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结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声音,是索菲娅。

    “林,一路辛苦了。”

    被他叫做林的男子淡淡嗯了一声,屋子里传来倒水的声音。

    萧暮优大气不敢喘,恨不得马上变成蜡像。

    叶湛每次做任务的时候,都要这样提着一颗心,随时面临未知的危险吗?

    一想,心疼他。

    “那个东西,卖了三十亿。”索菲娅的话语里带了丝小小的得意。

    萧暮优心里一惊,三十亿,这不是他们出的价钱,难道她真的反悔,与别人重新达成协议了?

    那么叶湛是不是就危险了,索菲娅会放他们离开吗?

    虽然紧张的要命,但她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三十亿?倒是超出我的想像。”说话的是那个叫林的男人。

    索菲娅的双臂勾住男人的胳膊,撒娇的说:“林,人家好想你。”

    作势要去亲他的唇,却被他用手挡开,神色冷漠的开口:“我饿了,陪我去吃东西吧。”

    索菲娅索吻不成,脸上带了三分怨气,但好像是习惯了,一挽男人的手臂,恢复了笑脸:“好吧,我为你新请的厨师,意式口味。”

    萧暮优很好奇索菲娅的这个男人是谁,听他说话的声音,十分好听,想必人也长得不赖。

    她大胆的伸出半个脑袋,恰好看到他们走到门边,那男人侧着脸,全貎不清,但是轮廓刀削般精致,在她所能看到的这边面孔上,有一记纹身,从眼睛上方贯穿脸部,有人把纹身纹在脸上,而且还能纹得这样帅气,她由衷的花痴了。

    忽然想起来,叶湛似乎说过这个人,这里的侍从都称他为姑爷,是索菲娅的丈夫,好像叫林近枫。

    收回目光,萧暮优随意一瞅,竟然发现书柜后面有一个暗格,做记者的八卦心理又开始作祟,她伸出手,轻轻的将它拉开,暗格里面放着一个信封,她的第一反应是私房钱,可是拿出一看,竟然是几张照片,只是这照片上的人她却是认识的。

    虽然那时候,她还很年轻,但是那种风华绝代的气质也只有冷墨琛的母亲才能得天独厚,万人艳羡,真的是个极美丽的女子,只一眼,便无法忘记。

    照片背后,是几个苍劲的大字:“我的沫沫”。

    真是她,冷墨琛的母亲,秋沫。

    这个屋子的男主人,为什么会藏着别的女人的照片呢?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是他曾经或者现在依然深深爱着的女子。

    不久,她听见外面响起了低低的口哨声,一下,两下。

    萧暮优知道这是叶湛的信号,她将东西放回原处,然后从柜子里钻出来,推开门,果然没有看到那两个侍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装做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门,就被抱进一个宽大的怀抱,叶湛紧紧搂着她,怕会失去一般,他强壮的臂膀圈着她娇小的身子,似乎想要把她整个揉进自己的骨髓。

    天知道,他有多害怕。

    从十七岁的时候便开始做特工,他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怕过,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我没事,我没事。”萧暮优拍拍他的背,安慰。

    真的没事吗?可是她手心里和背脊上都沾满了冷汗,那颗心,跳得似乎要从嘴巴里蹦了出来,她咬了咬叶湛的肩膀,小声说:“你们这些人,都是什么心理素质啊。”

    她想哭,她真的很害怕,可是她只是咬着他的肩膀,坚定的再次开口:“索菲娅说,那张磁盘,她卖了三十亿。”

    “果然是这样。”叶湛松开手,长指穿过她微湿的发梢,认真的说:“我们现在想活命,只能乖乖的交出这二十五亿。”

    “没关系,我们赚了五亿呢。”萧暮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全在这里了。”

    叶湛会心一笑,亲亲她的额头:“好吧,感谢你这么聪明的脑袋。”

    两人正说话间,就听见敲门声,不久,胡桑闪身而入,依然是面无表情,但口气中却带了丝凝重:“趁现在,逃。”

    “不能逃,何况,逃也逃不出去。”叶湛冷静的朝胡桑摇摇头:“索菲娅只想要钱,所以,钱可以买命。”

    “那磁盘?”

    “是命重要还是磁盘重要?”

