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七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阿杰,酒,酒来了……

    我赶步到那张浮停着的大棋盘桌跟前的时候,我极度侧眼睛绕过水桶那么粗大的酒坛子边缘而下望,我并找不到满满的桌上放置酒坛子的地方。不知所措之下,我只得开口婉转地求助于大赵爷他。

    ——嗖……哐!

    ——赵爷的酒,你使唤不了!

    紧接下去,速度极快地,我感觉到自己手端提着的大碗被身前的不知何物给抢了去,而后我就听到了那大碗落下砸出的棋盘桌撞响声。再之后,我身前的大赵爷可算发话,一边自傲不已地一巴掌拍落在我挺身而抱着的水桶那么粗大酒坛子顶沿儿上,把住一整坛子满酒,眼望着就直接朝摆着密密麻麻盘碟的大棋盘桌桌顶中央地方砸去。

    那一刻,我是紧张万分的了!我耳边回响着他刚刚喊出的话语,我猜想大赵爷一定是又要动怒了,他直接将我亲身感受过的沉重十分的大酒坛子砸落到我做出的一盘盘菜肴顶,他一定是要将我做出的菜肴连同盘盘碟碟都给砸碎,那样的之后,我又要承受他无法想象的怒风骂雨了,而且可能还不止!

    ——咣!

    接下去顷刻之间,那沉重十分的大酒坛子被大赵爷一只巴掌抓握着给拉下桌顶,砸出大棋盘桌表震耳短促的撞响声。可是,我在受惊退身半步之后,我回想着那大酒坛砸落而下的单纯声音,我又感觉不对劲,我赶紧着眨动两番眼睛,之后急忙朝下方大棋盘桌桌表观察,我竟然发现桌上所有的盘盘碟碟都安好无恙,倒是那只水桶一般粗大的酒坛子霸道十分地也是完好地坐停在了大棋盘桌的正中央!而最主要的是,在我诧异至极地继续观察桌表情景的时候,我终于发现那十大几盘被我亲手做出的菜肴刚刚在那危险紧急的时间里居然主动地抽身而退了,退身向外了,为那只粗大水桶一样的酒坛子底端腾出了最中央的空位子!再紧接着,我注目于四四方方的大棋盘边缘的时候,我也感觉了一下其边缘于我近身的距离,我重新发现那麦黄色大棋盘在刚刚紧急的时刻里也是自动地朝外围又扩大了自己的宽度,其边缘还是抵住了我刚刚受惊退步而后的前腿,膝盖部位。

    而较巧的是,我之前从后方厨屋里面挺身抱着酒坛子而出时候,我手端提着的那只大碗,也已经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的紧跟前,大棋盘桌的边缘。

    ——不用每天表现得可怜兮兮的样子!赵爷有那般不尽情意吗?席地而坐便是!

    在我望着大棋盘桌的边缘那只大碗又要出神的时候,四四方方的大棋盘桌与我正对面的方向,那个大赵爷的熟悉口声再一次清朗而出。

    我及时地抬头朝穿着松松散散华贵衣装的大赵爷望去一眼,我的脸表也是及时地露出一堆虚笑以后,我开始犹犹豫豫地,半信半疑地退身,而一边细细地思量那个大赵爷的本意。

    ——不懂得席地而坐是什么意思吗?

    紧随之,那个大赵爷一番暴叫如雷的问声劈头盖脸而下,我便没再做任何的犹豫,更没再有任何的思虑,像是被突然间剔了骨头一般,我全身瘫软而下,两腿盘交而坐地。

    再往后,我一脸无辜地瞅着棋盘桌对面的大赵爷,我看他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顷而他大手臂向着桌子中央伸够,他一脸的欢笑而生。

    ——赵爷已经有数千个昼夜没有面对这么温馨的晚餐了,丰盛而浓情!来,赵爷赏你酒!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的赵爷他酒还没喝,话就已经那么多。他的一番酒前感慨让我对于他的钦佩和神秘更上一筹了。

    ——哗……啦啦……

    紧随其后,大赵爷的上身微起,他还是一只巴掌握着坛沿儿,直接将坛中的白酒向着我的方向倾斜,倒进我满满的碗中。

    ——喝!

