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前后区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屋中黑暗朦胧,静如星子,只有瑾泽规律悠悠的呼吸声在起伏。

    周恒的一时无话,让秦玥有些捋不清状况,遂抬手抚上他的脸,沿着他棱角毅毅的侧脸鼻梁细细勾勒。指尖走过的每一处肌肤,都像是熨烫在心上的脚步,姿态轻盈,踏地深重。

    男子手臂一个用力,秦玥被翻到了他身上,像瑾泽睡觉一样趴在他胸膛上。秦玥的侧脸恰好紧贴左胸,里面一颗年轻的心脏,噗通噗通,有力,带着火一样的热度,将她纤薄的肌肤点燃渗透。

    周恒这时开口了,低柔的声音在夜里带着缱眷的慵懒,仿若此时他是被秦玥吵醒了,微哑涩涩道:“张文隼想对一个女人好,想给自己找个好姑娘了呗。他都二十三了,再征战无边俊毅朗朗,诸多的小姐们也是等不及都已嫁人的。他不为自己考虑,也当为老太傅着想。张家是有大将军这一脉,他和文义都没有成家,老太傅身子再好,又能等多长时间呢?”

    “他一眼相中忽兰公主了?”秦玥细柔的手指在周恒身子上画着圈圈,意兴阑珊道:“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儿吧?”

    “这为夫就不知道了,我也没见过那位公主。但是能主动让张文隼提出陪伴了,容貌上该是还能过得去的。”女人像只猫一样抓挠着自己的胸膛,周恒心间微痒微麻的抓上她作怪的手,放在唇上轻啄着,连带着她的手指,都一根根细细舔舐着。

    暗中,秦玥被这湿湿濡濡的感觉弄的脸一红,“讨厌……”

    “哪里讨厌了?你不是最喜欢为夫亲近了么?”周恒一个翻身,稳稳压在她身上,胳膊贴着胳膊,腿压着腿,将秦玥完全禁锢在自己身躯下,俯下唇吻了上去。

    丝丝缕缕的甜津在口中弥漫,唇舌的交会共舞,缠绵悱恻。男子的情意触摸如野火般熊熊燃起,所到之处战栗欢愉。秦玥紧抱着周恒的长颈,将下颌扬起,热情送出自己的吻。周恒揉捻摩挲的手来到柔美腻滑的丰柔前,刚刚张开的手掌,动作却戛然而止……

    瑾泽没有征兆的放出一记响亮的屁,连带着噗嗤一声液体溅出的响,紧接着,睡梦中的泽包子哇一声就哭了出来。这是他每次尿尿拉粑粑的预警信号,但这次貌似有点晚了……

    夫妻俩着急起身,周恒手臂压到秦玥头发,秦玥掐了他的腰,两人嘶嘶出气,压着瞬时尖锐的疼痛。

    周恒点了灯,秦玥已经将衣带系好了结。

    瑾泽拉粑粑了,还是稀粑粑,臭烘烘的。自己估计也觉得不好闻,哭的小身子一抽一抽的。周恒给他换尿布,还配合的抬抬屁股张张腿,这次换上只用了一小会。但瑾泽还是低低抽泣着,秦玥又抱着他喂了奶,这才猴急地抱着“饭碗”使劲喝起来,算是安生了。

    被泽包子扰了兴致,周恒也就没有再做什么,将他哄睡着后,就直接拉着秦玥去睡觉了。

    萧政晔的寿辰对各大臣来说,也许是一年一度的出风头时机。但在今年,紧邻寿辰的假银案却让京中百姓颇有怨言,很多人没有收到过假银子,但是作为间接受害人,他们心中积压着不知多少年前,也不知是什么小事的怨念,都发酵成此次的后动。

    而萧政晔寿辰这日,却是出人意料的颁布了一条告令:凡今日送皇帝祝寿的礼品,接换成现银,广发在假银案中受损商户。以假换真,并附身份谍证,户籍证明。

    此告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悔,前几日知道手中是假银子的人,很多都扔了……

    不得不说,萧政晔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敢这么广发诏令,安抚人心。

    该做的,该抚恤的,朕都已经做了,至于你们能不能真正领到亏空的银子,这就看你们是否聪明,没有将那些银子给销毁了。

    是以,皇帝寿辰之后的十余日,京中还是蛮有些喜庆气氛的。换到银子的商家连做生意都是满面笑容,真情了不少。而那些将银子扔了的,也开始大范围的派人去搁垃圾堆出翻找,一时京中的乞丐成了抢手货,每天只要在垃圾里扒拉几下,就能拿到赏钱,或是换一顿饱餐。更甚者,连如意湖都被人打捞了数次。因为之前的那个夜晚,很多人也拿了假银子砸人……

    而在京城百姓将此事说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张文隼则带着忽兰公主,默默地在一旁观看,这场像演闹剧一样的人们。