    胡桑不语。

    门外却有人接话,银铃般的笑声,正是索菲娅。

    她拍着细长的手,笑说:“其实一开始,我就没想过只做一家生意,你们双方,一方出钱买货,一方出钱买命,这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叶湛冷笑:“你的目的达到了,钱我也会给你,放我们走。”

    “我做生意是很讲信用的,只要你告诉我支票的密码,我自然会安全送你们离开。”

    “这句话,我要见到外面的天空才能够相信。”叶湛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

    索菲娅勾唇一笑:“你们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你也绝对不会跟钱过不去的,不是吗?”叶湛冷冷的驳斥:“我们只要命,不要钱,命是自己的,钱是政府的,没人会那么想不开。”

    索菲娅皱眉思索了片刻,目光落在叶湛冷凝沉静的面孔上,她心里一惊,这男人的眼睛怎么看起来这么熟,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只不过这双眼睛里却透着森森的戾气,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退一步想,只要自己收到钱,何必跟这种男人做对。

    她终于点头:“好,我放你们离开,但是,记住,不要跟我耍花样,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我一句话,你们就将永远回不去自己的国家。”

    索菲娅遵守了她的承诺,一直将叶湛三人送出大门外,进来时看到的铁门与城墙又重新回到视线中,时间慢的,好像是已经过了半个世纪。

    “密码。”索菲娅闲闲的站定。

    支票已经交在了她的手里,她现在只需要一串数字。

    叶湛眯了眯眼睛:“狙击枪的射程是1800米,我们从这里走出1800米后,我会把密码用短信发给你。如果你没有接到密码,你可以追上来,我们逃跑的机率很小。”

    “你还是不相信我?”

    “你有让我相信的理由吗?”

    索菲娅冷笑,咬牙说:“好。”

    叶湛牵过萧暮优的手,对胡桑说:“走。”

    1800米,不近也不远,但是时间足够索菲娅冷静下来分析,如果她不想放过他们,1800米内,她就可以动手,如果她不动手,他们才算逃过一劫。

    每一步,叶湛都走得十分小心,因为后面对着的无数枪口,只要索菲娅反悔,他们就会立即没命,他也不过是在赌博。

    他紧紧攥着萧暮优的手,低声说:“别怕。”

    萧暮优眼睛坚定的摇摇头:“我不怕。”

    她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温暖而有力,她跟随着他的脚步,深深浅浅,却步步切合,有他,她便不怕。

    这一路下来,三人都出了一身汗,庆幸的是,后面并没有枪声。

    叶湛将萧暮优护到自己的身后,拿出手机将密码发了过去,信息方一发出,他便拉着她向前奔跑,虽然已经到了安全距离,但是只要不完全脱离索菲娅的地盘,就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安全。

    三人穿梭在丛林中,透过树叶的缝隙,可以看见远处大片种植的罂粟花,美得眩目。

    不知跑了多久,等他们停下来的时候,萧暮优一下子瘫软在叶湛的怀里,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她从来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路,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只是跑啊跑啊。

    叶湛心疼的抱着她,轻吻她汗湿的额头,一只手摘掉她衣服上沾着的枯枝杂草。

    胡桑面不改色,站在一旁警惕的看向四周。

    寂静的丛林里,偶尔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声,萧暮优喘息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静下来,红着脸说:“我是不是拖你们的后腿了。”

    她发誓,她真的已经很尽力的奔跑了,虽然跟他们这些受过训练的人比不了。

    叶湛摇摇头,笑意温柔:“不,你很good。”他竖起大姆指。

    萧暮优咧着嘴笑了。

    “有埋伏。”一直没有说话的胡桑忽然声音紧张的喊道。

    叶湛急忙将萧暮优拉起来,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山头,那里草木蠕动,果然是藏了人。

    “是索菲娅反悔了吗?”萧暮优看他们两人的脸色凝重,知道情况很糟。

    “不,是自由党的人。”叶湛接过胡桑递过来的枪支,利落的装上子弹。

    这一系列熟悉的,就如做了千万次的动作让萧暮优莫名一阵心酸,在她看不见的他的世界里,他曾经多少次这样低头装卸子弹,又有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如果她没有跟他一起来出这次任务,她或许永远也想像不到,他的世界,是怎样一种危险与恐惧,他却要一次次的面对这种危险和恐惧,将它们变成习惯。

    叶湛抬起头,视线在她和胡桑的身上转了一圈,将萧暮优轻轻推到胡桑的身旁:“自由党这次是有备而来,他们的人一定不少,所以,我们三个必须要分头行动,我去引开他们,你们马上回泰国。”