    随后,他一声劝令出口,他一巴掌就将大水桶般的沉重酒坛子直接拉回了他的身前,使飞过四四方方的大棋盘桌上空,并将坛口直接送到自己的嘴巴跟旁,仰头哗哗啦啦、咕咕咚咚地畅饮开。

    饮完一阵酒后,他将大酒坛子放在棋盘桌顶,开始大口大口地夹菜,津津有味地嚼动起来。他不对我做出的饭菜做任何的评价,只是一个劲儿地大口大口地嚼食。

    我看着他吃得香喷喷的样子,我能看出他对于我做出的饭菜没有任何的嫌弃之意,我才彻底放心。

    接下去,我两手规规矩矩地捧起身前的大白碗,硬着头皮学着大赵爷的样子,一口气喝下半碗酒后,我也开始控制不住地拾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夹菜,往嘴里送。

    当我一声不吭地吃得半饱了以后,我两手又恭恭敬敬地捧起剩余的半碗酒,咕咚咕咚地将其欣德干净。

    本来,那只大白碗是我专门从厨屋里抱着酒坛子给大赵爷拿出的,我是专门为了给他喝酒用的。只是,在我抱着酒坛子求助于他的时候,想必是他嫌弃那碗口太小,他直接将大碗甩到了我的跟前桌顶,并且之后给我倒满了酒,他自己却提着酒坛子畅快地饮酒。

    所以,那酒用他的原话说是赏给我的,我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喝下了。那样,我才平安无事。

    可是,我喝下剩余的半碗酒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头隐隐地发蒙了。我慌张之下,赶紧着捡起筷子,大筷大筷地夹菜往自己嘴巴里送,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以抵抗快速上返的酒劲儿。

    当我感觉到自己肚子饱饱地发撑了的时候,我慢慢腾腾地放下手里的筷子,嘴巴里余动不止地嚼食着,我开始做出像打坐一样的姿势,两腿自然是盘坐着的,如大赵爷所要求的席地而坐,我上身挺得直直,我脑袋里一阵阵地眩蒙着,我眼睛更是眩晕着,我心里恐惧弹动着,我紧张更担心地注视着大赵爷所在的对侧前方,不知不觉地开始愣神。

    在我当时迷迷糊糊的眼光里,那个大赵爷他还是如狼似虎地嚼食着满棋盘桌的饭菜,忽而就兴致来潮抓起大酒坛子畅饮一会儿。

    ——你,你干嘛盯着我?

    冷不丁地,我在越发迷糊之中朝着大赵爷的方向竭力定身的时刻中,我的印象里隐约清醒的一霎之间听到大赵爷他粗重的质问口声,而后我在短瞬的清醒一霎看到大赵爷黑亮的大眼珠子一双怒朝于我。

    ——我,我,我只是好奇……

    我慌乱之中,我上身摇摇晃晃着,我移开自己的眼睛视线,我连忙吞吞吐吐地开口掩饰。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好奇的哪门子?

    那个大赵爷上身也做出摇摇晃晃的姿态,他哐的一声放下高高的大酒坛子,而另一只手臂前伸直指我的面孔,而十分不屑地嘲问。

    ——我,我好奇大赵爷你,你是什么来历?你怎么要什么,都能来,来什么……

    我那个时候一定是喝多了,酒中醉中的我话语也失了分寸,开始控制不住自己而乱问一气。

    ——哈哈,哈哈哈……赵爷我的来历,不,同,寻常!

    大赵爷那天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话声也开始断链子了。

    ——赵爷我什么都不缺!你不信,你不信你要什么?你说,说……赵爷都能给你弄,拿,拿来!

