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并且最后应该睁得跟大葡萄粒一般!因为我放眼向外望去,望见大赵爷身影之后,我同时看到他从远空里就在摇头晃脑着,张牙舞爪着,兴奋大笑。我自然是被他的狂妄欢笑所吸引。

    当我感觉里也并没有望去多久的时间,在我几乎还没来及眨巴眼睛的空儿内,我突然间就看得清楚了,也是看得震惊了!我看到那张浮飞在半空里的四四方方大棋盘顶上的大赵爷他已经快活得像个大神仙!而且,更加使我吃惊的是,他身下四四方方的大棋盘变得跟一张大木床那么大!木床那么大的棋盘前端,也正是那个大赵爷的站身前端,稳稳当当地坐停着一口半人之高的大水缸,酱黑色的缸身顶端,一环黄褐色的缸沿。而那个神仙一般快活的大赵爷他的左一只大手牢牢地抓握在缸沿上,伴随着其高高站立着的魁梧身躯张牙舞爪一样地摇摇晃晃,那只半人多高的大水缸里面白花花的清水喷溅而出,喷溅在缸沿上,喷溅在上空里,喷溅到他粗壮的手臂和华丽富贵的衣装上。

    ——哈哈哈哈……赵爷我又回来啦!赵爷的来去,是不是快得惊人啊?哈哈哈哈……

    在我正不知不觉中被北方半空里那个疯癫无束的大赵爷形态给吸引得出神入愣时刻,其人又一番震耳而起的狂笑声音加询问声响将我猛地震醒。我在重新十度地清醒时候,我的两耳前前后后已经都是那个大赵爷开怀至极的大笑声。那声音像是一冲进鸟阶殿,就开始在整座鸟阶殿的殿内传传绕绕,同一时候,我定睛一霎,恰见那个大赵爷他坐着大床铺那么大的四四方方棋盘已经逼近了鸟阶殿的殿屋门口。

    到了那个时候,在西南方向穿射而至的金光光芒照耀下,我除了看到半人多高的大水缸之外,我还猛然望见赵淑杰他高大魁梧的摇摆身躯之后,侧后方被西南阳光照得光亮之处,有绿油油的鲜嫩蔬菜,还有半遮半露着的成袋米粮,更有鱼肉蛋果之类!

    我禁不住惊奋!

    我对于那个大赵爷的神奇感觉一下子就变得产生钦佩。我甚至更多地开始对他,有了崇拜之情。他就那一瞬之间,在我的眼里仿佛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大爷我这一回来,小芸怎么变傻了呢?不能给大爷帮忙,就别碍手碍脚啦,赶紧闪开!

    想必是,在我看门外看得目瞪口呆之际,那个大赵爷在一味地狂笑之中,他看出了我的又像是出神入愣,他也是在自己乘立而在的四四方方大棋盘已经到达了高高在天的鸟阶殿跟前了的时候,他急着性子,扯着嗓子对像个呆愣子一样的‘傻子’我暴吼起。

    我听到他的吼声一霎,我匆急地朝左侧闪身,下意识地闪身,我不敢也被吼得没有勇气反问原因。而在我刚刚闪身到靠近睡屋的那一侧,我看到那四四方方的大床铺一样大棋盘正好抵达了小殿堂堂屋的正对门口边缘处,与门底门槛相接。

    紧接着,我的眼睛注意力完全投射向小殿堂堂屋门口的一霎,我眼睁睁地看到那四四方方的大棋盘盘身刚刚停稳,那棋盘顶上最为高大的那个大赵爷他原本就紧紧握着缸沿的左手掌猛地向更紧里握缸,随后他左一只粗壮的大手臂上瘦肌肉顶着青筋短瞬之间凸显出!再之后的转念之间,那口也是刚刚停稳了身子的半人多高大水缸底部便缓慢地离开了棋盘盘面,而直接被大赵爷左手掌给抓起!我能看得出,那大赵爷从左掌面到左手臂,到左肩膀,甚至到他整个宽大的脸蛋子上的肌肉顶着青筋一道道都给绷紧!我也推断出,那满满的一大缸清水沉重至极。当那沉重至极的大水缸被大赵爷一只左掌抓握着离开棋盘一尺有高了的时候,只见大赵爷牙齿咬紧,鼻孔里出着粗气,同时嘴里发出‘呜’的一声运力之音后,大赵爷的左肩膀猛地前挺,他的左手臂顶着左手腕,顶着左手掌推着沉重至极的大水缸便倏地一下子前伸而出,直接使得沉重至极的大水缸缸身被推进了鸟阶殿的前端中央门内。

    ——嗵……

    随后的短促一刹那,也没看出大赵爷他什么瞬间释松了运力,那口半人多高、一米有粗的沉重大水缸就骤然沉降了,沉降在小殿堂以内的前部屋地上,砸出整个鸟阶殿殿身的明显颤晃。伴同而至的是,那口重重沉落的大水缸的圆粗缸口中央晶莹透亮的水花一群群向着上方屋顶喷溅而出,散着大团大片的水雾。

    ——真是个大笨子!大爷我在这里出力,你就不能过来搭把手?大爷白养着你?

    在那大水缸落地及缸中水花交击声响刚刚回落的一瞬间,那个站身在鸟阶殿门外宽大的麦黄色棋盘顶上的大赵爷的叫唤声音再度传起。

    我闻声赶忙动身,三步两脚地赶近到门口处,马上就看到那个大赵爷他手捧着一小罐子扣着盖子的东西递向我。

    我自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先挺身向前,双手稳稳地接过有些沉重的小罐子,之后我还是好奇心强,疑惑不已地直问——

    不是只要米和菜了吗?阿杰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噗!你到底能不能干?只有米和菜就可以做饭了吗?难道做饭菜不需要油盐酱醋?

    我被大赵爷的一番可以说劈头盖脸的批责给一下子问醒了,我平日里极少做饭菜,尤其在沽园城中的时候,在沽园城府里,都是那个小个子厨工每天早早晚晚地为我送饭送菜,我到了那陌生的鸟阶殿中竟然也一时给糊涂住了。

    ——阿杰说得对!说得对……

    我随后一边连忙回应着,我将那只沉重的小罐子抱紧了,急匆匆地转身,绕过半人高的大水缸,我冲步进那间相对宽敞一些的大厨房里,小心翼翼地将那只小罐子放在厨桌顶,我并随后快速地掀开那小罐儿顶部被扣着的黄布裹瓷盖子,我靠近了鼻子轻闻,细看,才看清了那罐中盛装着的果真是黄澄澄的油,微微向罐外飘逸出淡淡的油香。

    接下去,我兴奋出生,我快速地扣紧油罐盖子,之后转身又是冲步出了那间厨房,还是反向绕过一米粗的大水缸,而刚刚放慢了脚步准备停身在殿屋门口,却又是惊讶地发现那个依旧站身在门外大棋盘顶上的赵淑杰他忙忙碌碌地往返扭身转臂着,已经将大棋盘上装来的物品在殿屋屋门内侧堆出了一小堆!

    我那个时候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我忽略了门外大棋盘上还没有被大赵爷转移进屋的物品,就光屋门内侧堆出的东西就让我看得眼花缭乱了!那个大赵爷他那一次乘坐着大棋盘外出不仅仅是按照我的反驳带回了成袋成袋的米粮和多种多类的新鲜蔬菜,他还同时带回了让我根本就没有提到的盐、酱、醋等等,而且,更加表现得细心的他还带回了崭新的锅碗瓢盆,带回了菜刀勺铲,带回了五花八门的调味料品……那一切,简直太出我意料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