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家族黑历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便在说话和礼仪上屡屡出错,被那位看他不顺眼的少君,也就是正室夫人撵到厩苑思过。

    不幸中的万幸,从残留不多的记忆里,赵无恤學会了上古汉语。先秦的华夏音韵,小舌颤音非常多,在现代人听来跟藏语差不多,极其古怪。但或许是身体习惯的优势,他并没有遇到可怕的语言障碍,在多练习几次后,感觉还算顺口。

    仅仅过了一旬,也就是十天后,他的嘴巴便溜得能够坐在这里,跟圉童、牧人们说书了。

    赵氏祖先以牧马驾车闻名于虞夏殷周之际,后世子孙虽然成了养尊处优的卿大夫,却也没全然忘记祖宗的老本行。这厩苑里不乏燕、代骏马,以及从秦国请来的相马能手。

    照料牲畜的圉、牧,也就是放马童和牧牛人,更是不计其数,他们大多头发乱蓬枯萎,衣短褐。现在,在朝食前的难得闲暇之余,却一股脑地围在了赵无恤周围,瞪大了眼睛等待着什么。

    赵无恤见人差不多聚起来了,便轻咳一声,对着众圉童、牧人说道:“今天,我就给你们说说那东海石猴跟随唐三藏……不对,是辅佐大周穆天子西行的故事!”

    这开场白惹得圉童、牧人不安而期待地扭动肩膀。

    无恤捏着马鞭侃侃而谈:“在齐国东海外,还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山中有一名山,唤为花果山……”

    “小君子,齐国在哪啊?”有个瘦高个圉童愣头愣脑地问。

    赵无恤用手里的鞭梢敲了下他的脑袋:“就你问题最多,这齐国,就在我晋国的东边,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上一千里,就到了。”

    圉童、牧人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对他们来说,一生的活动范围也就是百里,甚至十里之内。

    千里?不可想象,不可想象。

    这位能知道千里之外故事的庶君子,在他们眼中便几乎等于泰一神的使者,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赵无恤的目的,其实只是用来打发无聊的生活,先秦的娱乐项目少得可怜,而作为不受待见的家族庶子,红袖添香?欺男霸女?飞鹰走犬?这些事情就不用想了,在用故事逗姐姐开心前,就先拿这些圉童、牧人们练练嘴。

    嗯,以后或者可以找人把赵氏孤儿的传奇故事也记录下来,好混淆视听。

    公元前五世纪的华夏,还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神话体系。

    人们知道东皇泰一,知道西王母,知道女娲伏羲,但春秋可没有佛教,更没什么和尚。佛祖释迦摩尼现在大概还是个小屁孩,在尼泊尔某座长满菩提树的王宫里满地乱爬。

    于是唐僧的角色,就被赵无恤恶趣味地换成了曾经西行前往昆仑山,与西王母相会的西周天子穆王。赵氏老祖宗赵造父的角色,他也想好了,就是赶着白龙马车,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沙悟净替身。

    不知不觉,故事也讲到了第一回的结尾,“却看石猴瞑目蹲身,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

    至此,他却戛然而止,从马槽上站起身来,伸了伸腰,而眼前的一众牧童还蹲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在等下文。

    在他们十几二十年的生命里,从来没听过这么有趣的故事,乡射礼时三老吟唱的那些拗口诗篇,他们听得云里雾里;宗族祭祀时,巫祝为祖先阅读的颂词,更是一字都听不懂。

    眼见赵无恤停住不说,圉童、牧人们心里像是被狗尾巴草挠过似的发痒,但是,有人却比他们还要着急。

    “然后呢?瀑布里有什么?石猴当上猴君了么?”

    却是赵无恤身后先传来如银铃般的少女声音。

    赵无恤回头一看,却见身后有一位绝美的姑娘,正津津有味地听着他的故事。

    她发如青云,双眸清澈明亮,唇如樱桃,身着缀满红色小花的曲裾深衣,一双能让后世足控们喷血的玉足踏着木屐,从裙摆下只露出了薄如蝉翼的洁白足衣。

    正是他的姐姐季嬴。

    宗主赵鞅共有四子一女,其中最疏远的是被称为“贱庶子”的幼子无恤,而最宠爱的则是四女季嬴。

    有趣的是,小季嬴在几个兄弟里,却偏生跟无恤最亲近。在赵无恤的记忆里,这或许是因为两人在一场大疫中,同时失去了各自母亲的缘故,随后便将同样孤苦伶仃的对方视为同类,惺惺相惜。

    虽然重生后已经见过季嬴多次,但赵无恤仍然不由得从内心发出赞叹:这姑娘只比他大几个月,现在才十三岁,尚未到及笄之年便生得如此绝美,长大之后,定然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

    同时他心里也不免遗憾。

    “唉,可惜是姐弟。”。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