    大赵爷第二次说话之前,习惯式地将棋盘桌中央的大水桶般粗大的酒坛子给抓起,抓得酒坛子底儿朝天,他将坛中的白酒全给倒进了嘴里,咽进了肚子中去。

    ——不信,你什么,什么都有,可是小芸觉得,你怎么瞅都不像,不像个有钱的人!

    我接下去的那一番话,我记忆着大概,我就是那么跟大赵爷说的。然后,我好像头部晕得厉害,我脑袋猛地低垂了一下,脑袋应该就是沉沉地趴倒了下去。

    再往后发生了什么,那个大赵爷又继续讲述了什么,抱怨了什么,怒嘲了什么,我都不清楚。

    而当我那次晚餐酒后再一回醒来的时候,我微微地晃动脑袋,我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一阵阵地发疼。我之后慢腾腾地伸出胳臂,右手掌紧捂在额头前部,揉动头部一会儿会儿,我才又缓慢而蒙蒙痴痴地抬起上身,摇动着抬起上身,抬起眼睛。

    但当我睁眼细看的时候,我居然还是在那间小殿堂的堂屋之中,而不一样的是,我刚刚的抬身,实际上却是从屋地上起身!我的左手臂忙乱地在身侧下方摸动,我发现我真的是在冰凉的屋地上,刚刚由侧躺身,而坐了起!我不敢相信!更为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我回醒的时刻,小殿堂堂屋之中的光色极为昏暗了,只是隐约里从旁侧殿屋门口的外面半空中,闪照进微弱的七彩光泽。

    天已经黑了,那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我在回想之中,我隐约里还能记得,我醉酒的一刻应该是倒在了那张四四方方的大棋盘桌上的。关于我怎么最后倒睡在地上了,我是想不明白的。还有,很关键的是,我随后凭借着回想,凭借着感觉着急地在昏暗的殿屋之中前伸手臂,朝着大约离地半米高处当时晚餐时候那张四四方方的大棋盘桌摸去,那棋盘桌已经摸不到了的。

    还有就是,我接下去马上联想到了那个大赵爷,我虽然出于谨慎并没有直接开口大呼他的名字,但是从我的正常感觉里,我能感觉到,我的对侧好像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鸟阶殿之外天空里翩翩转转的奇鸟丹灯忽而三三五五,忽而成群结队地从门前擦飞而过,照出我对侧忽而明亮的光泽,让我一次次地确认,那个大赵爷他真的不在那殿屋之中了。

    疑惑之下,我匆乱地爬身,扭转身躯尤其腿脚,一边手臂向侧方使力撑地,将要起身的时候,我的右一只腿脚猛然间踢在地表瓷盘瓷碟上,踢出殿屋之中乒里乓啷的一阵,一连串敲击之响,那一切使我又是清醒无疑地感觉到,那之前满棋盘桌的盘盘碟碟们都还在,只不过是,它们跟我一样,都被丢出了那张四四方方的大棋盘承载之外,而落了地,而倒了地!于是我想,那棋盘一定出行了,起码离开了,被大赵爷身带着。

    我感觉,很不可思议了,那个大赵爷也太薄情寡义了。

    接下去,我小心翼翼地站起了身子,在站起后还是朝着屋子四周缓慢而仔细地看过一周,在昏暗模糊之中,我感觉到大赵爷他确实不在之后,我才渐渐放大胆量,绕过小殿堂堂屋的屋地中央地方,绕向对面那间相对狭窄一些的大赵爷的睡屋门口。

    但是,就在我快要步行到那间睡屋的门口地方时候,我猛然间听到鸟阶殿之外,之下方稍远处,一个个男子气力十足的舞刀弄剑耍棍声和忽而响起的发奋怒吼声。

    从声音的混乱上,我能够猜测出,那应该是大赵爷所为。也是因为,在那荒远僻静的野林地带,再难有另外的人声。

    我随后转步轻悄悄地移身到鸟阶殿的殿屋门口,藏身在门框边缘之后,微微地前伸侧脸,眼望下方昏暗的夜色里地表的情景,我看到北方相对空阔的地表上,在一群明亮照眼的恒定丹灯围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