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6章 终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侯毅坐了一整夜,直到黎明来临,东方亮起了鱼肚白。

    鲁淳来叫他上早朝了。

    夏侯毅让人进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睁着双微红的眼睛去乘龙辇。

    刚走出殿门,就见沐皇后正候着,发丝上还缀着细小的水珠子,那是清晨的薄雾,也不知已经站了有多久。

    夏侯毅淡淡看她一眼,鲁淳上前小声对沐皇后说:“娘娘,您从寅时等到现在了,快回去吧,皇上要上早朝了。”

    沐皇后满眼担忧地看着夏侯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夏侯毅目光又扫向鲁淳。

    不知为何,鲁淳突地感到背后有点发凉。

    夏侯毅却没理他们,上了龙辇便去金銮殿。

    满朝的文武百官,有老面孔,也有新面孔,各个面色都十分焦灼。

    他这几年光是内阁首辅便换了十二个,在任时间最长的不过半年。做不出实事来,他就会生气,就拿大臣开刀……

    夏侯毅又想到梦里自己的结局了,陡然生出一种“难怪如此”的感慨。

    大臣们开始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分析局势,什么大金又攻下哪几座城池了,苏鸣丞又带着军队到哪了,哪里又发生天灾人祸了……从来都是这么几样,烦不胜烦。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跳出来各抒己见,这些年他就是在他们永无止境的争吵里度过的,其实仔细想想,有什么意思呢?

    夏侯毅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说好或是不好。

    这些人,主意一大堆,哪个又是真正有用的?空口说白话谁又不会?

    他觉得很累,无心再听下去,摆了摆手要下朝。

    他看到朝臣眼里的失望……嗯,失望吧,他也失望了。

    大势所趋。再挣扎都是做困兽之斗。

    身下这张椅子,他坐得心力交瘁。就是有再多的鸿鹄之志,也被一点一点磨光了。

    他现在守着的,不过就是一个空壳子。

    难免又会想。为何他会输得这么一败涂地呢?

    以前他怪罪别人,好像这一刻觉得脑子里朦朦胧胧有些清明起来了。

    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战讯,金军自喜峰口大举进攻。

    守城的是萧祺。

    萧祺早就被派到边关了,一开始几年还会请奏回京,皆被拒绝。后来国公府被发落,他连个屁都不敢放,等到夏侯毅将府邸还了回去,让萧泓袭了爵,萧祺又坐不住地想要回来,都被夏侯毅严词拒绝了。

    金军攻城的那一日像是有哪个总兵做大寿,萧祺和一众守将都跑去祝寿了,哨口无人把守,金军不费吹灰之力就闯了进来。

    自然,萧祺等人连挣扎都没有。直接就投降了。

    对此,夏侯毅只能闭目,无力地让人去催西平伯进京勤王。

    西平伯常年驻守西北,早一个多月前夏侯毅就让他进京了,可前前后后催了近一个月,西平伯还在路上!

    夏侯毅大概知道,西平伯是在故意拖延了……

    自金军入关,大夏的官员投降的还少吗?不肯降的都已经死了。

    嗬,像他现在这样众叛亲离的,真的不多了。

    几个大臣跪倒在乾清宫前。痛哭流涕地哀求,说苏鸣丞带人打过来了,就快到燕京城了,燕京留下的兵力和皇宫的守卫是挡不住苏鸣丞几十万人马的。趁现在赶紧逃到金陵去吧!金陵也有一套机构,先弃了燕京城,不愁以后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夏侯毅神情木然,恍若未闻。

    东山再起?

    大夏祖祖辈辈都在燕京定都,到了他手里,就要迁去金陵?

    他并不是想和先辈攀比。可骨子里固有的骄傲却不容许他这么做!

    自然,若是不愿迁都的话,要么等死,要么被俘。

    若注定了自己是亡国君,他想,他还是有最后一点尊严的。

    在梦里他选择自尽,不是没有道理。

    夏侯毅轻轻叹了口气,不去回应那些大臣,让鲁淳赶了他们回去。

    沐皇后带着太子跪到他面前来了。

    她跟那些老顽固一样,都是来劝他逃命的。

    “皇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古有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磨一剑,大夏还有机会,皇上您也还有机会的!”沐皇后满眼泪光,拉着太子求他的父皇。

    太子才五岁,母后说什么他便照着做,稚声稚气地哽咽道:“父皇,去金陵吧!朗儿陪着父皇,朗儿乖乖听话……”

    太子说着就哭了,尤其看到自己母后哭得难过,就也跟着一样泪流满面。

    夏侯毅瞧向太子,淡声问道:“谁教朗儿说的这些话?”

    沐皇后微微一窒,太子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母,母后……父皇,母后想要父皇好好的。”

    夏侯毅蓦地便笑了。

    “皇后……”他慢声一字一顿:“想要朕好好的,还是皇后想自己好好的?”

    沐皇后的脸色有些发白,转而伏在地上哭泣:“皇上,臣妾自然希望皇上能一切安好,无论龙潭虎穴,臣妾都愿意陪着皇上共闯,同生共死!”

    沐皇后说得情真意切,夏侯毅似有所动容,缓步走下了龙椅,来到沐皇后面前。

    沐皇后泪眼朦胧地抬起头,眸光缠绕,情意绵绵。

    “皇后……”

    夏侯毅蹲下,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慢慢挑起,深深地看进她的眼里,“可是皇后,朕并不稀罕。”

    不稀罕有你沐雪茗陪着!

    沐皇后如遭雷击,浑身发软。

    掐着她下巴的修长手指狠狠用力,刺痛一路蔓延,却怎的也抵不过心殇。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沿着面颊淌下,滴落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师兄……”沐皇后轻声地唤。

    夏侯毅眸色一下变得黑渗渗,用力地将她甩开,“不要唤朕师兄!你不配!”

    沐皇后的额头磕在坚硬的青石地砖上,又冰又疼,太子扑过去扶她,沐皇后却动也不动地倒在地上。只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颀长挺拔的身影。

    一如既往的清俊,只是此时的面孔,再不如从前一般温润平和,而是充满着阴狠暴戾。尤其……在对着她的时候。

    他鲜少这样对自己大呼小叫。他们之间一直相敬如宾,她看得出来,他只是不想花精力应对自己。

    他愿意应对的……只有那个人罢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她都已经死了,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沐皇后大声嘶喊:“你不公平!你从来都对我不公平!我难道连一个死人都比不上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