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阿正(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周正九岁那年的夏天,瑾泽正处在好动好问的时候。虽然比着其他孩子要懂事许多,但到底还是孩子,每日都缠着这个眼亲的小叔叔问东问西。周正都耐着性子随着他杂七杂八的问,但这些问题多是他也不太懂的。比如说,瑾泽到底是如何出生的……

    “小叔叔已经与你说过多次了,你是从嫂子肚子里跑出来的。”

    周正将横跨在自己双腿上,脸色却十分严肃的瑾泽抱起来。两条不再圆胖的小细腿便耷拉在他眼前,瑾泽正扁着嘴盯着他。周正讨好地朝他笑笑,手臂一转,瑾泽又侧坐在他腿上。

    “我说的是真的,比其他人告诉你的都真的多,只是你为何会在嫂子的肚子里……日后你长大了,就会知道的。或者,你直接去问你心姨,她现在正怀着孩子,而且在嫂子跟前学了不少医术。”

    瑾泽目光严谨,望了他好一会儿,见他也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毫无惧意,遂软了身子,从他腿上滑下。

    “那好吧!”

    周正嘴角一丝无奈的笑,小家伙儿,自己一个大他七岁的人,会怕他?

    瑾泽自个儿往门口走着,步子踏的又稳又正。周正瞧着他小小的身板儿,目光缓而柔,轻轻笑了笑。

    “你笑什么?”瑾泽转身,板着脸,小大人一样站在门正中央,一副要把门口挡住的势头,“让我猜猜……”

    看着小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托着下巴骨碌碌转眼珠,周正好整以暇坐着,等着听他的话。

    “今日是你难得的休假日,既不用去学院,也不用去军营。但你却换了一身更体面的衣裳。”

    周正低头瞧瞧自己的衣服,恩,确是好的。舒适,凉爽,更重要的是,将他衬的更高挑,更成熟,但又不显老成。

    思及今日要去做的事,周正毫不自知地露出一抹迫切和紧张,心跳开始加快速度,砰砰砰地,像是要躁动地飞出来一般。

    “你是要去找齐姐姐?”瑾泽歪着脑袋,周正对着他挑挑眉,这幅小样子,跟小时候的自己真像啊!

    “我说的果然没错!男人陷在爱情中真是像个傻子一样,跟爹爹一样……瞧,你的脸都开始红了!”瑾泽有些不屑地抱手,扬起下巴瞅他,本来软糯的声音硬是被他憋出点儿深沉的意思:“但是我来你这儿之前,姑姑已经出去找她了,说是两人相约要去城外十里亭赏……”

    瑾泽面前忽逼来,丝薄的袍子被撩起一层荷叶般的涟漪。再看原来小叔叔坐的椅子,人已经消失了。

    他撇撇嘴,实在难以理解大人的世界,最后叹着气,对着空屋子懒懒吐出最后一个“荷”字。

    京城外十里亭,送别之地,但亭外有一宽阔青湖,水清鱼肥,周边人家宁静。但夏季来,满湖盛放的荷花却是能将不少京城百姓引来观赏,倒是解了没有闲钱去江南游玩的普通人。

    此日,湖边长栏风静,日头尚未升高,温度还算舒适,来此地的人亦不多。

    周雨挽着齐漱的小手臂,相携走在湖边,不时指着湖中几朵并蒂莲,或是因突然瞅见一尾雄健跃出水面的鱼而低呼,瞧着倒是相处亲密又融洽。

    湖中有人乘船采莲菜,一尾小舟灵活穿梭在碧绿荷叶间。不多时,船上的少女就摘了一篮子莲蓬,站在船头迎风哼着歌儿。

    “漱儿,咱们去人家船上玩玩儿?”周雨捏捏齐漱手心,目光落在那尾小舟。

    齐漱也瞧见了,那船上的姑娘比她俩还朗利,站着唱歌呢,不怕掉进水里。她点头,“行啊,不过那船太小了,咱俩能坐上吗?”

    周雨在她腰上捏了一把,满手柔软弹性。

    齐漱却因她这突然的动作腰上一麻,一跳,哎呀惊了声,“你,这是做什么……尽调戏人!”齐漱因着羞怯,脸颊泛了红,一双漆黑油亮的眸子水光盈盈,说不出的酥人。

    周雨心中一滞,怪不得阿正这小子整天念叨着齐漱,光这双眼就像镜子一样照进人心里啊……

    比瑾泽水汪汪的眼珠子还亮!

    “嘿嘿!”周雨笑笑,又伸出手来……

    齐漱吓地往旁边一跳,心肝儿颤了颤,腰上的肉还抽搐了两下。少女水粉的裙子划出一道圆弧,瑟瑟落下,“你又来?!哪有像你这般的女孩子,总是对人家动手动脚的!”

    “不是啦!”周雨两手括出一段窄窄的长度,神情跳跃:“我是比划比划咱俩的身材。这般苗条的两人,怎会坐不了那船?绝对可以,走走走,别担心,就算落水了也没事儿,我会游水。”

    齐漱被她推着往靠近那小舟的岸边走,嘀咕着:“你会水我又不会……再说了,落水衣服都要湿了的……这大白天的,人少,也难看啊……”

    齐家小姐就算性子活泼,跟周雨也是不同的,顾忌的要比周雨多的多。但拿不住周雨撩拨,也真想坐到农家小舟上去玩看一番,便半推半就地上了那姑娘的船。

    彼时,周正跃马而上直奔城外。

    他本想着今日去跟齐漱告白来着。谁知周雨会提前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