架继续向远方的海面飞去,另两架则依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