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江南秀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孝康五十七年十一月十三,大雪。

    后来人们才知,原是有惊天动地的事要起,老天爷才要大地缟素。

    孝康帝崩,新帝登基的消息传到江南时,已是腊月,家里本该忙着准备过年,然因大行皇帝薨一切从简,宁嗣音长那么大,头一回消消停停过个腊月。

    这日是腊八,小丫头送来腊八粥,一边说:“真是奇了,表舅老爷竟来了我们家,我听周妈妈讲,太太嫁给我们老爷那么多年,这个表舅老爷从不承认有我们这房亲戚。当年老爷受牵连出事儿时,太太带着大少爷登门去求,表舅老爷连门都不开,叫一个小厮送出来二十两银子就把我们太太打发了。当年太太就发愿,这辈子也不认这门亲戚,没想到他如今竟亲自登门,倒不嫌弃我们家寒碜了……”

    丫头口中的表舅老爷,便是宁府太太蓝氏的表兄梁富硕,因与先帝梁淑妃是宗亲,从来自恃颇高,因嫌弃表妹嫁给了宁老爷这个穷教书先生,故而与她十几年不相往来。

    宁嗣音今年十七岁,当年父亲险些出事时她还是襁褓里的奶娃娃,对这些往事不甚了解,丫头这么说,她听听便罢,唯惦记家里来了客人该不该去行礼。

    正寻思着,外头熙熙攘攘来了人,宁夫人打头进来,亲自掀着门帘让进来一位贵妇人,那贵妇人一身镂金丝牡丹如意缎袍,坎肩上的风毛洁白如雪,似上等狐裘,发髻上只缀翡翠珍珠,稳重而华贵。相形之下,只穿了蝶纹棉袍的宁夫人显得黯然无色。

    嗣音还未反应过来,便有母亲拉了自己到那贵妇人面前说:“音儿,这是你表舅母,快磕头。”

    嗣音顺从地跪拜下去,那贵妇人忙搀起来,顺着从手腕上褪下一只金钏戴在嗣音手上,再上上下下将外甥女儿打量,啧啧道:“真俊,好模样好模样,难怪说外甥像舅,这孩子还真有几分像你的表哥,一会子他瞧见了也一定欢喜。”

    “嗣音啊,快去换一件衣裳,一会儿随娘去见你舅舅。”宁夫人这般说,一边搀扶那舅母到一边坐,嗣音依稀听得母亲说,“性子是温和的,只是骨子里是要强的犟主儿,从小随他哥哥一起念书,他父亲也由着她,针凿上我虽盯着,却总不大好,往后还请嫂嫂多费心。”

    那舅母则说:“不打紧,去了那里,还凭她做什么女红。”

    再后来,嗣音去了里间换衣裳,便听不见了。只是她本想穿那身新作的素藕色棉袍去见客,但周妈妈却说不可,而从箱子里翻出来一身她很少会穿的绯红色吉服,还给她梳了八宝髻。嗣音猜想母亲是怕自己太朴素,叫舅舅瞧不起。

    穿戴齐整后出来,表舅母又是赞叹一番,继而便和母亲一起领着自己去了外厅,那里父亲正陪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说话,男人一见自己就呵呵笑开:“好模样,有我梁家的品格,表妹啊,你好福气。”

    嗣音跪下磕头,喊了:“舅舅。”

    富硕很满意,悠悠地转头问妹夫,“我也不强人所难,你若舍不得我也不能抢了这孩子去,好妹夫,我再问你一次,舍不舍得?“

    宁老爷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妻子,终究咬牙一点头,“往后,嗣音就是舅爷的闺女,姓梁了。”

    “爹……”宁嗣音惊呼,她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已无力挽回。

    富硕站起来,立到嗣音的面前,已没有了方才的和蔼,绷着一张脸严肃地对嗣音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梁富硕的女儿,记住,你姓梁!”

    宁嗣音,确切地说,此刻已是梁嗣音,她的人生因为这姓氏的改变,开始了全新的篇章。

    次年,新帝改元隆政,朝廷选秀,江南两军守备梁富硕之女梁嗣音入册参选。一架马车,把江南生江南长的嗣音,送入了京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