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着厨屋门口的方向扭转,后大摇大摆地冲开脏兮兮的布帘子,走出。

    我等到他的身影完全地消失在了厨屋门口,并且听着他的明显脚步声向着笔直的对侧睡屋迈去之后,我才又一次缓慢地低下眼睛,低下头,蹲下身子,继续安静地忙碌。

    我那时候内心里起起伏伏着,忐忑不安着,我并不知道接下去又会发生什么。我只能,也只会默默地做,我该做的。

    对于做饭菜,虽然我并不擅长,但那也毕竟不是太难的事情,柴米油盐都有的,只是做出的味道好坏罢了,只是我做得细心一些,小心一些就好。在我渐渐地投入到洗菜、洗肉的忙碌里后,在我不知不觉地将那个大赵爷的存在给遗忘之后,我的耳旁又从对侧那间相对狭窄一些的睡房之中传进其人难得的称赞声——

    嗯,这不懒,还算是有前途!

    我耳旁一遍遍地回响着他明显针对于我的称赞。我慢慢地品味,我能分辨到那声音从对侧的睡屋深处传出,我推想,他一定是回到了睡屋里面,感觉到了睡屋内部的情景变化,感受到了自己床铺的相比整洁与干净,他间接地表达了对于我的肯定和接受。

    而我,对于他的那些称赞,并没有动心,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欢心,我只求他能对我少一些恐吓与嘲讽。

    而终于,在我接下去继续不停地忙碌之中,对侧的睡屋里面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响起大赵爷他呼呼震耳的睡鼾声。

    之后,我也才终于可以放下心去,踏踏实实地做我的事情。

    我一道工序一道工序地择理,清洗,切割,备料,最后就开始在他那相对宽敞一些的厨房的北端灶台底端点火!我最初在灶台底口点火之前还比较犹豫,因为我并不清楚那奇怪的鸟阶殿的底面是什么材质造成,而最后在我仔细地检查过发现,那灶台的底部倒是在建造的时候就铺设了好几层砖石,而且那灶台的火篦底下的灰漏四周也全是砖石砌成,我才最终有了胆量,将木柴给燃起。

    再以后,自然就是烹炒蒸炖煮煎炸等等了。虽然我做饭的经验不多,但我做的每一道菜都小心翼翼,所以最终做出的鸡鸭鱼肉素等菜肴的味道自己尝着还算过得去,且那菜肴的种类与数量繁多,十大几种,我想怎么也够那个大赵爷下酒用了。

    而当我感觉着终于要忙活到差不多了的时候,我才有心情抬头歇息一下,放眼向着北方窗外里看一会儿,发现夕阳的粉红光亮都若有若无了。

    那个时刻恰到时候,如果是在我远方的沽园城养父养母的家中,也该是炊烟袅袅刚刚过后,正好要准备进晚餐之际。我想我的做饭时间还没有太落后。起码,在那会儿,对侧的睡屋里面那个大赵爷的鼾声还断断续续,那是最关键的,他还没有睡醒。我赶在了大赵爷一大觉(jiao)的时间里忙碌完了,我又可以免去一场怒风骂雨。

    随后,我开始为自己的任务收尾,小心翼翼地清理地上的杂物,将做出的一盘盘菜肴摆放在厨桌上,摆出一长溜,放得整整齐齐,又特别地为大赵爷备置好了干干净净的酒杯、筷具。

    之后,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趁着饭菜温热,去对侧的睡屋中喊那个大赵爷起床用餐的时候,我隐约里听到了大赵爷一阵响有力的鼾声顿停,紧接着就是其人不紧不慢的翻身倒被声和咯咯吱吱的伸展懒腰声,连同着嘴巴里懒长的哈气声。

    出于表现得贴心,我特别地赶步到厨屋门口,一手掀开油乎乎的布帘子,面朝着对侧的睡屋中轻柔地呼叫——

    阿杰,饭好了!

    ——啊,好,好了……好了还愣着干什么?给大爷端上来呀!

    睡屋之中开始还半睡半醒地,很快就八分清醒地传出了大赵爷口气粗重的质问声。而随着大赵爷最后一句清楚十分的命令出口,我隐约里听到睡屋深处大赵爷一个猛烈而短促的动作声音擦响过后,那对侧的油乎乎舒展展垂直布帘子下端骤然之间被‘哗’的一声冲开,帘尾刚刚向睡屋之外,向帘腰升飘,那布帘子下方便倏地一下子像是拐着弯儿平飞出一片薄平的四四方方东西,而那四四方方东西一从那睡屋门口的布帘子下端冲出,就短瞬间开始变大,当其正朝着我所站身的方向飞穿到一半儿距离的时候,其短瞬间变大着,骤然间在小殿堂的正中央屋地上方半米高处浮停!

    我在那短促的时间里感觉到对侧门帘下端之物极速飞出之刻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而等到我满身冷汗被惊出也在忙乱退身中眨眼之后看到是那张麦黄色的神奇大棋盘像一张大木桌子一样安稳地浮停在了小殿堂屋地上空一动不动的时候,我才延喘着呼气,心里扑腾扑腾连跳着,渐渐地放松满身。

    紧接下去,我绞尽脑汁思索,思索我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时候,我很快就回想起刚刚大赵爷在对侧厨屋里面对我喊过的命令,我顿时若有所悟,那个大赵爷他是打算把自己的四四方方大棋盘当餐桌了,于是我马上扭身回屋,回到厨桌跟旁匆匆忙忙地端起两大盘菜肴出屋,到了那张四四方方的大棋盘近旁之后,我毫不犹豫,也不带有任何怀疑地将两大盘菜直接放到大棋盘的顶面上。因为平日里那张奇怪的大棋盘连高大魁梧也应该是沉重身躯的大赵爷都能稳稳当当地承载住,所以其承载十几盘菜肴一定不成问题。

    我之后往返于厨屋和小殿堂之间将依旧温热的一盘盘饭菜都给端到棋盘桌上。在那过程中,我发现,那张大棋盘真的是很神奇,不管我怎么往棋盘顶上放重物,它都浮在原空里不晃不沉。而且,还有一点奇特的是,那张大棋盘的宽度会随着我每一次将盘碟摆放上去而自动地变大。在我将十大几盘饭菜都给摆放到了棋盘顶上的时候,那张四四方方的大棋盘宽度目测上去都快够两米了。

    ——哈哈哈哈!赵爷闻到菜香啦!这一次,赵爷本不打算罚你,只是,赵爷的酒呢?

    在我眼望着四四方方的大棋盘桌上各种色泽的菜肴心中自美的时候,那个大赵爷他终于从对侧的睡屋里面懒散散地拖着步子走了出。他在第一眼看到满棋盘桌的菜肴一刻,也是禁不住开心一笑,并且对那菜肴夸张地赞美,可是刚刚短短地赞美完,他的质问紧随而至。

    我听到他的质问,顿时一惊,随后慌忙收回自己身心的喜悦,而匆急地转身进厨屋,两胳膊搂着一大坛子酒,手端提着一只大碗,步子沉重地挺身出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