    当然,沉默的都是张文隼,忽兰是草原一样风灵、此起彼伏的心性,也有碧绿湛蓝的湖水一般的灵魄,看见什么不明白的就问张文隼,神色认真也较真儿,声音清脆如铃。

    有时张文隼觉得很平常的事,就干脆沉默不言,或是用冷漠的眼神,要将这小公主吓退。谁知像着了道一样,忽兰公主愈挫愈勇,抓着他不放,非要将自己的问题弄明白。

    草原姑娘生性开朗,对男女之防没有太多讲究,有时张文素沉默的像一块闷石头一样,忽兰就干脆抓着他的胳膊晃,结果自己被他拽着满大街的跑,直跑的气喘吁吁小脸通红。

    这时,聪明的忽兰就干脆道:“将军大哥,你要是不好好陪我,我就去找状元郎玩儿!”

    像触动机关一样,张文隼深吸一口气,几句话或是几个字,将刚才她穷追不舍的问题回答。无奈又闷气问:“明白了吗?”

    “恩恩!”忽兰满意点头,然后再看见空中的纸鸢,又忍不住问,“你们的纸鸢,跟我们的纸鸢是一样的寓意吗?”

    张文隼抬头往一眼明朗的空中,一只孤零零乘风而起的蓝鸢,沉默地点点头。心中却想,哪家的蠢人在这么热的天儿里放风筝!

    抹一把额上的汗,不理身后看着街边小玩意儿笑的开心的忽兰,张文隼大步走进一家酒楼,要了几个开胃凉菜。

    忽兰瞅着人不见了,原地跺脚一圈,又看看周围的店铺。开心笑着跑到张文隼身边,“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张文隼装石头,没说话。

    小二满上端上来一盘冰镇雪梨银耳。忽兰瞧着在温热空气中冒着冷气的冰点心,猫一样瞪着亮眸眨了眨,原本就是一副很馋的样子,却是没下筷,推给张文隼:“你要的菜,吃吧!可好吃了!甜甜的凉凉的,你尝尝!”

    张文隼自然知道好吃,夏季初临,人体不适应突至的高温,感觉十分燥热,吃这个恰好降火气。不过,这点心是专门为她点的。他想,所有姑娘都该喜欢甜蜜蜜的东西的。

    “喜欢就吃吧!”他淡淡道,又将东西推了过去。

    忽兰眼底冒起一阵暖洋洋的喜色,桌子下面的手交握攥了攥,拿起筷子就往碗里夹雪梨。

    乌黑发亮的筷子还没碰到透亮的梨子,张文隼突然又将盘子拉了回去。

    忽兰奇怪:“……怎么了?”

    张文隼没吭声,又叫来小二,将碟子交给他。

    小二以为东西不好要发生点争执什么的,满脸求情。

    “将东西煮了,加冰糖煮热。”张文隼面无表情,声音却低沉醇厚,前所未有的好听。

    原来是想吃热的了,小二悠哉哉接过:“好嘞,您请好吧!”

    再次转过身来,却见忽兰一双湖光满载的眸子想星子一样亮,小脸微红,好似有些情深意切的望着自己。

    但她没说什么,张文隼自然也不吭声。

    忽兰小身板正来着月事,王兄和父王母后都叮嘱她,这时候一定不能碰一点凉的。可是她不说,他竟然知道了些什么,还贴心的给自己换了热点心……

    忽兰的小心脏简直是扑通扑通,跳的像草原上的小马驹。这感觉,暖心暖肺,不枉她千里迢迢来此,就为了看看这个风闻大陆的常胜将军!不愧是她喜欢崇拜的男人!就算是对一个缠着他的女孩儿,也细心的像是大哥哥一样。

    张文隼默默承受着对面小姑娘近乎灼人的目光,神色自如,不时拈起杯子和一口清茶。

    忽兰明明很喜欢吃那个冰镇的梨子,却直愣愣看着忍着,只有一种可能,太凉了。那就换,换成热了不就行了!

    冰糖雪梨银耳汤很快端了上来。忽兰抿着粉唇,喜滋滋看了一会儿,倾了一勺,细细吹了下,举到对面。

    “那,给你先吃吧!”

    姑娘娇小的脸上,不管眼睛还是嘴唇,皆是,情窦初开的颜色,像街边盛开的太阳花一样。

    勺柄细长莹白,勺子里面盛了一片细碎的银耳,透亮微黄的汤汁,淌着琥珀一般的光。

    忽兰还举着勺子,甚至往张文隼嘴边又伸了伸,“吃呀!”

    男人的手缓缓伸来,接过那勺子,“我自己来。”

    忽兰讷讷松了手,“好。好喝吗?”

    张文隼两腮微动一下,银耳煮的糯了,甜丝丝的,汤汁也透着梨子的清香和冰糖的细腻。

    他点点头,这种东西,还是适合小姑娘喝。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