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五章 飞机、坦克、青霉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913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刚有一丝春意,气候马上就变暖了。蓝天上飘浮着仿佛不断翻卷的团团白云,一群群麻雀散落在柳树梢头,叫得那样响亮,那样激昂,处处都能感到生命的骚动和欢乐。

    伴着嗡嗡的响声,两架飞机在空中盘旋着,飞翔着,象轻灵的鸟儿,互不相让地比试着。

    陈文强举着望远镜,仔细看着空中的两架飞机,那是一架单翼机和一架双翼机,分别由福克和冯如设计制造。

    经过一年多的投入研制,福克和冯如制造出的飞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发动机功率从八十马力增加到二百六十马力,长长的矩形断面机身用轻钢管焊成骨架,外覆蒙布,并且摒弃了繁杂的张线结构,机翼用刚性支柱支撑,大大减少了飞行阻力。

    由于现在的飞机的发动机功率还比较小,而且通常是用车辆发动机改装的,比较沉重,产生的拉力不能保证飞机获得高速度。而在低速度下要起飞就要提高升力,而提高升力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增加机翼的数量。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双翼机或三翼机显然更有利于改善机动性能和爬升性能,使其在空战中格外轻巧灵活。

    陈文强不懂空气动力学,但他知道单翼机取代多翼机是历史的趋势,虽然现在由于制造飞机的材料以及发动机的关系,单翼机显示不出什么优势,可提早进行这方面的研发,积累经验,也并无不妥。

    冯如就在他的身边,很年轻,在他的形体和举动这两种属性里,显示出蓬勃的活力。他同样举着望远镜在观察飞机的飞行动作,嘴里还低声嘟囔着:“应该亲自驾驶,象福克那样,才能发现更多的问题。”

    福克天生就是飞行行家,每次飞行之后,他总有天生的感觉,能够发现飞机本身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改进的办法。他说:“在我的飞机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同我一样发现这么多缺陷。”因此,冯如自然也想亲自飞翔,以便提出改进飞机的建议。

    但陈文强曾给他派了两名助手,也就是监视员,严格限制他的飞行次数。虽然降落伞已经进入了实用阶段,但也面临着很多问题,正在不断改进。在安全系数没有得到很大提高的时候,陈文强要尽量确保这位中国飞机设计师不出现意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福克,陈文强当然会有所防范。

    “在培养出大量合格飞行员,在设计出更好的飞机之前,你还是尽量少进行飞行。”陈文强举着望远镜,语气中毫无通融之意,“我让你设计的射击协调器,你要尽快拿出来,并将机枪安在飞机上,使飞机具有空战能力。”

    “航校这一年里已经招收了两百多人,第一期的学员已经可以毕业,有几个很突出的学生完全可以充当教官,我觉得可以将精力从航校转到其他方面。”冯如有些不服气地辩解道:“至于射击协调器,原理我已经明白,设计出来应该并不困难。”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知道,在目前来说,你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我必须要尽量确保你的安全。”陈文强放下望远镜,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飞机要定型,要生产,还要不断改进,目前离了你是难以完成的。福克,到底是外国人,没有你那份拳拳爱国之心,废寝忘食的工作作风。说到底,他是为了名声和利益而来的。”

    冯如抿了抿嘴,缓缓说道:“好吧,我听国务卿的话。其实回国之前,我并没想到国家会如此重视飞机,重视飞行事业,尤其是国务卿先生,这让我非常感动,也非常受鼓舞。这飞行也是想更快地找到飞机的问题,尽快地进行改进。”

    陈文强淡淡一笑,在这世界上,对飞机的前途如此看好,并投入大气力进行研发制造的,在目前,可能只有中国。

    当然,除了国家拔款外,他资助的巨额资金,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且,在西安不仅有兵器研究所,招聘了很多高技术人才,在城效的飞机制造厂更已经集中了大量的技术工人,购置了大量先进的加工制造机械,可以批量制造飞机。

    与之相仿的还有离西安五十多里的一个偏僻山谷,那里的坦克研制依托中美合资的拖拉机厂,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那是一种带有旋转炮塔的轻型坦克,能抵御步兵武器的攻击。而且动力舱后置、车体前设驾驶员,符合后世坦克的多数特点。缺点便是车体采用铆接,装甲不够厚,火力不够猛,炮塔也并不能进行360度全方位旋转,只能在前方120度内打击目标。

    但这已经是相当先进,相当有威力的武器了,也是世界上第一辆具有实战意义的坦克。

    任何一种新兵器的诞生,都可能一跃而成为战争舞台上的启明星,并带来一系列战略战术的革新。总参谋部已经秘密派出了一个参谋小组,正在西安结合坦克的特点,进行新战术的研究和探讨。这样,中国不仅在坦克的研究制造上领先于其他国家,在战术理论上也必然大大超越别国。

    跟随坦克一起制造的,还有装甲车。早在1855年,英国人科恩在蒸汽拖拉机的底盘上安装机枪和装甲,制成了一辆轮式装甲车,并获得专利权。到了1900年,英国就把装甲汽车投入到了正在南非进行的英布战争中。

    但在某些方面,现在中国制造的更加具有实用性和针对性,能够与坦克更好地协同作战。

    在很多时候,发明创造并不是技术条件的制约,而是思想创新的局限。换句通俗的话讲,那就是:不是做不到,而是想不到。

    陈文强却正好弥补了中国科技在这方面的不足,他是做不到,但他能想到,这就是一条能节省无数资金,节省无数时间,节省无数人力的捷径。

    “战争是万物之父”,这是生活在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人赫拉克利特的名言。

    先不去讨论它正确与否,人们确实看到战争事实上对武器和军工技术的发展起了巨大的作用。

    当飞机作为一种战斗兵器在天空出现的时候,人们还未曾料想这种东西会彻底改变战争的形态。因为在飞机上用手枪、步枪或机关枪射击是一种极为困难的事情。

    然而,陈文强却极为自信地预见到中国将成为空战的开创者,大规模空中轰炸的首创者。

    战斗机,轰炸机,侦察机,三种飞机的定型和生产最后终于确定下来,这在中**事史上将留下厚重的一笔。

    虽然现在的轰炸机时速不到一百五十公里,载弹量只有二百公斤,且航程较短,又为双翼机,但却是世界上第一架专用轰炸机,还将采用电动投弹器、轰炸瞄准具等仪器。不仅如此,多发轰炸机的研究也提上了日程,陈文强为此又拿出了一笔巨款。可他拿得高兴,拿得痛快。

    “飞机的坚固程度还要加强,以便在飞行时做出一些类似俯冲的动作时,不出现解体的现象。”陈文强在晚宴上,对目前看似较单薄的飞机,却还是有些顾虑。

    福克品尝着美酒佳肴,看了看胸前刚刚挂上的金质奖章,很高兴地说道:“机翼还可以进行加固,但这样会增加飞机的重量,也就必然要牺牲一些机动性和航程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