    “不,我不要跟你分开。”萧暮优上前一步,却让胡桑抓住,这人的力气大得很,固在她身上的手就像是铁钳子,她恨恨的瞪他,他熟视无睹。

    “萧暮优,听话,我们不能两个人都死掉,我们还要安安,必须有一个人回去照顾她,而且,资料都在你的脑子里,你要将它们带回去,完成我的任务。”他说得郑重,就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萧暮优用力想挣开胡桑,无果,她回头咬在他的黝黑的手腕上,他面色不改,任她将他的手咬出血来。

    她终于无力,哭着求他:“放开我,我不要他一个人去冒险。”

    “萧暮优。”他大步跨过来,扳过她的脸,冷冰的唇落在她的唇上,用力的吮吸着,好像是将身上所有的力气与情感都交付在这个吻上,带着依依不惜,带着留恋疼爱,她只能抓住他的手臂,胡乱的回吻着他。

    不要,她不要他走,他们要一起回国,平平安安的回国。

    从脖子上扯下那条项链,用力的塞到他的手中:“这是给你化劫的,你戴着它。”

    他伸手接过,闭目,再睁眼,眼神变得绝决,丢下一句话:“照顾好我们的女儿。”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耳边只余沙沙的脚步声,然后那人便没了踪影。

    萧暮优跪倒在地,眼泪顺着指缝滚落下来。

    胡桑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往肩上一扛,迅速的向着反方向跑去。

    等他们终于到达一块平缓地带,胡桑才将她放下,她一屁股跌坐在潮湿的土地上,眼神空洞。

    蓦地,远处一声枪响,又是一声。

    她的心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手指紧紧抓着身下的泥土。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叶湛与对方一路周旋,勉强甩开了他们,但对方人多势众,这处地方也藏身不了多久。

    手伸进衣兜,从里面拽出一条链子。

    两只蓝色的海豚交缠在一起,彼此深情的对望。

    嘴角溢出温柔的笑意,将项链带上脖子。

    算命大师说,这两只海豚可以助你化劫,他从来不信邪,但是这一次,他愿意相信那位大师的话,只因为,他有无法割舍下的所爱,他的妻子,他的女儿。

    天色渐渐的转暗,独特的地理环境似乎十分适合躲藏,他倚在岩石后面,望着远处天际上悬挂着的明月。

    忽然想起一句话:天涯共此时。

    他与她,同看一轮明月,便够了。

    正要闭上眼睛睡一觉,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刚要探出去张望,几柱刺眼的灯光照射而来,他所藏身的地点一丝不漏的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

    他看见雷笙站在不远处,身后是空洞洞的黑暗,无边无际。

    他的脸在月光中似乎罩了层神秘的面纱,那冰冷的笑容就在这张脸上绽开,黯了今晚的月色。

    叶湛站起身,四周响起数声子弹上膛的声响,不用猜,便也知道此时有多少枪口正对着他。

    雷笙没有动,声音低沉的传来:“祭夜,幸会。”

    身陷囹圄,他似乎也不需要解释什么了,右手缩在袖子里,握紧了。

    “原来真的是你。”

    叶湛笑了笑,笑容中没有温度:“我们都没有猜错。”

    “可惜胜的那个是我。”

    “那么,恭喜。”

    他忽然抬起右手,周围顿时紧张起来,他却将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在雷笙震惊的表情中,平静的说道:“活着并不代表赢,死亡也并不代表输,雷笙,你和我,都不是赢家。”

    雷笙眯起眼睛,“你敢对自己开枪?”

    他笑,大无畏:“一名优秀的特工,他的原则是,绝对不能死在敌人的手里。”

    指微屈,扣动扳机。

    ******

    萧暮优见胡桑正在不远处取水,她悄悄的站起来往后退,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转身就跑。

    胡桑听见声音,眉头一皱,扔掉水壶便追了上来。

    萧暮优跑得再快,也不过是个女人,没有多远就被胡桑抓到。

    她对着他,没有大喊大叫,而是十分平静的说道:“你也不想看到叶湛死是吗?我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他。”

    胡桑脸上没有表情,显然,他并不打算相信萧暮优的话,凭她,能做得了什么?

    “胡桑,你信我这一次,那个人,他一定会帮叶湛的。”用手指了指远处,正是他们从索菲娅那里逃出来的方向。

    “你疯了,还要回去?”

    “我们必须回去。”萧暮优此时倒能保持冷静,“你认为我们两个人能顺利逃出他们的包围圈吗?”

    胡桑不语,因为他也不敢肯定,就算叶湛引开了那些人,但并不保证他们可以顺利逃脱。

    “所以,我们一定要回去,不但可以救叶湛,也可以救我们自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