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 二百二十九风卷残云,世事变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京城风云骤变。

    漩涡里盛满了危如累卵的炸药。

    只要踏进去就会被炸的粉身碎骨,不能全身而出。

    现在,皇后和太傅作茧自缚。

    将炸药埋上,最终炸的却是自己。

    皇后现在百口莫辩,只能来回忆往事博取同情。

    她口口声声的说是为皇上好,但是却做着背地里阴险毒辣的事。

    她双眼红的如金鱼的眼睛,凸出来了,即将要从眼眶里掉出来的感觉,那张苍白的老脸上皱纹满满,哪有当年那端庄尊贵的模样。

    现在的她,已然是一个市井泼妇。

    一袭明黄色的太后凤服穿在她的身上是那般刺眼。

    她怎能配得上慈祥二字。

    入宫以来。

    皇后步步算计。

    搅弄着这六宫的浑水,弄得风云骤变。

    多少的妃嫔、宫女、宫人、皇子一个个都落入她的手中成为了她的棋子。

    最后的下场就自由死!

    她的眼里容不得任何人了。

    双膝弯曲。

    ‘扑通’跪在金銮殿上。

    凤冠显的那般讽刺:“皇上,臣妾处处为了皇室着想,不曾想皇上却为了宫外的贱女子和她所生出的逆子来这样对待臣妾!”

    白瑾泽双手立在两侧。

    那氤氲骤变的濯眸变幻着神情,恨不能现在上去将皇后的嘴撕碎。

    他的娘亲一来不是青楼女子,二来不是卖笑的。

    只是没有良好的身份背景,只是靠着自己的双手给别人做做针线活儿。

    现在,跑到皇后的口中却成了如此卑劣的女子。

    这让白瑾泽如何能忍!

    立在他一旁的凌将军都能够感觉到白瑾泽阵阵的寒风,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袖袍示意他且莫动怒。

    触及到心上人。

    乾隆老皇上那双沧桑的深眸翻腾滚滚的乌云。

    ‘砰’的一声,将龙台上的奏折全部洒在了地上,

    “满口胡言!”他呛的满脸血红,眼眸里湿润一片:“皇后!你口口声声说不让皇室蒙羞!那么,朕来问你!你和太傅苟且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是否在给皇室蒙羞!是否在给朕蒙羞!”

    一番话如此激烈。

    让在座的大臣们愈发的唏嘘了。

    万万没想到皇后和太傅竟然在私下行如此污秽之事。

    太傅闭了闭眼。

    皇后痴痴的看着皇上,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想了想,她只能连哭带嚎的朝前跪着爬了几步:“皇上,是太傅勾引的臣妾,臣妾也不想啊,皇上压根都不关心臣妾,臣妾……臣妾是一时糊涂了啊。”

    她太想活命了。

    皇后不知羞耻的说出这些话让皇上心寒。

    “太傅!”乾隆老皇上不愿意再与她周旋,转眼瞪着满脸沧桑却昂首挺胸的太傅:“你可知罪!”

    太傅定定的看着皇上。

    没有敬意,没有惧意,特别坦然:“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怪微臣当初选错了人,不曾想永礼是一个如此懦弱之人,微臣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将小女嫁给了永礼,助永礼登上皇位,早知他如此的不中用,微臣应该亲自登上皇位!”

    说罢。

    乾隆老皇上剧烈的咳嗽。

    白瑾泽紧张的看着他。

    皇上的身体不好,生怕会出现什么意外。

    “放肆!放肆!”乾隆老皇上当真是愤怒了。

    “皇后!”乾隆老皇上克制住自己的愤怒:“你与太傅狼狈为歼,勾结党羽,谋逆篡位,杀害良人,鱼肉百姓!”

    太监总管急忙端上来一杯人参茶。

    他呷了一口,继续道:“皇后柳氏门风败坏,恃恩而骄,恃宠放旷,纵私欲,进谗言,结党营私,弄权后宫,冒天下之大不韪,实属十恶不赦。今革除其一切封号,贬为庶人,打入天牢,于明日午时斩首!”

    “太傅元氏与皇后结党营私,弄权后宫,恃恩而骄,品德败坏,今革除其一切封号,贬为庶人,打入天牢,于明日午时斩首!”

    “慎亲王王妃元氏阴狠毒辣,毒害皇子,品德败坏,搅弄宫廷,今革除其一切封号,贬为庶人,打入冷宫,赐死!”

    说罢。

    乾隆老皇上的心才稍稍和缓一些。

    他在奏台上取出来一张宣纸。

    上面写着白瑾泽暗暗调查出太傅和皇后勾结的党羽都有谁。

    “刑部十二人李云龙,张铁锋,云简……”

    “户部三人王爱明,周曲哲……”

    “礼部八人……”

    “兵部十人……”

    “柳州知府、德州知府、扬州知府……”

    所谓擒贼先擒王。

    当背后的王露出后。

    那么,背后的那些小鬼儿也全都冒出来。

    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

    乾隆老皇上似在酝酿着最后的气焰,除了愤怒还有一些失望。

    没想到竟然挖出来这么多贪官。

    “以下人等,革职,封府,发配边疆。”

    “皇上,微臣冤枉啊。”

    “臣等冤枉啊。”

    “皇上饶命啊。”

    放眼望去。

    朝廷上一半的众臣都跪下求饶。

    “带下去。”他摆摆手。

    看着朝廷大换血,大清洗。

    太傅觉得自己多年来的那里都白费了。

    他忽地猖狂大笑:“皇上,罪臣还有一罪要认。”

    闻言,那些人都唏嘘不已。

    现在都想着如何脱罪。

    这个太傅怎的还加罪呢。

    乾隆老皇上眯着眸子。

    太傅挺直了腰板,胡须长了许多,他那双眼睛冒着恨意,大有同归于尽的趋势,道:“当年崂茶山茶族皇族一干人等的死都是微臣和皇后一同促成的,但是,皇上万万不要忘了,这件事当初可是经过了皇上默认的,皇上看他们十分富有,生怕威胁到皇上,所以才暗暗涌动了微臣和皇后动了杀机,杀了崂茶山茶族皇族几千口人的性命!”

    闻言。

    白瑾泽僵硬的身子差点直直的朝后倒去。

    胸腔里闷痛闷痛的,他现在更担忧琉璃。

    因为,琉璃就在金銮殿的后面听着这一裁决!

    琉璃!

    乾隆老皇上的暗眸缩了缩。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