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5.第475章 行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没说话,被他牵着到里头来,扶我在椅子上坐下,倒来温热的茶,说:“就在这里说话,外头风大。”

    “容朔,父皇问婚期了。”我垂下眼帘低语,“你确定要娶我吗?”

    “应该是我问你是否确定要下嫁才对。”他笑,将不知从哪里取来的薄毯盖在了我的肩头,“至于我,若能娶你,娶自己喜欢的人,是容朔三生有幸。”

    闻言心头一动,益发将手里的茶杯握得紧,左胸里那颗心怦怦地跳,茶水的温热仿佛顺着手臂爬到了脖子根。

    “初……初龄。”他第一次唤我的名字,语气间带了丝丝颤抖,“我喜欢你,可你、真的愿意下嫁于我?”

    我闷了半日,也不敢抬头看他的脸,终是自己也忍不住了,才轻轻“嗯”了一声,可这一答应,心里头那些乱七八糟的委屈竟冒出来,哽咽道:“只是有太多事情弄不明白,我心里很乱。”

    “明源的事?”

    我点头,抬起脸瞧他,那神情竟有些陌生,顾不得去考究他怎么了,只是道:“能帮我找到他吗?我不要任何人来向我解释,我只想问他自己,听他亲口说了,我才能安心。不然……就算嫁给你,我也不会快乐起来,我放不下他。”

    他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答应我后,红唇又微动,却半晌没再说出一个字,我将茶碗递给他,“冷了。”

    他接过,却顺手捏住了我,沉色问:“初龄,如果明源不是出家人,你是不是更想嫁给他?”

    “嫁给他?”反问之余,我竟有些生气,冲他嚷嚷道,“容朔,婚姻大事是儿戏吗?可以有排队挨个儿嫁人的吗?什么叫可以的话更想嫁给他,难道你以为我愿意下嫁给你,只是把你当替代品?不对不对……”

    我有些糊涂了,闷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着比我更茫然的他说,“明源是我的朋友,仅此而已,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胡思乱想。”

    “朋友?”他好像有些尴尬了。

    我抽回自己的手,将毯子裹紧,扭过头去再不想看他,可容朔却坐到我面前来,很正经地问我,“那这样的朋友还有吗?”

    “有啊!”我扬起下巴,但气势随即就弱了,“可也找不到了,我大概不能有朋友。”

    “谁?”

    我哼道:“柯里颀啊,我还能有什么朋友?我可是在宫里长大的,出宫唯一能去的地方也只护国寺而已,难道你们以为我真的被父皇宠得可以为所欲为?”

    容朔看起来竟有些高兴,很好心地说:“你放心,我会把他们找来的,明源就算了,柯里颀的话,还可以邀请他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懒得接话,他却又正经地对我说:“往后这样的朋友,能免则免吧。”见我不明白,且要生气,他接着说,“在护国寺见过你和明源有多亲昵熟稔,去姑苏的路上也见你和柯里颀谈笑风生,那会儿没什么,可现在想起来心里就会不自在,不愿他们靠近你,不想他们靠近我的未婚妻。”

    呆呆地听他说完这句话,他眼睛里帜热的东西感染了我,才冷下的脸颊脖子又热起来,还有小小的得意和暗喜忍不住爬到脸上,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容,只知道自己很开心很开心。

    静静地对视,谁也没有再说话,阁楼里静谧得,叫我能听见他平稳的呼吸声。

    “我可是公主呢,你这样子,好没规矩。”我矫情一句,笑道,“不过……本公主很高兴。”

    他竟欢喜极了,脸上的笑容那么好看,兴奋地说:“看到你笑才安心,不要总是哭,不管天下发生什么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现在你只是个小公主,将来也只是我的妻而已。”

    “姐姐曾问我,要不要选择一辈子做个小公主,我拒绝了。可是容朔你知道吗?回京以后我才发现,我好像除了做个小公主外,什么都做不了。”我将静谧的屋子看过一遍,叹道,“我心里明白,我是被父皇软禁在这里了,你虽然能来,可我出不去了。好像谁也不想让我看到外头的纷扰,他们对我的保护在我看来,却是禁锢。”

    “皇上怕你受伤害。”容朔正色,“现在京城有些乱,过了这一阵就好,不会在这里待一辈子的。”

    “不要怪我冲动鲁莽,他们是我的兄长和弟弟,是我至亲的人,而明源也是我十五岁前,枯燥的生活里最大的快乐之一,我谁也放不下。”我的语调益发柔弱没有底气,“我好怕四哥身上的血是明源的……如果是我胡思乱想,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所知有限,很多也是猜测,所以不能对你言明,万一事实与我所述相悖,失信于你事小,若因此闯祸就糟了。”他认真地对我道,“你安心在福山待着,至少相信皇上吧,他不会让他的孩子们受伤害。而明源的事,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查清。我和他也算是朋友,我也想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我听你的。”心里踏实许多,我晃了晃他的手道,“人真是奇怪,那会儿我狠毒你了,可是现在只有你能让我安心,父皇和母后也不能了。”

    他笑道:“我也常后怕,心想当初总算没把你逼急了,不然十个脑袋也不够你砍。”

    我扑哧笑出声,他又道:“有些事还是可以对你坦白,你想啊,你是高贵的公主,我一介臣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能冒犯你悖逆你。”

    我恨恨地点点头,“你知道就好!”

    容朔的笑容里有一丝狡黠:“所以路上我会那样对你,其实是有金牌令箭在手。”我大惑,他得意地继续说,“出发前皇上单独见了我,他说因为那些事你一定恨我厌恶我,让我把你接回来其实是很困难且自找麻烦的事。可皇上说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憋太多事在心里,他只想你快快乐乐的。可你太善良单纯,凡是顺着你的人都觉得是好人,你会不忍心去伤害他们,那有心事自然也不会吐露。所以想让你打开心扉,就要逆着你来,逼急了你才行。皇上说只要不伤害你的身体,允许我做任何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