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五章 月夜焚香思何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夫人将安国公接过去了?”舒老爷有些不信,毕竟自家夫人的性子他太了解了,向来是和安国公势同水火的,现在怎么会突然就和好了呢?这……也太不寻常了!只是,这么说起来,若是舒夫人真的和安国公和好了的话,倒也是件好事,也算是了了他的一桩心愿了!

    那小厮见自家老爷不信,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连声应道,“没错,老爷,门房的人说是夫人派人将安国公接过去的……小的当时也不相信呢,但是后来听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小的也不由得要信了。”

    他这话倒是说的巧妙,也不说是自己亲眼所见,只说是别人告诉自己的,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舒老爷也找不了他的麻烦。

    舒老爷也知道这小厮不可能骗自己,便对他道,“走,我们去夫人的院子里看看。”

    这几日舒夫人和舒老爷置气,一直没有回他们二人居住的院子,而一个人让下人去库房里拿了被褥和其他用品,带着自己的贴身嬷嬷和丫鬟整个都住进了那座院子;舒老爷向来脾气不错,尤其是对舒夫人,更是好到没话说,不然的话当初老安国公和国公夫人也不会同意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这样一介商户自降身价了。

    但是今日却不知怎么了,舒老爷不管怎么去哄舒夫人舒夫人都没有再笑过,更是连一个正眼都不肯给他,两人已经冷战许多日了,就连府里的下人都知道了。

    那小厮听了舒老爷的话,闷笑了几声,捂着嘴巴跟在了舒老爷的身后。

    他们这个老爷呀,什么都好,什么都厉害,只是唯有这“惧内”的一条却是天下闻名的;想当初舒老爷在别处做生意,那里的外邦商人送了他几个金发碧眼的番邦女子,各个生得美丽异常,就是比起舒夫人来都不落下风的。

    那个时候,舒老爷还没有回京城呢,舒夫人就听到了这个消息,立即就带着还只六岁的舒喻瑾和四五岁的舒望瑾舒闻瑾风风火火的到了舒老爷那里,当场就将那几个番邦女子给发卖了。若是别家的老爷,只怕见着自家夫人这样的醋态还会发火,但是舒老爷却是将自己身边的所有年轻侍女都交给了舒夫人发落,还劝她保重身体,若是还没有发卖过瘾,他再买些年轻女子给她卖就是了。

    此事一出,举国皆惊,老安国公恍若国公夫人却是掩面而泣,没想到自家女儿做出了这样伤及舒老爷颜面的事情,舒老爷却还对自家女儿那般纵容;此后,他们每次见到舒老爷,便再不像先前那般的抵触了。

    而那番邦商人也是佩服舒老爷对自己妻子的敬重,便将自己手里的生意都交给了舒老爷全权负责;他认为,一个能对自己结发妻子如此尊重的人,那也是一个很值得结交的人。

    而经过这件事后,那些女子几乎都幻想嫁给一个像舒老爷这样对自己好的夫婿,但是却再也没有如过愿……

    再来说安国公那边,那日安瑶华被舒夫人叫过去之后,当日变回了安国公府,理曰其名是安慰落选的安琼华,但是实际上却是找安国公密探去了。

    安国公见到了自己许久未见的大女儿,颇是欣慰的问了许多问题,包括世子对她怎么样和公婆态度之类的问题,知道之后便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指点的话之后便要离开了。安瑶华见他要走,忙又喊住他,从自己袖子里取出了一封信,说是舒夫人要自己交给他的。

    那个时候安国公真的是差点没要老泪纵横,怎么说舒夫人都是他的胞妹,也是他疼爱了十几年最后却为了一个男子和自己翻脸成仇人的舒夫人,但是怎么说骨肉亲情割之不断;这么多年来,他的心里一直没放下过舒夫人。

    因此,现在一见到是舒夫人让自己女儿转交给自己的信,那个感触之深,真的是差点让他落下泪来。

    安瑶华也瞧得不对劲,生怕自家老爹在自己面前就哭了出来,便推说自己有事就先去了,接着便去安琼华的屋里坐了会,到了暮时才走。

    安国公手里捏着那封信,上面没有一个字,干干净净。但是这却是舒夫人时隔三十年又给自己写的信,这如何叫他不激动?

