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1金婉秋的心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顿饭,胭脂不单是食不知味,还吃出胃疼了。

    法国巴黎,早上七点半,戴高乐国际机场。

    殷斐由胡大和两个知名医护专家陪着刚走出机场闸口,就愣住了。

    金婉秋一袭大红香奈尔裙装,脚踩金色恨天高玉立在殷斐面前。

    脸上难得的淡妆,其实淡妆她也挺美的,只是多年商场,她的气质神韵要比实际年龄成熟。

    殷斐微愣了数秒,别过头当做不认识,吩咐胡大推轮椅继续往前走。

    金婉秋绽开唇瓣,十分优雅自信的笑:“殷斐,你可以不欢迎我,不能不欢迎欧洲著名肌腱修复专家康纳利先生吧。”

    金婉秋眉目自信志在必得那种自信,直视着殷斐愠怒的眉宇。

    殷斐视线向金婉柔身边的白人中年男人看去。

    微微有点秃顶,身材高壮,神态却十分的精干,眼眸锐利,鼻头略带弯勾,令殷斐不自觉的想到福尔摩斯这个人物形象。

    对方也向殷斐看来,眼眸里没什么情绪,一个非常理性的男子。

    理性的人往往最适合做医生。

    “您好,康纳利先生?很感谢您和金小姐来接机,我知道家父已经为我联系了相关的专家。”

    “您是殷斐先生对吗,大腿骨折导致周围肌肉群供血不足萎缩退化——您的病历,上周末金小姐已经传真给我看了,确实是一道难题。”

    “......”

    殷斐一向冷静,脑袋还是瞬间转了个个儿,康纳利先生说看了我的病历——

    金婉秋传真给他的——

    难道——

    尴尬客气的笑,转头看胡大,胡大低头附耳道:“董事长为您找的医生也叫康纳利,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位——”

    殷斐瞬间就明白了。

    他被他那自以为是独断专行的老爸卖了。

    挖坑了。

    所谓的让他到法国治疗,给他联系了最好的康复专家,等等等,他老爸肯定是找金婉柔联系的。

    毕竟金家在法国上层社会根深地厚人脉炒鸡广,而殷孝正一大半的时间在国内,或者旅游,生意上的事情他都仰仗金家时常周旋,何况这件事——

    而殷斐,从心里说,自从发生失忆和婚礼事件后,是压根不想再和金家联系的那么紧密的。

    并且这种想法不是现在有,在他没失忆之前就已经着手在法国培植自己的王牌势力,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这也是他一直内心里看不上他老爸的魄力的原因,他半辈子打国内天下,半辈子借着金家的光。

    金家老爷子敦厚内敛,还带有上世纪人的重情重义的商业理念,所以和殷孝正情同手足般的情分,这也令殷孝正没有花心思在法国培植自己的单独势力。

    这也是殷斐认为他老爸目光看的不远的原因。

    但是自从金家老爷子入土后,金婉秋的飞扬跋扈使劲嘚瑟,殷斐其实十分看不惯,实在说,殷孝正也感受到了金婉秋的张扬带给人的压抑和制约。

    但是手里没牌,很多时候很多事,尽管知道了不适合还是要求道这棵大树。

    他殷斐可不是那种能仰人鼻息受人钳制的男人,培植自己的势力早晚的问题。

    所以此时此刻,面对金婉柔找的专家,即使国际知名如康纳利,他并没有多么的热情,客气的颌首:“康纳利先生久仰大名,不知道我此行会不会耽误你的宝贵时间,残疾人旅途疲劳,我也有些困顿。”

    殷斐说完,手指敲着额角,半是抱歉半是木然的看着金婉秋,不做举动。

    康纳利嘴角一抽,有点尴尬,没有言语。

    他确实忙,很忙,百忙之中放下研究室的课题来给金婉秋这个商界政界的铁娘子,主要是碍着面子来接手殷斐这个病例。

    前天花了半晚上的时间在实验室分析,研究病例报告。

    在他以为,这个来自中国的商人知道是他这个国际上大名鼎鼎的肌肉肌肉康复专家来给他的几乎就判定为残废死刑的腿做治疗,不知道要多么的热情激动,但此时此刻,这个坐轮椅的瘦削英俊的中国男人竟然一直矜持冷淡的对待他的态度,令他之分不舒服自然也多了几分好奇。

    他也是有身份的上层人,时间更是金钱,精明敏感意识到气氛的一些尴尬,殷斐的婉拒后,耸肩豁达的一笑:“殷斐先生的情况,具体的治疗时间,你和金小姐再定吧,我还有个实验,告辞。”

    “康纳利先生,您多虑了,我这表弟就是个拽了吧唧的人,我们现在就去温泉疗养院吧,要等您康纳利先生再空下来估计排在年后了。”金婉秋笑吟吟的伸手拦住康纳利。

    她今天既然来就做好了啃殷斐这块刺头的准备。

    殷斐的腿伤,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心疼过,没人知道。

    流泪过没人知道。

    其实,她是从心底就挂记他的伤情的。

    她比殷斐大,大六岁。

    从小她就被父亲母亲当男孩子教育,就被母亲告诫,要带好表弟和收养的妹妹。

    金婉柔是收养的,她知道,她知道母亲以为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那时候她已经十岁了。

    十岁的女孩子在开放的欧洲,在风气成熟自由的教育背景下,双商早熟。

    尤其,她金婉柔还是金家的长女,一直接受高等教育,也一直可以接触到父母并不避讳的家族文件。

    当她知道母亲怀了身孕去母国待产,过了好久带了个小妹妹回来后,她就知道那不是她的亲生妹妹,因为这和她母亲之前对她和佣人说的肚子里的小宝宝要出生的时间不符合。

    有时候,人的精明与否也是天生的。

    金婉秋之所以精明就是因为她天生就会不动声色,天生就会直觉什么是危险什么是利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