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七章 永夜无光3(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怨孤衾。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唐·顾夐。

    **

    就在大梁新君正式继承帝位的这天夜里,伴随着今年初春的第一场绵绵春雨,尚未来得及换下冕服的梁笙潇在一大群刀兵森严的御林军的簇拥下出现在了白绫高悬的朱府府门前。

    但,当朱府那朱漆的府门被御林军略显粗暴地敲开后,众人才发现,开门的人不是朱府的守门小斯,而是朱府的主人——朱梓陌。

    一身丧服的朱梓陌就那么大刺刺地站在府门后,挡着梁笙潇唯一可以进府的去路,并且,朱梓陌还十分不怕死地朝梁笙潇冷笑:“皇上如今美人在侧,又是新登大宝,还有空暇来臣的府邸,臣真是不胜荣幸。不过……想进臣的府邸,皇上不如就此打道回宫。她人已去,臣不希望她连最后一程都走的不得安生。”

    朱梓陌话音未散,站在梁笙潇身边的一名年轻宦人却是当即叫嚷道:“大胆彻侯!竟敢如此与圣上说话!彻侯就不怕圣上治你大不敬之罪吗!!!”

    一个下半身残疾的人,跳梁小丑罢了,朱梓陌根本不屑去理会,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

    视线只管定定地看着站在朱府府门外,从头到脚都淋得湿透的梁笙潇,朱梓陌笑得格外嘲讽,格外的旁若无人:“皇上可知她临去前的遗言是什么?”

    这虽是一个问句,但朱梓陌却没给梁笙潇说话的机会。

    在梁笙潇凝眸看向他的时候,朱梓陌唇边那抹嘲讽的笑意更深了,说出口的声音带着刻意而为的低缓:“她说……如果她死后,有人来要她的尸首,让我千万不要将她交出去。另外,待她死后,将她的尸首焚烧,骨灰葬在哪里都好,就是随风撒了都没关系,就是不要葬入皇陵,她不想百年后看见他……”话音略顿了顿,朱梓陌又讽笑着追问了一句:“皇上可知,她临死前说的‘他’……是指谁?”

    朱梓陌最后这句追问落下,之前一直沉默无言的梁笙潇眼中渐渐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看着梁笙潇如此表现,朱梓陌却觉得不够,远远不够!他要报复梁笙潇!要让梁笙潇从今夜起,往后的人生只要一想到“冷馨”这个名字,就永远痛苦!!!

    于是,朱梓陌朝前迈出两步,跨出朱府府门,在周围御林军一眨不眨的警惕眼神中,朱梓陌缓缓倾身,凑到梁笙潇耳畔,压低了声音地一字一句低声道:“她当初曾怀过一个孩子,但是,因为你的母后给她下毒,那个孩子还不足一月就没了,你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吗?”

    因为倾身靠在梁笙潇耳畔,所以朱梓陌看不见梁笙潇此时的面部表情,但是朱梓陌明显地感觉到在他这番话说完的时候,梁笙潇的身躯颤了颤。

    勾唇,冷冷一笑,朱梓陌继续低声说道:“还有先帝驾崩的时候……在先帝出殡的那天,你的母后亲自去忆舒殿赐她鸠酒,说她是先帝生前最后宠爱的一名妃嫔,理应追随先帝而去……她被逼无奈喝了。我的人医术虽高明,可救得了她一次,这一次……却救不回她这条命……她原本还对你有那么一丝留恋,但你却逼着她落发出家,将她逼至如此地步。也好,反正她已饮下鸠酒,与其活着受罪,到不如死了干净,一了百了。”

    话至此,朱梓陌终于站直了身体,退后一步,在看见梁笙潇身子颤抖不止、泪流满面的时候,朱梓陌终于满意地笑了:“你和你的母后联手将她害到如此地步……梁笙潇,你到还有脸来见她最后一面?你就不怕她泉下有知,连最后一程都走的不安生?”

    “你你你你……竟然直呼圣上名讳!!!!”朱梓陌话才说完,站在梁笙潇身后的那个年轻宦人便又指着朱梓陌叫嚷了起来。

    这一次朱梓陌到是淡淡地瞥了眼那名面色恼怒地指着他的宦人,但朱梓陌最终仍是什么也没说,兀自转身,朝着朱府那大开着的府门走去。

    在踏进朱府府门,下令让守在门内的小厮将府门阖上后,朱梓陌微微回头看向仍旧站在府门外的梁笙潇。

    勾唇冷冷一笑,朱梓陌的声音冷冽如刀:“皇上还是请回罢,臣这彻侯府庙小,容不下皇上这尊大佛。当然了,若皇上想要硬闯,臣人微言轻自然是拦不住的。不过……臣这府门上挂着的,是先帝御笔亲题的匾额,皇上若想落下一个‘不敬先帝’的名声,到是大可以硬闯……另外,三日后,臣会在府中的荷花湖旁焚烧她的尸首,皇上若不放心,届时再来臣这彻侯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