    那个时候他俩都年少,还只几岁的年纪,但是感情极好;再加之住的院子也近,二人便经常写信让下人送给对方,信封上有时候一个字也不写,有时候却又满是对对方不敬的称谓。安国公是男子,自然对自家妹子满是包容,但是没想到,之后的几十年里,舒夫人竟然连见他一面都是不肯了……

    安国公感慨的长叹了一声,这才拆开了手中的信封,里面的簪花小楷是舒夫人专用的,自成一派;隔了三十年再见到舒夫人亲手写的字,实在是他感慨良多!

    只是,舒夫人的信里只写了寥寥几个字,在雪白的纸张上看起来颇为刺眼。

    有事相商,速来舒府。

    安国公有些疑惑,但是这字的确是舒夫人的字,这信也是自家女儿亲手交给自己的,应该不会是别人从中作梗;但是,舒夫人又有何事要与自己相商呢?

    虽然很是不解,而且还很不信这信是舒夫人所写的,但是安国公还是颇为想念舒夫人的,因此第二天就到了舒府。

    没想到,这一次与上一次完全不同,帖子一递进去,门房便有小厮出来迎接,实在是让安国公受宠若惊,要知道,这若是在以前的话,他可是想都不敢想进舒府这件事的!舒夫人没将他的名帖要小厮当着他的面给烧了那便已经是万幸了,以前的他奢望也不高,但是舒夫人却每次都不如他的意!

    因此,这次有小厮出来迎接,而不是直接拿棒子出来赶人,这件事让安国公真的是颇为惊喜。

    后来,那位来迎接他的小厮直接将他带到了舒夫人居住的院子,说夫人就在屋里等国公,自己就不进去了。说完,便一脸微笑的看着安国公,请他进去。

    安国公倒不怕这个小厮有什么阴谋,毕竟这怎么说都是在舒府里面,难道还会有人想要害自己不成?他摇头失笑,自己只不过是害怕进去罢了,太久不见舒夫人,到了最后,就变成了怕见了!

    那小厮定定的看着安国公,奇怪他怎么还不进去……

    安国公在门外迟疑了许久,终究还是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舒夫人正坐在大堂的中央,周围没有一个下人,只她一个人在静静的品着茶,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声音也没有抬眼去看,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来了……”

    安国公听了这话,瞬间眼睛就湿润了,这便是自己的亲妹子啊,有多少年自己和她没有好好的说过话了?

    舒夫人这才抬起了头来,一张保养得宜的脸看起来宛如二十多岁的年轻贵妇一般。脸上虽是面无表情,但是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怎么停,自顾自的又倒满了一杯清香的花茶,清清淡淡的说道,“来了便坐下吧,我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安国公轻应了一声,坐在了舒夫人的对面,只觉得自己脸上一片潮湿,一时之间竟是什么都顾不得说了。

    舒夫人还是年轻依旧,但是他却老了,可是,他们明明是一样的年纪,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出生的……这,或许就是因为舒老爷对她好又没什么烦心事情的缘故吧,身在侯府,实在是有太多的无奈和责任了……

    安国公正是在回想之际,舒夫人却已经倒好了一杯茶放到了他面前,轻描淡写的道,“这是望瑾从沿海带过来的茶,你若是喜欢,便带些回去罢。”

    “云棠……”安国公愣愣的看着舒夫人,许久,叹了一口气道,“你小的时候最黏我了,大了,便有了自己的主见……当年那件事,的确是我做事偏激了一点,但是,但是我都是为你好……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怎能看着你嫁给一个商户?你这样的身份,就算是做王妃那也是应当的!我……怎能看着你被他们嘲笑,说是嫁给了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呢!”

