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白衣正要拔下发上化成簪子的凤戟,被一旁的有衣拦住:“师父,别胡闹。”

    “我没有胡闹。”白衣一脸认真,顿了顿低声道,“乖,别拦着,大家都在呢,给师父留点面子。”

    有衣抓住白衣的手握下来:“这凤戟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无衣连忙附和:“对,凤戟主子您自己留着,神级的兵器您给我我也不会用。对了,有衣不是快要下山了么,到时候您把秋水剑留给他。”

    有衣瞪了无衣一眼。

    “把秋水剑收下。”一旁走过来一个雪发紫眸的人,正是复活后的任轻尘,他将白衣直接搂进怀里,手一扬,扔出一枚令牌,“魔界通行令,成亲后去魔界逛一逛,有令牌,去哪里都行。”

    无衣连忙收下秋水剑和令牌,生怕他这个粗神经的主子再扔出一把凤戟。

    收礼收到手软,收完礼他们便在竹屋前的莲塘边拜了天地。拜完天地无衣直接将龙宿抱回了竹屋。

    龙宿隔着盖头问:“你不去陪他们喝酒?”

    “陪夫人要紧,闹了一天,那些人不会介意的。”无衣笑着关上门,“其他的事有衣会处理的,过几天他便要下山去了,他正缺酒喝呢。”

    龙宿:“缺酒喝?他下山做什么?”

    “替主子做事,帮忙看着天下战事。虽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但还是希望他能慢慢放下执念,不然就是个大Ma烦。不过还好,有主子在,他能时常回来,任轻尘也不敢……”无衣语气一顿,“大好的日子说这个做什么。夫人,揭了盖头我们来喝合卺酒。”

    龙宿将蜜色送的酒打开,闻了闻,神情奇异。

    无衣:“怎么了?”

    “咳……蜜色姑娘倒也是性情中人。”龙宿倒了酒,笑道,“不过这酒清淡,正是适当助兴。”

    无衣正忙着在乾坤戒指里找东西,没将龙宿的话放在心上。

    “你找什么?”龙宿端着酒在床上坐下,“过来喝酒。”

    “找到了。”无衣拿着金裔送的画册挨着龙宿坐下,“龙宿,我们照着都试试呗。”

    “……”龙宿笑眯眯道,“先喝酒。”

    无衣:“好。”

    喝完酒,无衣放下酒杯便去脱龙宿的衣服。

    “不急。”龙宿摸出玄华灵君送的鞭子,“不如我们先试试这鞭子?”

    “龙宿,这鞭子下次再试。”无衣开始耍赖,他放下床幔,将龙宿往里面带。

    龙宿冷哼一声,抓住无衣的领子开始亲吻他,又将他推倒压住。无衣很是享受龙宿的吻,倒也不介意此刻他们谁上谁下。

    亲着亲着,眼看就要办正事了,无衣忽地想起了什么,按住龙宿:“等等,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龙宿:“……”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的事情更重要?

    无衣认真道:“我上次从军营回来再次路过那片群山时忽地想了起来,我和有衣四处游荡时曾路过那里,还遇到一只修为不低的妖,岌岌可危时有人路过救了我们。看那人离开的方向应是朝着军营那边去的,这是救命之恩,你是大荒那边的老大,帮我查查当初是谁救了我们呗。”

    龙宿一怔。

    无衣:“行不行啊?”

    想起她救的那两人,想起许久前上重天上的莲池相遇,龙宿忽地笑了起来:“找她做什么,难不成救命之恩想要以身相许?”

    “……”无衣,“你舍得我也不肯。”

    龙宿凝视着无衣额头上她留下的龙形印记,笑道:“早知如此,当时就该让你直接报恩。”

    无衣:“当时?你的……唔……”

    龙宿长发垂落,满眼柔情:“嘘,有些事以后你便知道了,现在,别辜负了这洞房花烛夜。”

    ————·————

    ——·——

    ——

    啦啦啦,请叫我终于完结了的小拖拉。撒花撒花。

    无衣和龙宿这一对是让我最顺心的一对。我更新很慢,还能坚持看到最后的朋友想必对他们也是真爱!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

    最后,介绍一下正在更新的新书——谁家男主又崩了

    欢快简介:

    手贱乱点网页,被迫开始攻略任务,别人穿越都成逆袭女主,为何到了她却是一个炮灰!女配?

    各种破坏还要暗自撮合男主女主完成任务刷积分?好的,做好人难,做坏人还不容易……等等,男主你干嘛?你不会又崩坏了吧!?喵的,她真的只想好好宅着!

    文艺简介:

    接踵而来的游戏人物,是虚拟的游戏数据还是鲜活的触手可及的真实。在一个接一个的游戏里以爱为名的伤害,在一个接一个的真心里如何温柔以待不忘初心。

    (咳咳,因为想写轻松点,所以这篇大部分都在搞笑,不严谨之处大家不必太过较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