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阿正(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少年落满阳光的手白皙柔和,却泛着军营中粗粝风沙的气息,掌纹坚韧。

    看着周正的手,齐漱有一丝的走神,眼前白光荡漾,余光满塘荷叶的碧染上了天。

    一晃眼当年那个乱发蓬松、笑脸满街跑的小家伙已经长大,早早地在军营历练,在战马背上驰骋。连伸向自己的手都变得指节凌厉,说的话声音虽轻柔,却也染了这京城男子的强势不羁。

    周正望着齐漱水波般柔亮的眸子,胸脯微微起伏了几下,却一点不为自己的小心思感到羞耻。

    周雨瞧着对视着的二人,撇撇嘴。小弟弟也要去陪着人家了,她这当姐的,怎就成了摆设,没人搭理了呢?

    齐漱一笑,拿下头顶的荷叶,轻轻盖在周正手上。

    “阿正,你又忘了?不能随便牵人家小姑娘的手。”齐漱在那荷叶上拍了两下,笑眸盈盈瞧他。话虽是指教,目中一丝的责怪都没有。

    阿正缓缓眨眼,隔着荷叶抓住她的手。

    齐漱呆愣住了,新鲜荷叶被少年直接握住,下面就是自己的手。荷叶冰凉凉的触感,少年的手心却热烫,一刻便透过荷叶传到她手背上。这感觉,在太阳突然发烈的熏晒下,异常的舒服,从十指嗖嗖往上传到心窝。

    周正理直气壮:“你不是小姑娘,你比我大呢,是姐姐。我还帮我姐梳过头呢!这没什么!”他摇摇荷叶下她软软的手,直觉如果去掉荷叶,自己会更喜欢。

    周雨不动声色地睨了他一眼。他什么时候帮自己梳过头……

    齐漱试图从他手里抽出,却没如愿。虽然这感觉她喜欢,但是不代表她就要一直被这孩子这样抓着手。

    她微微蹙了眉,瞧着背光而立的周正,“阿正,用你姐姐的话说,今天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没吃药?怎这般冒失?”

    “……”周正看她身后的周雨,默了一下,以后不能让姐姐跟嫂子学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还跟齐漱学嘴。

    “我姐姐一日不说话嘴巴就痒痒,你可不能只听她说。我身体无恙,为何要吃药?”

    就算有什么事,看见你也便好了。你便是我最好的良药。

    他微微松了力气。

    齐漱以为自己自由了,登时就将胳膊往回收,也下意识的往上看他。迎着万丈倾泻的阳光,隐约见周正脸上朦胧的笑,她一愣,发觉哪里不对……

    瞧着齐漱窃喜又发愣的模样,周正心里软软的,手下却是丝毫不犹豫。一松一紧,巧劲儿一拉,坐着的齐漱就被前方的力道拽了起来,整个人就依靠着手腕上的引力,朝周正扑了过去……

    “唔”,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齐漱低呼出声。人起来的时候,荷叶掉落,齐漱眼看着周正罩着银灰袍子的胸膛越来越近,耳边轻风猎响一瞬,嘭一下,结结实实撞进了他怀里。

    被撞的鼻子酸懵,麻劲儿蹭蹭地往上蹿。

    小舟轻轻晃动了几下,并没有大起伏,碰着一边的荷叶沙沙响。

    待鼻尖的不适消失,齐漱微微抬头,一下就回神儿了。因为突然被拽,她现在都还紧紧揪着周正的衣服,而另一只手则紧张地抱着他的腰……

    眼前,周正清亮却格外深邃的眸子含着笑,迷迷蒙蒙盯着自己的脸。齐漱脑门一热,有东西在里面噼里啪啦燃烧起来,和着胸口极力跳动的心脏,只觉整个人都要炸了。

    湖水荡漾,清水的凉气和荷花的清雅香气扑面而来,心旷神怡。周正手下软软热热的,那是齐漱的细腰,搁在手中是少女绵软娇柔的触感,出奇的舒服和喜欢。他无声笑着,果然是久违的暖心。

    第一次见面就被自己抱,现在还是傻不愣登地投怀送抱,这要是落到别人手里,她得被占多少便宜啊!媳妇儿果然还是从小培养比较好。

    “松手!”齐漱立马双手推他,身子却又被往前带了些许,更贴紧了周正的胸膛。

    “你不是担心掉进水里吗?我抱着你,就没事了。跟我在一起,不会有事的。”周正一笑,双眼浅浅弯了下去,像山间转了弯的清溪。

    今天果然是没有吃药就出门,犯病了!

    齐漱腹诽着,小脸极力往后仰,肩膀和颈窝却还是和周正的身子紧挨着,热闹闹地摩擦起来。

    少女细嫩的下巴微微擦过自己的,带着一刻不停歇的触感缠绵上许久,周正眉头浅蹙,揽着齐漱腰身的手稍松了些。

    齐漱瞅准机会,一使劲儿就往回缩,人脱离周正掌控的时候心里还窃喜了一番。结果下一刻脚下被船舷上突起的木头一绊,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往后仰躺过去,一瞬间,天翻地覆,绿叶后倒,蓝天扑近,心跳在耳边炸开。

    忽然腰间一紧,熟悉的温热拉近,人又戏剧般的栽进面前人的怀里。

    而周正却没再调侃他,抬着下巴往天上看。

    船头的周雨也触电般仰头,双手微颤,似是紧张又似惊喜。

    齐漱瞧着少年洁白如玉的下颌,倒三角一样窄瘦,骨骼匀称肌肉线条紧实流畅,阳光下白瓷一般美好。她也顺着两人的视线往上看,似乎要印证天上有东西,她仰头的同时,一声苍厉的鸣叫划破了寂静的夏空。

    是鹰。

    在几人头顶盘旋几圈,双翅展开落下一个小小的影子。

    “这里怎么会有鹰……”

    齐漱低喃着。不想周正眉目压低,锋利地望着上空的苍鹰。似是鹰有灵性,尖锐的黑眸亦睨着周正,下一刻,俯冲而下。

    “小心!”

    齐漱一双眸子快要睁裂,抓着周正的衣服就将人往自己这边拉。

    周雨蹭地站起,一脸怒喝去拉二人,“苍濂放肆!”

    三人慌乱的动作让小船飘飘摇摇,撞得周围的荷丛乱晃。而头顶的鹰却一秒比一秒大,挣动的几个动作后,竟已到了能清晰看见它浑身苍厉的羽毛翅角,一双鹰隼暗寂又锐利。

    齐漱霎时出了一身冷汗,却连周正的一个脚步都没有拖动。

    他似是想跟这只鹰杠上似的,一动不动。难道是想等它下来再一掌打死它?

    两个女人手忙脚乱地耸晃着要将自己互离危险地区,却没想到以这鹰俯冲下来的气势,这条船都会翻到水中……

    本该有些急躁的,但周正偏偏心里一阵暖,这是他姐和他的……未来的媳妇儿,都护着他!

    真好。

    两个女孩子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却是没能将人动一下,而鹰隼越发尖利的时候,一阵温和的力道将两人往后送了出去。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