    舒夫人从未听安国公说起这些事,本来握着杯子的手也有些抖,忙将手里的杯子放到了桌子上,垂着头不发一言。

    “可是……从那之后,你就恨伤了我,在家里都不和我说话,更不要说是嫁出去了……”安国公的脸上满是黯然,显然这件事让他伤透了心,“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担心你,怕你在舒家过的不顺心……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我想多了。权阀并不是很重要,舒家有富贵,能让你一辈子舒心,这便够了……更何况,舒清同这一辈子没有纳过妾,甚至敢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惧内’的事情,这份心意,便足够了。”

    舒夫人听得热泪盈眶,她又何曾真的想过要去恨安国公?怎么说都是她的亲兄长,而且,若是站在一旁想想,这件事安国公的确没有做错,唯一的只是太过了而已。

    只是那时的他们,都太年少气盛,最终伤害了对方,在两人的心里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

    但是,听到了后面的几句话,舒夫人却是瞬间清醒冷静了,也想起自己今日找安国公过来的目的,不是来续这兄妹之情,揭开当年的误会的。

    “我今日找你来是和你有事相商。”

    舒夫人一句冷淡的话也让安国公冷静了下来,一下子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也正色道,“到底是何事?你这般急?”

    就在他们二人说话之际,门外候着的小厮扬声道,“老爷到了……”

    舒夫人立马就将快要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这是她吩咐那小厮做的,若是有其他人到了便拦着,但是舒老爷不好拦也不可能拦,那便扬声喊一句,让她提前知晓。

    那小厮话音刚落,舒老爷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安国公没有注意到舒夫人怪异的神色,只是起身亲切的道,“我到舒府这么久,竟忘了去看你,倒是我的不是……”

    舒老爷的神色微微一顿,似是有些惊奇,下意识的看了讳莫如深的舒夫人一眼。安国公向来看不起他,尤其是在舒夫人与安国公府闹翻之后,更是将所有的责任都加在了他的头上;可是,今日安国公竟然笑着和他问安,这到真的是稀奇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舒老爷也不好就这么表现出来,因此拱手和安国公虚与委蛇道,“国公客气了……”

    “你们两个慢着聊,我先去外面走走。”见他们二人大有一番继续说下去的架势,舒夫人冷冷淡淡的来了这样一句,接着便不顾舒老爷诧异的神色和安国公尴尬的神色直接走了出去。

    “真是对不住,云棠她的性子都被我宠坏了,还请国公不要介意的好。”舒老爷见场面冷了下来,连忙说好话打圆场。

    安国公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介意,他也知道自家妹子的古怪脾气,一言不合就可能会冷眼相对,也不知道这些年舒老爷是如何忍受过来的……至于他,若不是因为舒夫人是他亲妹妹,只怕他要娶媳妇的话是绝对看不上这样的大家闺秀的,娶回去了也难伺候啊!

    一想到这,安国公便对舒老爷报以同情的眼光。

    舒老爷见安国公同情的看着自己,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笑着摇了摇头道,“国公,云棠的脾气虽然是古怪了点,但是就像只小猫儿似的,骨子里就带着一股高傲,你若是顺着她,那她便会‘喵喵喵’的呼唤,更是会将你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可是,同样,你若是有一天伤害了她,她便会狠狠的撩你一爪子,而且会永远记得你伤害了她,下次就再也不会对你露出温柔的一面了。”

    舒老爷见安国公同情的看着自己,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笑着摇了摇头道,“国公,云棠的脾气虽然是古怪了点,但是就像只小猫儿似的,骨子里就带着一股高傲;你若是顺着她,那她便会‘喵喵喵’的呼唤,更是会将你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可是,同样,你若是有一天伤害了她,她便会狠狠的撩你一爪子,而且会永远记得你伤害了她,下次就再也不会对你露出温柔的一面了。”

    听了舒老爷的话,安国公脸上一僵,知道这是他在有意提点自己呢……

    但是,说来也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自己的妹妹竟然轮到别人来教训自己,虽然也是自己的妹夫,算是在家人,但是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让安国公很扫面子。

    “国公,既然今日你来了,那我也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沉默半晌,舒老爷倏然开口道。

    安国公的面色还是很不虞,但是他贵为朝廷重臣,陛下跟前的的宠臣,自然是对这收敛自己情绪的事情很是在行了,因此立马就舒缓了脸色,冷冷淡淡的道,“有何事需我出手相助?”

    舒老爷并不怎么在意安国公冷淡的神色,他是生意人,见惯了别人的坏脸色,因此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再说了,舒老爷现在有事相求安国公,更是不会对自己的大舅爷抱以冷淡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